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宁 | 人,不变的本性: 恶从哪里来

0
刘军宁 保守主义读书会 2022-08-05 06:12 Posted on 美国

 

人,不变的本性:恶从哪里来

刘军宁

Image

人非性本善,但这并不是说,人不可能行善,或是人不可能具备某种美德;人非性本恶,这也并不意味着人可能永远只行善不作恶,会远离一切恶德。善与恶的可能性均潜藏在人性之中。

在人性与人和社会制度的关系方面,保守主义的看法是,人性是善恶的来源,社会制度则是善或恶自身,而不是来源。恶的社会制度是人性中恶的可能性的物质化。新保守主义政治家、美国已故前总统里根把一些极权国家称作“恶的帝国”(Evil Empire),是因为这样的帝国充斥着骇人听闻的恶行,并为人性中恶的潜力提供了舞台,使该帝国变成了“恶的舞台”。当然,即使在“善的王国”,只要人享受的只是那么一点点自由(除非是受到严加看守的死囚),只要生存冲突存在,恶现象就随时可能发生。人性是恶的来源,人的况境(human conditions)是恶的条件,人类事务中的恶是人性与人境的结合。道德之恶站在人的本性和人之环境的交叉点上。人性自身不是恶,而只是恶的一种来源。

以卢梭为代表的近代理性主义一激进主义者相信正是社会才是恶的唯一来源,正是恶劣的社会环境和罪恶的社会制度才使人腐败堕落。像卢梭那样崇尚野蛮、崇尚自然状态及其中的自然人,也是对传统及其所凝聚的实践智慧的另一种形式的否定。他的《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一书表明,刚脱离自然状态的人是美好的,正是后来的文明使之堕落。而回到过去的某个起点,还是迈向某个确定不移的终点,却都不过是乌托邦的念头。在人性是否可以改变的问题上,卢梭在该书中认为,人的基本特征就是在于其可改造性,或者说可完善性。另一位法兰西启蒙学者霍尔巴赫认为,人类是邪恶的,但并非是天生邪恶,而是环境使之如此。

事实上,人类社会只不过是恶行发生的一个场所。可以说,环境只不过为恶的发生提供了某种“机缘”,却并不能在人身上注入恶的种子。所以恶的源泉在于个人,而不在于社会。恶来自人的群居生活,而人在进入社会之前的自然状态中是善的。这种看法是颠因为果。如果这种看法是真的话,那么罪恶的社会又是来自什么地方呢?社会是由人所构成的,追究起来最终还是只能把人看作恶的正式来源,而不是社会。这些人错了,因为他们否定人的情欲、理性和自由意志是恶的可能来源。如果社会是恶的,那么其恶行来自于人,而不是相反。恶的来源不在宇宙之中,而是在人这种理性动物的本性之中。

在信仰JDJ的保守主义者看来,原罪的概念最恰当地表达了人性中内在的恶的可能。有人甚至认为,原罪是人性的“隐喻”。这意味着恶的可能对于人来说是先天的,而且不是通过人的后天的努力就能彻底消除的,即使是那些没有JDJ思想的保守主义者也认为人天生是不完善的。而在那些信奉JDJ的保守主义者看来,保守主义本身则是原罪思想的政治世俗化。由于看到人性中内在的缺陷和限制,保守主义不相信人是可以达到至善的。人作为一种具体的存在形式,其本身就排除了至善的可能,因为任何具体的存在总是有缺陷的。

保守主义一方面不遗余力地致力于改进人类的生存状况,另一方面,又断然拒绝社会或人可以达到至善的念头。它永远也不能相信那些企图设计社会的乌托邦思路和改造人类社会的乌托邦方案,不论这种方案的依据是抽象的理性主义理念,还是依据科学和运筹工程。所以“计划”这类的概念在保守主义的思想库中没有一席之地。不论计划者的动机多么善良、多么人道,但是把个人当作棋子或零件一样任意配置的做法本身就是对个人的尊严、价值与自由的否定。

本文节选自《保守主义》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