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阳 | 新义和团时代:编不下去的胡编

0
一百二十余年前,晚清时分。义和团的横空出世,让大清国朝廷爱恨交织。
爱,因其打着“扶清灭洋”的旗号,而且愚钝鲁莽,可以干一些朝廷想做又需要掩人耳目的脏活。
恨,义和团行事无章法、无底线。胡搅蛮缠、极端血腥、不留余地,尤其是在侵犯洋人方面,留下很多让朝廷捡拾不了的烂摊子。
众所周知,义和团的结局是被清廷全数剿杀,几无活口。它在中国史上留下了短暂而又荒诞可笑的段落,让后世之中国人每每谈及“愚昧、残忍、乌合之众”时,都习惯于用“某某义和团”来形容。
“义和团”已经被消灭一个世纪,然而“义和团精神”是否也已经从中国消失了?
让我们把时间线拉回到公元2022年,关联到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访问台湾事件。
美国政府一贯跟台湾交好,这也是台海局势甚至东亚局势长期保持和平稳定的重要因素。美国官员访台,合情合理,不过这一次事件,给中共和中国人带来的影响,显得异乎寻常。
事情要从胡锡进说起。胡锡进何许人也?中共著名的持牌鹰犬喉舌矣。中共三大顶级官媒之一《环球时报》的前主编。
胡锡进在2021年底卸任《环球时报》负责人职位之前,一直活跃在海内外的新闻和舆论前沿,为中共的对内对外形象提升鼓与呼。
胡锡进利用顶级新闻工作者身份,殚精竭虑火力全开地为中共的名誉贴金,为中共的恶行洗地。凭借“敏锐的政治嗅觉”,总是在关键时刻、关键事件处,恰到好处地抛出谄媚中共,抨击普世价值和攻击对立阵营的犀利言辞。
所以广大中文区域网民赠与胡锡进“胡编”、“胡叼盘”的绰号。形容他胡言乱语,而且像极了中共养的一条机敏灵动、会叼飞盘会讨好主子的宠物狗。
诡异的是,胡锡进在61岁时卸任了顶级官媒的主编工作。当时坊间还有猜测,认为胡的卸任是不是遭遇了来自上级的打压。
然而事情很快便凸显出异象。卸任之后的胡锡进似乎更加活跃了,在公众面前发声的频率和发声的力度甚至超越其在任时。这在中共官僚体系中,是罕见的。
胡编要做什么?退而不休,不在其位却屡主其事。
直到2022年7月,胡锡进发表的惊世骇俗的“佩洛西座机伴飞击落论”,才让胡的新时期新身份得以验证。
原来朝廷去了胡锡进的主编职位,却没让他闲下来。指派他去做了“官派义和团首领”,更加的风光无限了。
胡锡进在佩洛西访台前曾公开表示,如果佩洛西敢来,解放军就应派遣战机伴飞她的座机,如果美国军机护送佩洛西访台,解放军警告驱离,若无效,干脆“击落”;他甚至还说: “让她来吧,走之前做个祷告”
这样的疯狂言辞倘若是从市井之徒嘴里讲出来,恐怕只算是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而此言出自胡锡进,影响就大到失控了。
胡锡进的这一段出格言论,很快在国内掀起了全民的反美、武统台湾的狂潮!
中国人一贯缺乏独立思考能力,盲目从众,极易受到蛊惑与煽动。胡锡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巨大,而他的“伴飞击落论”恰到好处地引爆了中国人在习时代积攒的压抑和戾气,仿佛晚清时期的义和团,排外仇外的情绪一点即燃,迅速蔓延开来。
后来发生的事情大家都见到了。中国人在“扶共灭洋”的鸡血思维刺激之下,把佩洛西访台事件炒得炙手可热。我相信当时中共高层非常满意这样的极端民族主义情绪的燃烧,他们也对胡锡进这位“官派义和团首领”的工作业绩非常满意。
而且中共的一些高层官员和军中将领竟然也以胡锡进的义和团言论为基础,发表了一些针对美国、台湾的过激言论,为这个焦点事件火上浇油。
然而佩洛西和她的团队根本无视这些义和团言论,按照既定规划访问了台湾。潇洒来去,从容自如。而中共高层和解放军将领并不敢轻举妄动,唯有惊慌失措目瞪口呆。中国民众没有看到战狼出击,于是悲愤交加、如丧考妣……
原本佩洛西访台并不是一件能够改天换地的大事件,之前也有美国高级官员访台。正是因为胡编这位新时代的官派义和团首领释放了一个惊雷,才让中共吊起全国人的胃口,然后得到的结局是中共言而无信、自取其辱、贻笑大方。
这,绝对是中共史上一次可以编入史册的重大外交失误。而胡锡进的罪过,可谓责无旁贷。
正如晚清朝廷利用义和团的非官方身份去掩人耳目干脏活,胡锡进在卸任正职以后,也在帮着中南海干脏活。
这活儿真是很脏,因为“伴飞击沉论”已经触碰到美国上上下下的共同禁忌—-国际恐怖主义。
中共在这次自作聪明的歪门邪道上,已经招致了可见的恶果。美国和他的盟友们在看清中共的流氓恐怖分子本色之后,也顺道了解清楚了中共色厉内荏、外强中干的纸老虎真相。
接下来来自民主世界对中共独裁政权的全面围剿,已经无可避免。是不是像极了百年前的八国联军围殴满清朝廷?
至于胡锡进这位“官派义和团首领”之结局,我们就不用费劲去揣测了。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叼盘狗的结局不会太好。跟百年前一样,新义和团首领很可能被朝廷枭首示众,以平复民众和洋大人的怒火。
胡编再也胡编不下去了,替朝廷干了那么多脏活,最后也只能是帮朝廷背了这口大黑锅。
仔细想想,那些此刻还在为中共卖命作恶的中共官员们,他们的终极命运何尝不是如此凄绝悲凉?天道轮回,报应不爽,该!
(葵阳写于2022年8月7日,美西时间下午5:00,于美国洛杉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