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瑜:未了的怀念与尊敬——悼念张思之

0
图片来自博讯

感谢王安娜女士邀请我参加大洋彼岸对张思之律师的全球追思会。我谨以此文作为书面发言。

张律师95岁高龄仙逝,远远超过把他打成右派的毛泽东,也超过了六四之后,让他“屡辩屡败”的邓小平,这是在悼念他时,我们的悲痛唯一可以释然的地方。

6月28日在八宝山兰厅举行他的遗体告别式。厅外门楣不许悬挂横幅,厅内只限20人,遗体上方的横幅不许出现张思之三个字,一尺半厚的挽联经审查后才能选择性挂出少部分,不许拍照、没有悼词,不读生平,十分钟结束。这种待遇,足以显示张思之的不同凡响,或曰伟大。

张思之如何能够成为张思之? 95岁的人生,如何铸就他的伟大?

从法官到律师的思想烙印:

中国司法要公正,必须摒弃“阶级性”。

一,他生于民国十六年,16岁参加国军,远征印度,投入二战。回国后,继续学业,考入北平私立法科朝阳大学法律系。他应该属于民国人。

民国多少精英人物,包括大师级的作家、学者、政治家、法学家的成就止步于1949,是一个普遍现象。大律师史良毛泽东让她当了司法部部长,成为第一个女部长,她又能如何?

而21岁的张思之能在中共政权下成长为中外共识的“中国第一大律师”,存在着怎样的奇迹?

二,中共政权成立之后,毛泽东连宪法都不要,是周恩来等人用“没有宪法,人家不和我们建立外交关系。 ”的哄劝,才有了宪法考察团出国,才有了《五四宪法》。有了宪法毛泽东也标榜“老和尚打伞,无法无天”。

张思之踏入的北京人民法院,首要任务就是废除旧的法统及由它产生的司法制度。他作为天天坐上审判台的“学生干部”,目睹法院如何配合一个接一个的政治运动,成为杀人机器,1951年的“镇反运动”,北京最高记录是一次分三地同时处决200人,张思之自己经手最多的一批,一次枪毙70人。

1952年全国推行司法改革,粉碎旧法统,旧法律,清除留用人员,法院也成阶级斗争的战场。年轻的张思之即是阶级斗争的斗士,也被连累成为阶级敌人。因为法院领导分两派搞小集团,1955年在文艺界大规模政治清洗的“反胡风运动“中,法官张思之也被法院作为“胡风分子”整了一番。随之的肃反运动,又被打成 “历史反革命”。他对这段人生的总结是“怪诞莫名法官路”。

三,1956年张思之得到法院给他的结论“经查,不是反革命。“ 他结束法官生涯,被调到北京法律顾问处成为中共政权的第一批律师。

中共建国初期几年没有律师。 1954年,因为刚被公布的宪法中有一句话“被告人有权获得辩护”,新律师制度建设才被提上日程。司法部要求人口30万以上的市县,一律设律师机构。 1956年7月获国务院批准,截止1957年6月司法部的要求基本实现。中国照搬苏联模式,律师是国家干部,律师机构一律官办。好景也就在几个月间,律师张思之只辩护了一个半案子,就被反右的狂飙吹倒,成为律师界第一个右派。此后是漫长又残酷的劳动改造。中国律师又一次经历从有到无。

毛时代27年,张思之竟有22年的右派生涯,他获得的精神烙印是:中国司法要公正,必须摒弃“阶级性”。这可不是人人都能获得的烙印。

伴随着中国律师立法的从无到有

“律师与专制很难两立”成为他的命题

四,1979年律师机构重建 ,延续1957年的机构模式。给予张思之最高荣誉是1980年11月,担任“两案”律师辩护组组长,直接操纵律师辩护组的是刘复之任主任的“两案指导委员会办公室”。

要犯江青曾经两次要求聘请律师,1980年11月13日,张思之和朱华荣由司法部一位王姓司长陪同,到秦城会见江青,他们负有的任务是明确江青是否真要聘请律师。因为江青提出“这本来是党内的事情,怎么会起诉? ”“起诉我是反革命,谁是反革命?我要控诉公安部。 ” “请你们,是要你们跟他们辩,可不是跟我辩。他们,叶(剑英)、邓(小平),立场跟我不一样。一样,我就不到这里来了。 ”都遭到两位律师的驳斥。结束会见半个小时之后,监狱政委告诉王司长:江青还是想请律师作辩护人,但她说不想要姓张的。 40几年来,张思之一直为江青拒绝为其辩护深感愧意,他的愧意很复杂,后文再谈。

张思之为李作鹏的辩护成为他的杰作之一,他为李摘掉两项“反革命”重罪。结案之后,李作鹏赋诗一首,允诺20年后才交给张思之。 2001年,张思之如约得到这首诗。 《评律师》:尊敬公证人,天知无偏心;官方辩护词,和尚照念经;遵命防风险,明哲可保身;边鼓敲两下,有声胜无声。李案是张思之作为官方律师的终结。

五,“两案”结束之后,司法部要调张思之当律师司司长。张谢绝,开始职业律师的生涯。

1980年8月28日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暂行条例》,这是中共建政后第一部律师立法。规定律师的任务、业务、权利、责任,工作机构、资格取得与取消等等,对律师工作的发展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张思之组建了北京市法律顾问处,并当选北京律师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强权一旦包庇邪恶,合污同流,轻则殃民,重必祸国。”是中国律师要面对的现实。而六四镇压则是毛后祸国殃民的一个顶峰,从1991年开始,张思之为一个接一个钦定的反革命要犯辩护,而且都是无罪辩护,他面对的不仅仅是公检法几部国家机器,而是整个中共政权,他表现出的超乎寻常的政治勇气,和强大的普世的人权理念,使他在国内外赢得“中国人权律师”的荣誉。也是他屡辩屡败,屡败屡战的至高起点。

六四以流血结束了胡赵时代的十年改革,开始了权贵资本主义的转向,1996年5月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将律师定位从.“从国家法律工作者”即公职人员改变为“为社会提供服务的职业人员”,对律师的调查取证权比较80年《暂行条例》从根本上进行限制。该法执行中司法行政部门极易将律师机构变成附属机构。有人总结“90年代选择律师职业,是一门生意。”律师普遍要为生存而战的环境下,经济律师、商业律师的分工出现。

张思之不改初衷,继续在人权律师的道路上披荆斩棘,屡败屡战。他不仅为落马官员、记者、杀人犯、律师辩护,也为被整肃的媒体辩护,每个案件都产生强烈的社会效应。因为每个案子都是他为中国走向法治社会留下的沉重的脚印。

2006年11月北京举行张思之八十华诞暨从业五十周年庆贺大会,因为官方干预,会址一再变更。刘晓波面对一百多位年轻律师讲了这样一段话:“作为律师,你们一定要为当事人的利益考虑,你们的辩护词不能比我的政论文章还激烈。 ”这正是部分年轻律师与张思之的差距。

张思之透彻的法律见解,过人的思辩能力、高超的表达能力、丰富的人生经验,都能使他成为著名的大律师,他的智慧与能力以高尚的人格为依托,才能享誉世界和人心。

当前我们对张思之先生都沉浸于未了的思念之中,我个人存在一个相当大的遗憾,80年代我曾经要求采访江青,司法部长刘复之同意了,但是公安部长赵苍壁没有同意。张思之是江青拒绝为其辩护的官方律师,为此他抱愧终身。我一直想和张律师探讨一下,1980年11月13日他和朱华荣把江青的“无理取闹”都怼了回去,几十年后,再看作为当事人江青的几个要求,有无合理之处? ,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和立场,转载请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