“今天审判的不是你,今天是他们的犯罪现场”:陈紫娟就其丈夫中国人权律师常玮平案秘密开庭在警察环伺的高速公路出口简短讲话

0

2022年7月26日,陈紫娟博士在警察环伺的凤县高速路口发表讲话 (图:对华援助协会)

(中国陕西-2022 年 7 月 27 日)著名中国人权律师常玮平案于 26日上午在陕西偏僻的凤县秘密开庭,法院没有当庭宣判。常玮平律师的妻子陈紫娟和儿子在 25 日在前往法院途中遭到特警、公安人员强行围堵长达 20 小时,陈紫娟被阻止出席丈夫的庭审,她在高速公路出口发表“今天审判的不是你,今天是他们的犯罪现场”的简短讲话。

‪25 日,凤县特警和便衣人员以三辆不带警徽标记的车辆,一前一后,左侧各一辆车,这些车辆将陈紫娟博士和孩子的车辆围堵在公路上。其中有车辆的车头安装可转动的监控摄像头,对准陈紫娟博士的车拍摄。周围还有其他的警车和警察在旁随时待命。他们阻止陈紫娟进入凤县。当局以疫情防控作为虚假的理由,劝返、威胁她,其他的车辆都免于盘查,仅选择以她的车辆作为盘查目标,并阻止其进城。

由于常玮平的辩护人赵律师受到当局的胁迫和当局签署了保密协议,他办案过程中也受到阻扰。他不便透露案情消息,庭审的细节亦不得而知。唯一明确的是常玮平律师否认检方的指控,他认为“自己无罪”。

根据中国案情判决的惯例,嫌疑案例一旦进入检察院的正式批准逮捕并起诉阶段后,嫌疑人罕有被法庭无罪释放的,针对民主人士的政治性的案例更是如此中国的司法部门不具任何的独立性。按照其内部办案逻辑,如果法庭判决嫌疑人无罪,岂不表明公安局和检察院抓错了人?中共体系下权力的傲慢和公检法三个部门联合一体的官僚体制决定了其对“政治犯”的糟糕命运,即使办错案就按错的意志走。

目前,还不知道凤县的法院将如何给常玮平律师量刑。

当常玮平案开庭正进行时,陈紫娟博士说:“开庭了,我和孩子还被围堵在高速出口。”

凤县当局在确定陈紫娟博士已经错过丈夫常玮平的庭审后,警察才开始放行,26 日早上,陈在凤县的高速路口手棒一束鲜花,对丈夫发表感人的讲话。

她说:“今天是你的受难日,同时,我觉得也是你的荣耀日。很遗憾我不能去现场陪着你,虽然我穿越了 2000 多公里,想见证你的这一刻。但是他们不允许,把我堵在高速上十几个小时……不管他们怎么判你,这都是一个不公义的审判。今天审判的不是你,今天是他们的犯罪现场。我和孩子永远支持你,我们等着你回来的那一天。”

在她发表讲话时,她的身后还停着好几辆警车。陈紫娟的视频讲话在推特被广泛的转发,仅推特就有超过 4 千人点赞支持她,甚至有转到中国墙内的社交媒体上,得到众多网友的声援。

在继昨日法国驻华大使馆发表声明之后,26日,瑞士驻华大使馆也发表声明:“密切关注今日对人权律师常玮平的闭门审判。”

德国驻华大使馆发表声明:对于中国的人权而言,这是一个悲伤的日子。今天,去年德法人权奖得主常玮平律师面临“颠覆国家政权”罪的闭门审判……我们与他的妻子、家人、朋友和同事站在一起,呼吁中国当局释放他。

英国驻华大使馆说:“常玮平因提出中国的极端刑罚与中国人权问题(包括他自己受到的虐待)于 2020 年被捕,他今天将面临不公开审理。英国呼吁释放所有目前因促进基本权利和自由而被拘留的人。”

但美国方面反常的保持了静默。

但这一沉默被常玮平的儿子所打破,常玮平和陈紫娟的儿子在被警察围堵的车内,右手拿起空水瓶当作麦克风,左手作出弹奏吉他的手势,高唱 rap:“我爸开庭了,全体起立,我爸好极啦,无罪释放无罪释放,无罪释放无罪释放……”。

常玮平律师,长期关注中国家庭教会、艾滋病歧视等问题,为此倾注大量的精力。2019 年常玮平因参加维权人士召集的“12.26厦门聚会”,2020 年 1 月,他被陕西省宝鸡市公安局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12 天,期间受到酷刑。翌年,常玮平自拍视频短片,披露自己在失去自由其间遭受酷刑,10 天中 24 小时被锁在“老虎凳”上。

老虎凳是一种可能导致死亡的刑罚:公权人员把嫌疑人绑坐在长板凳上,上身和双手被绑在背后,连着长板凳的木架上,双腿在凳面上伸直,膝盖以上的大腿用绳绑在凳上,于小腿与板凳缝中或脚跟下置放砖块,使受刑人的双脚向上抬起,通过牵拉腿部的关节韧带,给受刑人造成巨大的痛苦,很容易导致肌肉撕裂或是瘀血,长时间的酷刑则将目标人物松绑后搀架着跑步,以免导致双腿成残。

2020 年 10 月 22 日,被以涉嫌“煽颠”罪名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021 年 4 月 7 日,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他在律师会见时爆出他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遭遇严重酷刑。他的案件毫无理由的多次延期。目前,羁押在陕西省宝鸡市凤县看守所。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通讯员高珍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