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忍看中国成马邦,誓变鬼域回神州—东海客厅微言集

0

【马邦人】很多人不是毁于极权而是毁于对极权的恐惧,恐惧比极权更具有毁灭性。极权主义的稳定,有赖于广大官民恶性、奴性和恐惧感的深重。

【马邦人】江湖流行两句话。一曰:马邦人只有在安全的时候才是勇敢的;一曰:马邦人只有在维护自己权益的时候才是勇敢的。其实都未必。很多人在安全的时候,同样见义不为,各人自扫门前雪,不管他家瓦上霜;在维护自己权益的时候,同样畏手畏脚缩头缩脑,甚至宁死不争,宁死不站起来。很多马邦人只有在反孔反儒、反美反日、抗元抗清、欺辱妇孺老弱的时候,才是勇敢的。

【马邦人】尝闻老人言,中国的老百姓是全世界最好的老百姓。越来越理解这个“好”字了,那是最好统治、最好欺压的意思,面对极权主义和特权阶级最老实最淳朴最乖巧。注意,他们的淳朴老实只针对权力。不过,这不是中国人,而是马邦人。防中国人之口,三年就完蛋;防马邦人之口,三百年都没问题。还不用卫巫,马邦人会纷纷自告奋勇相互防口。

【马邦人】马邦人生来就没有人权。不仅罪犯没有言论、出版、结社、集会、游行、示威的权利,任何人都没有。有这样一个段子:“昨一饭局碰见一位法官,我忍不住问他:‘经常看到你们的判决书说谁谁谁判刑几年,剥夺政治权利几年,那是啥意思啊?’他很耐心的解释道:‘剥夺政治权利就是剥夺人犯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还有言论、出版、结社、集会、游行、示威的权利。’当时俺就把酒喷出来了,我说:‘法官,你有这些权利吗?’”

【马邦人】一开口就散发着物质主义和极权主义的臭味,堪称马邦人不约而同的特色。这种人无论贫富贵贱,都热衷拜物拜权,即使位高权重,也改变不了贱民本质,甚至权位越高而人越下贱,越没有人味。

【马邦人】美西媒体受到资本持久侵蚀,品质也越来越低,但无论怎样低下,也远远高于马帮媒体。没有自由就没有真理和真相。凡为特权所掌控的媒体,无非洗脑、愚民的工具,可信度极低,只能骗骗马邦人,也只有马邦人才会上当受骗。愿打愿挨,天作之合。马克·吐温有句名言:“让人们相信他们被骗了,比骗他们还难。 ”用在马邦人身上,特别合适。

【马邦人】有人说:“这个世界上,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中国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很快就已经成为世界第一。你们难道是眼瞎了吗? ”这种话估计马帮上下也没人信。说这种话的人,若非奇蠢,就是居心险恶,故设陷阱。因为这种话在正人团队、自由群体中,不挨斥骂的概率可以低到忽略不计。而斥骂者又很容易被人在政治上抓住把柄或制造风险。此辈若非亲非故,尽量远离为妙。

【马邦人】最歧视马邦人的恰恰是马邦人。卖给外国和港台的产品质量好,卖给国人的质量差,这是最普遍的一种现象,是马邦人歧视马邦人的典型表现。

【马邦人】很喜欢这句话:“刀砍在别人身上也知道疼的,是人;刀砍在自己身上才知道疼的,是猪。 ”补充一句,刀砍在自己身上都不知道疼的,是木石瓦砾。很多马邦人就已经木石化了,彻底丧失了耻感痛感,仿佛木牛流马。另外,刀砍在别人身上,不知道痛,或许还可救。为刀砍在民众身上而提供理由,为刀砍在正人君子身上而兴高采烈,堪称非人化的最高境界,不可救药矣。

【马邦人】人之贵贱,以德而论。凡悖道缺德之辈,凡极权主义的坚持者支持者,无论贫富强弱,无非贱族而已。其中贪官恶吏及三帮分子,更是贱之贱者。在马家社会,多数人具备了极权主义人格。富贵人家落难了,就是刁民贱类;弱势群体成功了,无非贪官恶吏。权位势力天地悬殊,思想品德小异大同,皆马族也。

【马邦人】马邦人整体上太不像话,有五个方面特别不像话:一愚蠢得不像话,二下贱得不像话,三冷酷得不像话,四野蛮得不像话,五怯懦得不像话。以上可称为五种典型性毛病或马病。很多人身上至少有其一,集五病于一体也非少数。一个人要达到既愚蠢又下贱、既野蛮又怯懦的境界,大不易也,遑论一群人很多人,非马学马制马家环境持久洗脑熏陶不可也。吾尝言,马帮最大的罪孽不是草菅人命,而是草菅人心,草菅道德良知,让广大人民非人化,把中国人变成马邦人,变成最好的奴隶、奴才和各种炮灰。马帮喜欢用负能量一词诬蔑正人正义,殊不知,它自己才是最大的负能量。最大的思想负能量是马学,最大的政治负能量是马制,最大的道德负能量是马家特权阶级和恶性利益集团。

【马家帮】如果没有外力,没有正义,没有因果,没有天理,马帮再坚持三百年都没问题。不过,也不可能超过三百年。三百年是极而言之。如果四没有,别说三百年,只怕短短几十年,马帮和其它两极主义势力就足以制造出彻底毁灭人类和地球的人祸来。好在这个世界不是两极主义说了算,好在天理和因果无所不在,好在吾儒已经来复,正义终将归来,马邦终将归儒,重新成为神州!

