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阳:独裁金字塔将坍塌于匹夫之怒

0
图片作者提供

图片作者提供

据来自中文公众媒体的消息称:2022年8月5日上午,河北省石家庄监狱门口,一名男子持刀砍死两名狱警,另有一人受伤。传行凶者是监狱刑满释放人员,在狱中遭虐待,遂上门报仇。官媒称行凶者已经被抓获。

在这敏感词星罗棋布的习共时代,短短的新闻报道里面我们便能提取出诸多敏感词语:“河北、监狱、警察、持刀、虐待、报仇……”

目前网络上相关的报道并不多,可采信的图片、视频也非常有限。

很显然,在这特殊的时代节点,中共对新闻资讯的管控更加密不透风了。中共国从来都是一个“秘密之国”,到了习近平时代,管控讯息之风更甚。

但事实终将回归其真相,民心民口没有被通剿之理。

除开病态人格的暴徒,正常人都是惧怕死亡的。

任何个人,但凡还有一点活下去的理由,人们都不会走到鱼死网破、同归于尽的地步。

唯有被剥夺了所有,而且没有余地,没有寻回空间,那种绝望才会让人铤而走险。

对于不同的人,“被剥夺所有”的情形有一点不一样。也许是财产,或者家人,或者自由,或者尊严,甚至只是安全感……

譬如杨佳闯进上海公安局闸北分局杀死六名警察,是因为被剥夺了做男人的尊严。

东北商贩当街夏俊峰刺死两名暴力执法的城管,是因为生存资源被剥夺。

胡文海持枪报复杀死一众相关人等,是因为自己的寻求公正之路被剥夺。

退伍军人张扣扣“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是因为亲人性命和家庭尊严被剥夺。

此类种种,不胜枚举。

在8月5日.河北石家庄发生了这种在监狱里受到狱警残害虐待的服刑人员出狱之后报复狱警的凶杀事件。

每次看到这种遭受国家机器伤害的公民实施报复公职人员的事件,我的心情都非常复杂。

事实上,任何恶性凶杀事件,都是对社会平衡、公众安全的威胁与伤害。让原本应该构筑于法治基础上的人类文明,倒退到丛林法则的蛮荒。

我不会赞美暴行,也不会促进社会因有人赞美暴行而变得无序。

但是,那些身处其中而且承受这被报复风险的公职人员,难道你们就不应该反思和忏悔么?!

中共国的司法体系,早已沦为恃强凌弱的斗兽场。

法律不再是公民保护自己合法权利的武器,而沦为权贵打击陷害异己的凶器。

而来自于很多曾经入狱的当事人的、可信的消息表示,中共国的监狱中,存在着明目张胆的、普遍性的、潜规则化的勒索、霸凌、腐败、虐待、残害事件,主导者和参与者正是代表政府和法律的狱警。

狱警是持牌的执法者,若执法者犯法,则对应的受害者的抗法合法。

统治者坚信“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他们还认为“布衣之怒,亦免冠徒跣,以头抢地耳。”这也是各种独裁者轻视民怨的主要原因—-布衣匹夫,势单力薄,何足畏惧?

然而真正的匹夫布衣之怒,只需要点对点地进行报复,正所谓“若士必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缟素,今日是也。”

杨佳做到了,夏俊峰做到了,在8月5日石家庄的杨某也做到了。

尽管这些“布衣反噬”的事件并没有能够触及到中共统治的根基和核心,然而权利金字塔正是由基层的公职人员构建而成。

如果这种匹夫之怒成为常态爆发,中共基层公职人员必定会惊慌失措、方寸大乱。金字塔的基脚松动了,距离塔身坍塌还会远么?

古人语“多行不义必自毙”,这里除了有一些唯心主义的天谴论,还蕴藏着因果逻辑的必然性。

在中共风雨飘摇内忧外患、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2022年,任何一点星星之火就可以让这个高压锅一般的独裁国家触发燎原之势。

单兵作战的布衣匹夫虽弱小无力,但是滴水汇川的力量会大到摧枯拉朽!君不见历史洪流从来都是由无数的水滴集结而成,最后颠覆了一个又一个的强大帝国。

无论中共政权此时此刻掌控了多少的科技、财富、军队、资源,一旦中国民众被恶政逼迫到走投无路生无可恋的地步,那么中共的坍塌主因就会是这遍地起势的布衣之怒。

葵阳写于2022年美西时间8月6日下午3:30,于美国洛杉矶.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和立场,转载请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