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晓康:鬼猫

0
8

【按:近闻邓朴方本月初,病逝于澳大利亚,生前有句名言:「中国有上万亿资产的不止我们一家,至少有17家,上千亿资产的至少有50家,多数是勤劳致富的,希望大家不要嫉妒,有本事可以自己挣嘛」。真假难辨,特别那财富数字,如何统计得出来?疑惑倒有:他为什么死到澳洲去?中国江山还在共产党手里,他怕什么?又何故要如此为自己洗地?但是,他实话也有,如称发家的不止我们邓家,其实这个共产党才是他们发家的一部大机器,好使唤得很!我在《鬼推磨》中特劈一章文字讲他们的总理就是干这活儿的,我称他「鬼猫」,因为中国的改革,从一开始就被邓的一种「猫论」所规定:「白猫黑猫,逮到老鼠就是好猫」,它怎能不是一场巧取豪夺? 】

邓后这一代“海派”,以江泽民为传人,脱去中共原教旨派的冥顽愚昧,较有工具性,与国际交往能张能弛,而且一口气做了二十五年,让胡锦涛当了十年傀儡。 “六四”大开杀戒,陈云便说“还是我们自己的子弟接班比较放心”,却不料江朱干得太出色,太子党朝他们要回这江山社稷,也非易事,2010年夏纷传北戴河会议,“老同志”宋平代表万里乔石等,怒批江泽民“祸国殃民”。江泽民的逻辑则是,你们野战军开进京师杀人,要我来“挽回合法性”,那是容易的吗?我不要说什么礼义廉耻了,流氓特务黑社会都使上也不管用,所以才重用周永康这种肆无忌惮之徒嘛,但最终还得你们来埋单呀。

九二年“邓南巡”,启动“新洋务”,直接诱因则是“苏东波”共产体制坍塌大潮的威胁。 “李鸿章”是朱镕基,大举引进外资,对内拆除全民福利,两招而已,后者尤为惨烈。两招得以施行的政治保证,是“六四”屠杀的震慑,社会急遽两极化、冲突频仍、稳定代价攀升,政权性格嗜血化。当年为“六四”镇压积极献策的何新,担忧稳定,反撰一文指责朱镕基:“综观某公去任后之国民经济隐忧深重。财政入不敷出(六年赤字累翻五倍)。草民流离失所众多。结队抗议者有之,打家劫舍者有之,自杀爆炸者有之,投环跳河自焚者有之,社会不安之象日显……其诸多政策,利近害远,竭译而渔,遗患将来。”

其历数朱的施政误错九大项:

1、不顾中国自身国情全力推动与国际接轨,以致不惜牺牲一切以求加入WTO,实际是欲以国际规则约束国内体制,借外力以促内变。

2、切断国企金融支援(”停奶断血”),将银行资本转入股市。以此推动国企”转制”即私有化。以为国企问题根源在于所有制及冗员,遂大力推行转制以及大规模失业政策,其名言是“下岗分流,减员增效”。但此举是在事先没有任何社会保障支持的背景上实施,其政策后果即造成流民遍野的大失业局面,酿成严重社会不安定因素。

3、在加入WTO条件上对农业及农产品方面让步甚大,牺牲农民利益甚多。又将地方税负(行政开支来源)的重头放于农民头上,导致农业税负高昂,农民负担增重。大量农民为谋取现金,弃本失业盲目外流,田地荒芜,社会呈现不安定。

4、以股市金融运作作为银行营利手段。银行乃与大庄家联手操作从股市中圈钱。形成具中国特色的金融泡沫经济。而中国的超级金融富豪(“新阶层”)亦一批批从股市圈钱中诞生。

5、当今中国豪富者富可敌国田连阡陌,而贫穷者无立锥之地。而朱犹认为两极分化并不严重。 (2000年3月新闻会)

