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2 F
Washington
星期六, 10月 1, 2022
思想 嘉文精选 金仲兵:二舅的苦难美学,因为你过得比我惨

金仲兵:二舅的苦难美学,因为你过得比我惨

0

思想 | 2022-07-30 17:19:29 | 金仲兵

一碗陈旧的鸡汤,一根励志的韭菜
通过一个简版小视频,让一个安分守己、安贫乐道、任劳任怨、恬淡一生、自得其乐的二舅突然火了,并且冲上热搜榜,据说是因为他虽然身残志坚,但从未怨天尤人,而是在苦难的细微处完善和美化着自己的人生。

“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一是颗无人知道的小草”,做为小草科目的一种,二舅就是一根励志的韭菜。

这个意图以鸡汤方式进行群体性精神抚慰的表象之下,本质上还是一而贯之的苦难美学叙事——社会问题个体化。在不能解决苦难的前提下,哪怕达到黄连树下弹琵琶苦中作乐、减轻苦难心理感受的现实效果,那么从创作者到推波助澜者的终极目的,便功德圆满了。

但片中的二舅式逻辑困境,是作者、助澜者和现实社会无法回避的:既身残志坚不向命运低头,却又甘于接受现实的苦难;既安贫乐道,却又想要改变生活——改变不了就适应,就顺从认输,那励志又去哪了?
二舅是无辜的。生活中,他是一根好韭菜,短片中,他仍然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没有他想要表达的话语权。于是,将他固化于一片小天地中,既励志于“打不死的小强”一般不放弃的积极人生,却又不能颠覆个体生存空间之外的大格局和大生态,实现励志和韭菜的中庸和平衡,被迫与苦难进行和解,回归听天由命,终老乡野。当一根可怜但要强的好韭菜,才是创作者和助澜者给二舅们设计的人生。

一个曾经的天才少年,连续三个第一,何以沦落到倒数排不上号?是他不够努力,还是仅仅因为一天致命四针,便造化弄人,落下残疾,命当如此?与他同命运者,还有多少不为人知?他是被压迫得无力反抗,还是本心上不想改变?

黑夜给了你黑色的眼睛,你不但没有用来寻找光明,最后反而自己主动黑瞎了。这样的人生,是你的自愿选择吗?

图片二舅为什么这么火?因为你过得比我惨

“只要你过得比我好,什么事都难不倒,一直到老”,这是一句祝福的话,但在不知不觉中,只能因为你过得比我惨,只有占据了我的泪点,才能引发我的同情和悲悯。在知识断代、不喑世事的小清新族群中,已然悄然地蔚然成风起来。这是本片火起来的群众基础,其中的小清新们并没有年龄之差,更不乏二舅和二舅妈们。

精神空虚的小时代,当小清新偶遇一段苦难的童话,一碗并不新鲜的老鸡汤,但只要负面营养足够丰富,就足能让人迷糊一番,感动得泪眼婆娑,无限自责——“用完了几卷卫生纸”,流完眼泪,是唯一的抵抗力。

单纯,并不能解释小清新的无限感动。比如同样的农村生活题材,前两天有海清主演的电影,因为在外面获奖,却被骂得厉害。因为太惨(太真实)而不励志(主要是没有明确的思想态度),没有应合于受众的喜好,就等于“给外面递刀子”。——没有思想共振,即没有同台共舞,想火,没门!

如果说,以前是骗子对傻子的单向麻醉,现在则已步入平流层的群体性相互麻醉的颠狂时代。原来,骗子与傻子同台媾和与狂欢,并不是神话。

图片

二舅叙事,也是铺垫未来的号角

首先值得注意的一点,就是二舅所代表的外甥、侄子、二哥、二弟、二大爷在内的五千万光棍男性的人生、家庭和性问题如何解决?本质上说,除了精神抚慰并自我放弃这些基本的生存权利之外,是无解的。无解之解,就是树立二舅这样的无欲“楷模”,让无数个外甥在未来社会进行自我挖潜(自责和安贫),来无怨无悔地接二舅的班。

其次,中国已步入老年社会,二舅和他的老娘就是现实代表。退一万步说,相对好一点的“只生一个好,政府来养老”,尚有最后一代的希望,可二舅和他老娘这种绝户的养老问题,在“养老不能靠政府”的时代如何解决?

视频中,老娘“挂绳上吊”自我了结的事儿只是被一闪而过,但有几个人看到并反思其中的残酷和无奈?
总之,这也是一部老龄化社会的预告片,标志着在福利保障制度虚无的情况下,一种未来生活的标准样式。提前进行心理铺垫,无非向千万族群提前吹响了二舅式人生的号角。

片中,透出一股浓浓的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迫感和危机感。

图片苦难不是磨练,多难不能兴邦

有人今天卑微地活着,只是奢望将来不再卑微,但现实是,当通向尊严的管道关闭时,只能世代卑微下去。当二舅是个别情况时,即需要警惕,当二舅是社会现象时,其实已经没救了。这是社会阶层固化的结果,凭个人的努力已经很难改变。

这场苦难美学营造的内外场景分别是,当周劼们苦于无法完整展现自己的奢华人生之际,二舅们却还在为苦难进行着艰辛的美化。

撕下面皮,露出半张蒙古人的脸;揭了瓶盖,看到里面还是旧酒;掀开马甲,下面的那个它,依然不曾改变。不同的是,以前是文字,现在改用视频,更符合懒人阅读和传播,也更容易让人“上道”。香水有毒可以少喷,但鸡汤毒性更大,却不喝不行!

歌颂苦难,虽然是价值观倒置,却是一门大行其道的时代显学,强奸了穷人的情感和尊严,误导性侮辱性极大。这样的贫穷观,要不得。

最后希望,二舅话题不应成为人言不能碰及的四川大熊猫,也不要成为舆情转移的工具,如若“升华”为敏干词,那只能从侧面反证二舅故事的虚委性:连励志和鸡汤作用也不复存在,而是原生态的世外传说了。

二〇二二年七月二十九日星期五
来源:作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