【历史眼】对父母亲的过错或罪恶进行检举、揭发和告密的现象,美西也有之,于马邦为烈。灭天性之厚,反人伦之正,莫此为甚。这是逆人伦,在道德上,比手杀人罪恶更大,必有重大后患和恶果。无数马邦人被邪说歪理洗脑,不知不觉造下大孽,可耻可悲又可怜。

【历史眼】马邦社会的民意调查,普遍不可信。马邦人中,或者说假话已成为习惯,信口就来;或者没有自己的立场见解,随大流,别人想听什么就说什么。即使是真话,也不可靠。因为很多人变脸极快,从拥戴四人帮到控诉,从批判邓小平到歌颂,隔夜既可完成,毫无心理障碍。

【历史眼】某个电视剧有句台词颇为有名也有理,大意是,人和禽兽的区别,禽兽永远是禽兽,而人有可能不是人。马邦人中,不是人的人太多了。四九以来无疑是有史以来人类禽兽化最严重的时代,没有之一。苟非道援,不足以广泛救援之,把广大豺狼禽兽重新变成人。而不通儒学不明性天,不足以道援也。

【历史眼】浏览《新华社记者李锦:三年饥饿岁月回忆》,感慨系之。那样的大饥荒,非丛林社会所能发生;那样的人间地狱,非荒天下之大唐的马左极权制造不出来。丛林社会再坏也有底,有可能产生自发秩序;极权社会其恶无止境,人性泯灭人祸无穷,上上下下都会丧心病狂,强权弱势都会变成蠢猪恶狼。这是一条东海律:恶政府不如无政府,监狱化不如丛林化。

【历史眼】很多马邦人抱有弱肉强食的丛林思维,试图以恶化自己德行的方式赢得命运的垂青,反而进一步恶化了自己的命运,陷入了越恶越苦、越苦越恶的恶性循环。某些人也侥幸获得了一时之名利和荣华,但随之而来的是不可承受的代价,是精神的崩溃乃至肉体的毁灭。

【历史眼】有人说:“中国在共党带领下,复兴已不可阻挡;美帝衰败,江河日下,指日可待。 ”这不是事实,不可能成为事实,却是很多马邦人的共识。不仅民众,不少精英也持这种看法。吾曾多次提醒,马帮的成长、成功和延续至今的坚持,有其相应的思想气候、道德氛围和社会基础。

【历史眼】支持、赞美、逢迎极权主义,动机目的因人而异,或为了加盟或依附特权,分一杯羹,或为了免受其害,明哲保身。有一个普遍的误会,只要支持极权暴政,至少可以免受其害。其实,面对极权主义,反对、批判者固然难免受害,支持、赞美者更加容易受害。百年来深受极权之害甚至被迫害致死者,绝大多数是极权分子和三帮分子,获极权之利越大,受暴政之害越深。

【历史眼】言悖而出者亦悖而入,货悖而入者亦悖而出。而且,所有悖入财富和权力,在悖出的时候,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包括自己或家人的生命代价。可惜马邦人普遍盲心瞎眼,对于“获极权之利越大,受暴政之害越深”这条定律,不仅愚民刁民暴民难以置信,大多数知识分子也会嗤之以鼻。

【历史眼】一有权就变坏,是马邦人的常态。某些老实的自由派也承认,多数自由主义者难以摆脱“一有权就变坏”这个恶习,因此特别强调良制良法的重要。问题是,良制良法谁来建设?中国需要有一群“有权也不变坏”的人。那样的群体掌握了最高权力,才能致力于良制良法建设,主动把权力关进笼子。

【东海律】对于某种思想文化体系,如果缺乏择法之眼和明辨功夫,不能直接辨别其品质的高低优劣,可以根据其导向和结果来判断。文化品质的高低,与其导出来的人物、势力的优劣正相关,与其结出来的道德、政治果实的善恶正相关。例如,马学好不好,看看马政马制马帮马家社会就知道了。如果收获的都是跳蚤,播下的就不可能是龙种;如果生养出来的都是畜生,其母亲就不可能是人。

【东海律】很多庞然大物,恶贯满盈之前,往往无往不利,不可一世,如有鬼神相助。一旦恶贯满盈,喝水也会呛死,平地也会摔死。而最容易让邪恶的东西恶贯满盈的是正人君子。君不见,古今很多邪徒恶棍,坏事做尽也没事,害及正人君子,迅速大祸临头。君不见,自夏商至明清,历代王朝包括儒家王朝,灭亡之前往往有迫害正人君子和儒臣儒将的政治恶行。

【东海律】五四开始追民主,越追越远;马帮接着讲自由,越讲越没。五四是民粹主义,捣乱很行,建设不行;蚂是极权主义,民主天敌,自由克星。文化立场、政治道路错了,越努力越完蛋。只有仁本主义道路,才能建设王道自由;只有自由主义道路,才能通往民主自由。儒家在旗帜鲜明、立场坚定地坚持仁本主义的同时,应该友好自由主义,有破有收;反对蚂主义,一破到底!

【十危机】马邦危机重重,近年来多次有人列出十大危机,内容有所不同,不外乎文化危机、道德危机、政治危机、经济危机、金融危机、粮食危机、环境危机、资源危机、失业危机、战争危机、重大公共灾害危机之类。这些危机,或者即将面临,或者已经爆发。这些危机以文化、道德、政治危机为核心,文化危机即意识形态危机,又是核心之核心。马学不去,马制不改,一切无望,所有危机都难以得到根本性解决。谁能解危救难?唯有仁本主义。唯有仁本主义才能救中国,才能让马邦重新成为神州。

2022-8-4余东海集于青秀山下独乐斋

(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和立场,转载请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