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怡:(失败者回忆录0803)—香港沦陷纪实

0

图,2012年,一段「二次创作」歌曲《核突支那style》在在YouTube发放。

2012年,一段「二次创作」韩国骑马舞歌曲的《核突支那style》在YouTube发放,十天内点击量超过100万。核突,广东口语,是恶心、古怪、令人憎厌的意思。称大陆为支那,亦显示香港人的分离意识,以及对大陆人涌港的厌恶和无奈。

2014年初,一、两百名示威者在大陆客购物点的广东道指骂陆客为「蝗虫」,叫他们「滚回去」。示威者并自制百张英文传单,向外国旅客解释示威目的,希望对方体谅示威所造成的不便。

这绝对不是香港人传统中待客之道。次日,歌手黄耀明说了一段简洁的评论:「我反对这样对游客,但高官们有否想过是什么事,什么政策和什么人将香港人逼疯了?」

这样对待游客是「疯了」,但是被「逼疯」的。

自开放大陆人来港旅游,香港的街道越来越拥挤。我认识的朋友,包括我自己,都有被大陆客拉着箱子辗过脚背的经验,也都亲眼见过大陆客在热闹街道让孩子大小便。这绝非个别现象。一位友人在港铁车厢内见大陆人抱起女儿就地大解,把乘客吓到跳起来。女孩七、八岁,已经不算小了。她的父母却若无其事,被斥责还说你们香港人不近人情。

在一切「向钱看」的大陆社会,医护收红包已经是普遍现象。即使因车祸送院,有些医院也要先收钱才给伤者治疗。但香港无论公私医院,都不会在就医前收费。于是,开放大陆人来港后,各公私医院甚而专科医生的私人诊所,都挤满大陆客,更频频出现病人出院后不付钱、一走了之的情况。据香港政府审计署报告, 2005至 2006年底,医管局医疗欠款高达 1.3亿港元,其中有七成是大陆来港产子的孕妇。

此外,大陆旅游业还创造出「低团费」以至「零团费」的怪招。就是旅行社不收任何交通、住宿、餐饮费用。但有一个潜规则,就是旅客要到指定的商店购物。旅行社赚的是商店的回扣。

「零团费」是香港过去从未有过的,世界上大概也极少。但在恶质社会的影响下,这种旅游方式风行一时。其后大陆人干脆自己在香港经营旅行社和专营商店,只付导游象征性的工资,导游的主要收入,就靠和公司分摊旅客购物的回扣了。所以「零团费」或「低团费」基本上是购物团,买够了东西才带旅客去景点。

但大陆旅客也有不遵守潜规则的刁民,他们就是拒绝购物或少购物。由此而引起的冲突频频发生。某次旅客把导游的恶言责骂上传网页,引来中国国家旅游局对香港旅游业的批评。于是,刁民更有恃无恐,2011年发生大陆恶客掌掴女导游事件,而旅行社不但不报警,反而向恶客赔钱以求息事宁人。

困扰香港人的另一件事,是大陆新移民的大幅增加。根据《基本法》,中国其他地区的人进入香港须办批准手续。但没有指明是由中、港哪一方批准。按全世界的规定,理所当然要由被移居的地方批准,但香港却是反其道由「一国」的原居地批准。人数也是由中国规定每天150人。这些人持中国发的单程证,就可以来港定居。

在中国,发放单程证是上下分肥的贪污财路。我认识一位朋友,在乡下娶妻生了两个女儿,2000年时申请来港团聚,从村到县再到省,花了约十万人民币才取得单程证。十多年后,涨价怕十倍都不止。

新移民除了亲属关系之外,还有许多是中共各部门派出的人员,以单程证方式取得香港人身份,对政府部门或不同行业进行渗透。

单单每天150人入境,每年就有四、五万人。从1997到2018年,就有103万人通过单程证来港,成为香港居民。另外还有在港产子成为居民的约20万,以及通过「输入内地人才计划」的约13万人。

这些现已占香港人口七分之一的新移民,与九七前的大陆移民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种人。以前来港的几乎都较为贫困,他们来到异地就努力融入社会,刻苦耐劳,在公平的体制下奋斗谋生。

其后中国经过「有权就有一切」的洗礼,旧有的道德文明都已经被现实利益和虚伪政治洗刷得一干二净。正如中国作家韩寒所说:「在我生存的环境里,前几十年教人凶残和斗争,后几十年使人贪婪和自私,于是我们很多人的骨子里被埋下了这些种子。」

韩寒说的,就是恶质化社会造就了恶质化的人。许多来港的新移民在大陆都不是穷人。他们付得起买单程证的钱。他们来香港,许多人都申请福利补助金,申请公共房屋(即台湾的国民住宅)。香港人申请这些都要经过质产审查,但香港政府哪里有办法去这些新移民的原居地审查呢?

香港每一届的特区政府,遇到新移民或大陆游客的问题,几乎都站在大陆人这一边。否则,怎么会出现华为的孟晚舟同时持有三本有效的香港特区护照这样的事?

大陆网站曾有一篇文章说,「许多国内同胞……到香港即使不足七年都可以直接、间接享受特区政府的各项福利,包括:医、食、住、行,甚至教育。有的是以现金发放,有的是免费服务」。又说,「咱们有句老话,『不吃白不吃』。……所以,尽早以合法途径到香港特区,争取各种福利,包保可以医食无忧,老有所养,壮有所居,幼有所长」。

香港人,就这样被历届特区政府,和配合「一国」及「不吃白不吃」的刁民给吃定了、「逼疯」了。 (178)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