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崇义:反腐败压倒反独裁,阻碍中国政治进步

0
In this Monday, Aug. 26, 2013 photo,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inspects a guard of honor during a welcome ceremony for visiting Serbian President Tomislav Nikolic outside the Great Hall of the People in Beijing. Xi visits Central Asia from Tuesday, Sept. 3, 2013 amid concerns that a U.S. troop withdrawal from Afghanistan could mean a destabilizing exodus of foreign radical fighters there back to homelands closer to China’s borders. With the pullout deadline just 16 months away, China's leaders share widespread concerns that Kabul's own forces won't be able to maintain security or that foreign fighters who were focused on fighting U.S. troops will now head elsewhere, including other fragile Central Asian nations or even northwestern China. (AP Photo/Andy Wong)

反腐败压倒反独裁,阻碍中国政治进步

作者:冯崇义

据信,最后敲定中共二十大人事安排的在中共中央工作会议,本周已经在北戴河拉开帷幕,山雨欲来风满楼。这个会议举世瞩目,因为它事关中国和世界的前途命运。按照中共的现有规定,习近平两届任期期满,在二十大上必须到站下车。这样一来,既祸国殃民也戕害世界的习近平政治路线就会终结,中华民族有机会拨乱反正,甚至于启动宪政转型。但是,习近平登基以来一直以权谋私,为了推翻任期制度、恢复终身制而无所不用其极。一旦习近平在二十大上破例连任第三届中共总书记,羽翼丰满的习近平便会按照他登基以来任人唯亲的一贯做法,更加肆无忌惮地在整个国家政权体系中安插“习家军”仆从跟班,变本加厉地推行习近平政治路线,对中国和世界造成更大祸害。

在此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能够决定习近平政治命运的中共政要,将会做出何种选择?

一段时间以来,“习下李上”的传言甚嚣尘上。这种传言不胫而走,因为它是人心所向、反映很多人的心声。习近平倒行逆施、以个人独裁取代集体领导、复辟极权专制,天怒人怨。习近平入承大宝、掌握中国最高权力十年,已经向全世界充分证明,他是一位狂妄无知、心狠手辣的独裁者。天下苦习久矣,朝野上下不仅期待去习者众,一些人还采取了各种实际行动,特别是6月14日有人用中文和英文同时发布《全球倒习救国“翡翠运动”倡议书》,号召全球关注中国和世界前途命运的人相互呼应、联手倒习。

中共衮衮诸公顺应民意,在北戴河会议上集体逼宫,迫使习近平按照中共的明文规定交出权力,无疑是倒习最便利的现成机制。

唯一担心的是,有权决定习近平去留的那些中共党国要员,不敢迈出集体逼宫这一步。他们之所以不敢迈出这一步,是因为防不住习近平使出“铁腕反腐”这一杀手锏、疯狂反扑。

习近平及其跟班,用“铁腕反腐”这一杀手锏剪除异己、制服政治对手,屡试不爽。从中共十八大到中共十九大的五年间,“习王联盟”就以贪腐罪名拿下两位正国级的官员和四位副国级官员,特别是隔代指定的接班人之一孙政才。以贪腐罪名拿下的中央委员和中央候补委员,占总数的百分之十二。按照党纪国法的严苛规定,在贪腐问题上,中共高官几乎无人免俗,包括习近平本人。但是,习近平并不是真心反腐,特别是没有从制度上反腐,而是选择性反腐,以反腐之名行“黑吃黑”之实,打击政敌、清除异己。那些被习近平以贪腐罪名拿下的中共高官,并不是因为他们贪腐,而是因为他们对习近平有异心,至少是习近平认为他们对习近平有威胁、不忠诚,或者“忠诚不绝对”。

相对于独断乾纲、滥用专制权力的“窃国”大罪,财色之贪只是“窃钩”之举。“窃国者侯、窃钩者诛”的荒唐闹剧,在秦始皇开启的中国皇权专制“家天下”已经上演了两千余年,在中共极权党国和后极权党国的“党天下”仍在继续上演。

