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匿名网友:从小事做起—关于中国未来政治转型的一些思考

0
图片-5月16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站岗的武警。 KIM KYUNG-HOON/REUTERS-纽约时报中文网

图片-5月16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站岗的武警。 KIM KYUNG-HOON/REUTERS-纽约时报中文网

中国再次面临重大历史关头,约束统治者的权力、建立民主制度是避免中国堕入深渊的唯一出路,有志于此的海内外朋友们要多想具体的办法,创造出有可操作性的办法,要充分利用现有技术和资源;要有创新精神,不限于欧美民主机制。这些机制形成于几百年前,受到当时的经济技术条件的限制。

例如:可以利用互联网,建立所有官员的公开数据库,记录其在自己辖区建立的功绩或留下的劣迹,让民众打分,供执政党和民众在提拔或选择官员时参考,也能方便国际社会制裁劣迹斑斑的官员,至少不向他们及其家人提供旅行、投资、留学和定居等方面的便利。这种方法可以持久地、方便地制约官员,但是不依赖政治制度,对于没有民主制度或民主制度形同虚设的国家,是很适用的。

可以利用互联网和手机,建立民众直接投票机制。欧美国家建立代议制是因为几百年前直接民主的运行成本太高了。但是现在移动互联网高度发达,在中国几乎人手一机(手机,互联网终端设备),在技术上已经完全可以实现直接民主,例如民众可以在手机上对政府的动态清零政策进行直接投票,不投票者按照弃权计算。如果总投票人数达到几十万、几百万,甚至更多的时候,产生的影响力和压力会远远大于几十个人、几百个人上街游行示威。大规模的网上投票相当于公投,但是技术难度远远低于组织和实施公投或上街游行,可以频繁举行。投票者中的赞同和反对比例数,即使只代表部分民意,也能对政府形成巨大的影响,在执政集团内部进行博弈时,这些投票结果可以加强观点符合民意的那些官员的力量。现在的技术也足以保证网上投票活动的组织者和投票者处于隐秘状态,可以避开政府的打击。

设计中国未来的政治制度时不能只考虑构建民主决策机制,也要考虑预防民粹的机制,例如双议院相互制约机制。下议院议员民选产生,上议院议员由当地纳税最大户担任。前者体现民意,后者制约民粹。纳税大户做议员和富人做议员有本质区别。富人的财富属于自己,而纳税大户缴纳的税款属于国家,属于民众。纳税大户组成上议院,有助于阻止政府乱花钱,可以避免过度福利,导致国家寅吃卯粮,债台高筑。纳税大户不限于自然人,组织机构也可以,如果某工会全体成员的纳税总额很大,它可以派一个代表来担任上议院议员,在上议院拥有一份投票权。

所有政党,不论是百年老党还是昨天刚成立的民主新政党,不论是执政党,还是没有掌握政权的在野党,都应该在内部建立自我约束、自我净化机制,各地各级各支部内部的成员必须相互监督,一个人滥用权力,错误决策,贪污腐败,其他人即使没有参与犯错犯罪,也要受到党内纪律的惩罚,例如记过,警告,降职,开除出党等,视情节轻重决定。以此迫使政党成员贴身监督自己的同志,和错误行为进行斗争,并及时向上级汇报,或者向全党或全社会公开。

政党可以规定:第一个举报阴谋者有功。这可以使任何阴谋团伙极不稳定。政党内部监督和制约的效率要远远高于民众从外部进行监督和制约,而且可以在坏事情发生之前,或者造成巨大损失和灾难之前就加以阻止。政党的自我净化机制可以大大降低政党堕落的可能性,可以大大减少社会外部监督的成本,减少民主制度运行的成本。任何政党都应该建立弹劾机制,避免党的领导人坚持错误决策损害政党和人民的利益。

中国不仅应该建立民主制度,在具体的转型过程中也应该力争平稳过渡,避免人民生命财产的巨大损失和生活水平的急剧下降,避免国家动荡和分裂。历史也已经证明,通过暴力革命建立的新政权,往往会重蹈前朝的独裁覆辙,革命运动的领导者往往会成为新的独裁者。所以,不宜将暴力革命作为最优选项。

一些实际工作眼下就可以开始进行,例如建立官员功过数据库,建立民众直接投票体系。这些东西在技术上早已成熟,也有大量实际应用,建设和运行成本也不高。这两件事情不必一步到位,可以从局部地区和少量人群着手,逐步扩大应用范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最后覆盖全国。有志于推动中国进步的人士和组织可以从这些小事情开始着手,有力出力,有钱出钱,有技术出技术,有资源出资源。有领导能力的朋友可以挺身而出,发起行动,组织落实。这两件事情本身就能推动现有政府的转变和进步。天降大任,时势造英雄,此乃百年难遇的机会。

上述思考和建议是抛砖引玉,欢迎大家转发,欢迎嘲讽、批评、批判,更希望能够激发大家的灵感,探索出适合中国情况、充分利用现有技术的民主制度和转型路径。

大陆匿名网友2022-8-6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和立场,转载请标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