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怡:(失败者回忆录0801)—大陆客唤起港人本土意识

0

图,2014年,香港有市民发起示威游行,高举「减少自由行,放过香港人」的口号,表达不满

前文谈到香港人对中国的感情大翻覆,突显在两场地震的强烈对比上。实际上这只是港人感情改变的鲜明象征,真正的改变其实在更早时候就开始了。

自从香港成为英国殖民地以来,作为中国人避秦之地,人口不断增加。其后发展成国际都市,汇集了世界各国的外来人口。香港人无论对大陆新移民,或来自世界各地的居民,都相处无间。比诸台湾、日本或亚洲其他地方,香港人并不热情好客。但香港人遵守规则,重法治,做好自己本份,不会歧视外来人。香港人也不仇富,对一些凭姿色而晋身豪门的「美女」,也只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没有鄙视之心。

钱权色交易的事,香港人见得多了,不以为怪。汶川地震之前,香港人向世界各地特别是中国大陆捐款,已是常有之事。香港人也从不过问捐款的下落,即使是到了贪官口袋中,一般人也只是觉得尽了心就好,其他不是自己责任,也容不得去管。只是汶川地震牵涉到压制对豆腐渣校舍的调查,压制公布死亡人数及死者名单,又传出郭美美的丑闻,才使香港人觉得自己捐款成了冤大头。尤其是:这么大的中国,又有这么多在香港花钱如流水的暴发户,全国民间捐款只七千多万人民币(下同),加上带强制性的四千多万共产党员为地震交纳的「特殊党费」也不过九十七亿,而香港一个小地方却捐出200亿。这种冤大头的感觉是百多年来向大陆捐钱救灾、支持革命、抗日等等从未发生过的。

港人感情大翻覆的主要因素不在对中共政权的反感,而是中国自经济起飞后,其恶质社会所产生的暴发户对香港人生活的侵凌。

中国人口十三亿,贪污腐败和红包盛行,造就富起来的人即使占百分之一,也有一千多万。 2003年开始,中国开放广东省到香港的自由行,之后这政策逐渐扩展到其他城市。于是,香港就成了许多大陆客置产、购物、洗钱、走资的福地了。

过去,香港因为低税和方便,也曾经被誉为购物天堂,日本经济好景时有不少人到香港买名牌皮包;有段时期一些印尼华人富商们在香港大手置业,炒高了楼价。香港人都没有反感,多数人知道这是自由经济的现象。

但中国暴发户的行为却不一样。他们用现钞买房,出价有时比卖家的要价还高,志在必得。而数量之多、涵盖各种物业范围之广,将楼价推高到一般市民难以负担的程度。

大陆旅客大量涌进香港,他们购物主要聚焦在名牌和黄金珠宝,因为这些贵重物品在大陆最多假、冒、伪,而香港的黄金珠宝店成色都有保证。因为生意太好了,甚至出现在同一条街道上、同一名号的珠宝店在不远处又另开一家。

又因为大陆不时出现毒奶粉,于是在香港买奶粉也成为大陆客的最爱。不仅自用,还在大陆炒高价钱转售。

于是,香港街道充斥了珠宝店和卖奶粉为主的药房。香港人寻常去光顾的小食店、杂货店……,就因铺租上涨而经营不下去了。

不可讳言,自由行某种程度带旺了香港的经济,但也改变了香港。据统计,2012年访港旅客4800多万人,其中72%是大陆旅客,比一年前增长24.2%,其他地区整体访客反而下降。从海外来港的朋友,对香港的普遍反应是印象很差,酒店房间小得难以转身,而价钱贵得离谱,街道上大陆人拥挤。一些带着孩子的大人,在最热闹的街道让孩子就地大小便。香港已变得不像样了。

大陆的假、冒、伪货不仅是珠宝名牌,连日用品都有假。所以当深圳开放了一个签证可以多次来往香港、即所谓「一签多行」之后,就有了许多来香港超市买日用品的「水货客」。他们每天来往香港数次,邻近边界市镇的超商每天都人满为患,许多店铺都成了因应大陆入需要而重新分类包装的中转站。农历年前,在新界区的超市经常可见绕了几圈、推着堆满年货购物车的付款人龙,以及在门外将猎物装进大箱中的人群。香港一般市民,想要在那几天进超市买点小东西,都很困难。

至于水货客怎么可以每天几次进出中国海关?中国海关不是应该给他们的货品课税吗?这些问题就毋须多问了,一切尽在不言中。

大陆客对香港的冲击,还表现在从开放大陆人来港自由行之后,就掀起的来港孕妇潮。

香港《基本法》规定,凡是在香港出生的人都是香港居民。因此,许多大陆孕妇就以自由行的名义来港产子。香港任何医院都不能拒绝孕妇,尤其是怀孕后期到了医院急诊部,就一定要处理。生下的孩子自动有香港居留权,可以享受包括医疗在内的各项福利。

大陆孕妇潮人数年年增加,到2010年已增至四万人,占香港公私医院新生婴儿的45%。而到香港产子也成为大陆的新行业。从签证到过关,到私家医院检查、订住院床位,再到婴儿出生、取得香港居民身份,一条龙服务需十几万。这数目对中国被称为「大款」的暴发户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但香港本地人,就因为医院费用被拉高、住院床位难求,而正常生活被打乱了。

香港人不仅对中国政权的感情翻转,连对来自大陆的中国人也厌恶起来,称之为「蝗虫」。这是一百多年来从未有过的厌恶外来人士的情绪。在这种社会情势下,香港本土意识出现,并迅速增长。 (177)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