在北戴河会议前夕,牵涉甚广的肖建华案、孙力军案、傅政华案,分别于7月4日、7月8日和7月28日秘密开庭审理。众所周知,肖建华同时充当多个权贵家属的白手套,掌握他们的顶级财务机密;孙力军、傅政华在政法系统根深叶茂、后台无比强大。习近平及其打手爪牙的政治权谋十分明显,就是利用这些贪腐案件,迫使涉案中共高官俯首听命或与习近平达成幕后交易。很有可能,他们已经达成幕后交易、“斗而不破”。

按照中共帮规,中共中央政治局现任和离任常委有权集体决定习近平在总书记位置上的去留,尽管中共总书记形式上是由中共中央委员会选举或罢免。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现任常委和仍然在世的离任常委中,几乎没有人真心希望习近平连任。前任总书记江泽民和胡锦涛当然不愿看到习近平继续连任,因为他们的政绩和名望被习近平抹杀否定,他们的亲信部下被习近平大规模清洗,他们所要维持的后极权格局被习近平打破,他们的子女受到到习近平的整肃威胁,而且在他们过世之后其子女后辈很有可能被报复而死无丧身之地。将习近平扶上大位的红二代前带头大哥曾庆红被彻底边缘化,而且亲属和原部属受到习近平残酷打压,早就悔青肠子、对习近平是必欲除之而后快。前任总理温家宝以亲民务实名世,对深化政治体制改革、甚至于宪政转型情有独钟,而且在离任前不遗余力将倾向极权复辟的薄熙来拿下,习近平登基以来将薄熙来的极权复辟从重庆推向全国,与温家宝显然势不两立。现任总理李克强热望习近平到站下车,符合人之常情,因为李克强在改革开放之后的北京大学接受系统的高等教育,先后主修法律和经济,熟谙而且向往现代法治和市场经济,本来是胡锦涛嘱意的接班人,却阴差阳错被习近平夺嫡,在习近平登基之后变成窝囊透顶的“废太子”,受尽习近平的排挤与凌辱。现任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曾经积极投身改开大业,博得开明能干之名声,而且在江泽民、胡锦涛时期在国内外积累了深厚人脉,却在习近平自封的“新时代”被习近平利用充当专干脏活的打手,主政中纪委而成为头号酷吏,相当于明朝的东厂厂公,结果又功高震主,被习近平贬为徒具虚衔的国家副主席,王岐山落得此等下场,难免忿忿不平、心有不甘。那些本来胸无大志的利禄之徒,被习近平断绝财路,对习近平也都恨之入骨。

阻击习近平连任,对中共中央政治局现任常委和仍然在世的离任常委而言,无论于公于私,都是明智选择。但是,要做出这样的选择,面临巨大风险,特别是习近平特务统治的严密监控达到水银泻地的程度,使得“反贼”们无法串谋抱团。时下倒习暗潮汹涌、满城风雨,中共顶层反习势力的策划异动或推波助澜,不难想象。但是,他们有智慧和勇气破釜沉舟放手一搏、哪怕鱼死网破也在所不惜吗?他们此时痛改前非、将功赎罪,将会得到世人的宽恕、在壮丽的和解中共创未来。

为了给今次北戴河会议定调,甚至于是为了给中共二十大定调,不伦不类的“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迎接党的二十大’专题研讨班”于7月26日至27日在北京举行。习近平到场重弹陈词滥调,说他已经将天下安危系于一身,二十大所要解决的是“举什么旗、走什么路”的问题。习近平举的是独裁专制的破旗,走的是极权复辟的邪路。与习近平愿望相反,当今中国所需要的是高举反对独裁专制的义旗、走宪政转型的正路。

除了习近平那一类顽固不化的极权主义者,中国朝野上下拥抱以个体自主和个人自由为核心的现代性的人们,认识到了反独裁专制比反贪污腐败重要亿万倍。就中国历史而言,支持独裁专制惩治贪污腐败的陋习已祸国千年。走出仰赖独裁专制惩治贪污腐败的误区和陷阱,国人刻不容缓。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和立场,转载请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