6、谓改革必有牺牲,要求失业者忍耐、承受之,其左右鼓手甚至公然在媒体鼓吹”不惜牺牲一至二代人”。

7、本欲使金融市场直接与西方并轨,终由于亚洲金融危机及为江李牵制未果。

8、本欲大力引入西方会计、证券、金融机构使之监理甚至主导中国经济管理层。因美国安达信等丑闻频发未果。

9、实施教育产业化、医疗市场化政策,使毛时代遗留之全民免费(低费)普及教育及全民卫生体系完全崩溃。

何新之类的“屠城派”都回避一个更大的要害,即“新洋务”洞开国门,向西方输送利益。满清战败而“割地赔款”,如八国联军攻入北京之后的辛丑条约,中国赔偿四亿五千万两银,但是满清再昏聩,也是打败了才赔款,而今中国总理却是年年到欧美拿大订单、撒银子,“新洋务”十年之间,中国廉价产品使美国消费者节省了六千亿美元,两厢对比,孰者为耻?从晚清赔款走到“世界大工厂”,中国用了一百六十年,西方列强当初卖你鸦片,也是逼你做生意嘛,一百多年的“国耻”中国人算是白受了。

“同治中兴”讲富国强兵,虽有西太后拿海军的银子修了颐和园,但是还落下一支北洋水师。到了朱镕基时代,任凭“圈地”卖地、国企私分,最后落实到外汇储备达658亿(2005年),以及三十万个“千万富豪”,只占总人口的0.023%。利益都到了西方和少数国内权贵那里,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中国老百姓,自然成为“新洋务”的受害者;再搭配“抛弃社会主义”,铸成“新三座大山”——教育、医疗、住房三波“商品化”,将中国人民送回“旧社会”,民间有谚云:“房改是要把你腰包掏空,教改是要把二老逼疯,医改是要提前给你送终!”

朱镕基干的,其实跟“洋务”无关,乃是“家务事”,也是两条:第一,权力寻租,由二百个权贵家族瓜分国有资产,如李鹏家族的电力、江泽民家族的电信、陈云家族的银行、周永康家族的石油等;第二,一九九三年中央与地方分税,瓜分“世界大工厂”的红利,中央拿大头,腐败骤起;地方实行土地财政、强征强拆、城乡溅血,形同“第四次国内战争”。这是“六四”屠杀的逻辑后果,既然邓小平杀了学生娃娃,指定江朱来接班,其使命就是拿这座江山(权力、财富、土地)来贿络全党,放任各级政府权力寻租;这江山横竖要分了,当然是“少东家”们抽头筹、分大额,吃掉国营企业这摇钱树;两届“工程师”政治局常委,不过是打工的,负责向全党分配剩下的土地恒产。邓小平的“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此乃“猫论”精髓,最终需要一个人来执行完成,而且得是个能人,此人可称之为“鬼猫”,他就是朱镕基。朱有句豪言壮语:“准备一百口棺材,一口留给自己”,其实乃空口白牙,他从头到尾都很清楚,最终买单人是邓小平。

1997年2月邓小平去世,到场参加追悼会的人,均在在家属列队里看,到了其幼子邓质方,而他人间蒸发至少两年了,当时中央电视台的转播镜头,也只将邓质方一闪而过,显然事先接到了上层的特别通知,两年里邓质方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所为何来?原来,1995年2月邓小平还在世,江泽民就下令把对外声称是邓小平“义子”、与邓质方“一笔难写两个方”的周北方抓捕,又亲自批示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的“依法判决”。

周北方乃原北京首钢董事长兼党委书记周冠五之子,“京城四少”之一,其在香港买壳上市,公司名为“首长四方”,“首”即首钢、“长”即李嘉诚的旗舰企业“长江实业”,“四方”则是邓质方的房地产企业,香港富豪为了讨好邓小平而纷纷认购,使邓质方赚得盆满钵满,他不仅在上海有庞大的实业,还在北京、天津、广州、深圳、珠海、大连等近十个大中城市大肆贩卖土地使用权,以权敛财,积累了150亿财富……有一次邓质方在澳门葡京赌场过一把瘾,一夜之间输掉一亿九千万人民币,何厚铧知道他可能赖帐,连续宴请三天不放他走,直到周北方动用首钢5000万美金,把钱打入法国,然后转往澳门的户头后,邓质方才得以脱身回到北京。老邓追悼会,是邓质方最后一次露面,据说他定居美国,也已入籍。

—作者脸书

https://web.facebook.com/SETzhengknows/videos/2011691482319572/?extid=CL-UNK-UNK-UNK-AN_GK0T-GK1C-GK2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