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恋运动是犹太人策动推广的,不为平权而为特权与专权

0
v2 e2ca4cc4984022cede049481d225433c 1440w
v2 e2ca4cc4984022cede049481d225433c 1440w
赫希菲尔德的情人竟然是清末重臣李鸿章的孙子Li Shiu-tong,据《南华早报》报道,Li Shiu-tong曾在柏林学习席卷西方的“性学革命”,马格努斯过世后,Li Shiu-tong移居香港。

发明“恐同”这个词的犹太人,目标是将所有不支持同性恋的人都归为精神病,这听起来够包容吗?

​​声明:我们对犹太群体没有任何仇恨和歧视。他们和世界所有其他的民族一样,拥有不可剥夺的生存权和发展权利。大部分犹太民众也和我们一样,向往平静安详的生活,并不是经济、文化乃至政治渗控的直接帮凶。

但是有压倒性证据表明,犹太群体长期趋向损害他们寄居的主体民族国家利益,因此我们必须实事求是、开诚布公的探讨此问题,才能避免积怨和矛盾升级,找到适合双方的和平解决方案。

彩虹运动异军突起,“平权、不再恐同”等口号不绝于耳,但是发明“恐同”一词的犹太人,目标却是将所有不支持同性恋的人都归为精神病。

前言:

每年的5月17日和6月份都能看到同性恋LGBT彩虹运动铺天盖地的宣传造势。因为前者被定为了“不再恐同日”,后者被定为了lgbt骄傲月(6月),常会伴随游行。

世界各地的LGBT彩虹运动以“包容、多元、真爱”为旗号,将同性关系主流化、公开化、美化,并不断施压要求通过同性婚姻。不但如此,任何反对同性恋群体的作为的人,都常常会被扣上“恐同”的帽子,被认为对同性恋有一种狭隘、非理性的恐惧和仇恨,被认定是一种注定要被历史淘汰的落后观点。

可是,我们真的了解“恐同”这一词汇的来历以及在背后推动同性恋LGBT彩虹运动的势力吗?

对历史和这方面的思想史一无所知的中国人,恐怕正在落入一个巨大的陷阱!尤其是被大众媒体日夜轰炸的年轻人。因此我们来为大家详细的探索这背后不为人知的真相,揭开彩虹运动背后势力的神秘面纱!

我们的内容都经过详细考证,许多地方都注明了出处,但由于篇幅原因,更全面的参考链接放在了微博 “饱乐促和谐反极端 ”的评论区,欢迎大家翻阅!

正文:

“恐同”(homophobia)一词是犹太心理学家乔治·温伯格 George Weinberg发明的。

此词最早于1965年出现在重口色情刊物《斯格辱》(Screw)的专栏中。该色情刊物的创办人艾尔·戈德斯坦也为犹太人。戈德斯坦让重口味色情在美国“正常化”而被许多西方人被熟知。

依据链接:jewishcontributions.com

提出“恐同”一词的乔治·温伯格公开参与同性恋运动,并异常活跃。当时,精神病学界普遍将同性恋识别为精神异常。温伯格的著作《社会与健康的同性恋》Society and the Healthy Homosexual是最早反对将同性恋识别为精神异常的书籍之一。

在温伯格等人的不断推动下,美国精神病学协会于1973年,从诊断心理异常的手册中删除了同性恋。这对日后同性恋走向主流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纽约时报》称:“温伯格对改变公众对同性恋的看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依据链接:
nytimes.com/2017/03/22/

但温伯格并不满足于此,2016年他在《赫芬顿邮报》撰文表示:“下一步应该正式把’恐同’添加到精神异常的医学清单中。”

依据链接:huffpost.com/entry/homo

请问这听起来像是一个包容的理念吗?若将任何反对同性恋行为的人士都归类为“精神异常”,那么他们的声音将不被社会认真对待,他们的个人权利将不被保护。对“精神异常”人士实施监禁、强制教育和改造更是司空见惯的。

可见,这不是平权的理念,而是特权与集权的理念,只要看已经通过了同性恋婚姻的国家,该运动都会愈演愈烈,同性恋群体成为特权阶层,对其批评不得,不然很快就会被扣上“偏见、歧视”的大帽。面临社会压力、被边缘化、失去工作甚至入狱(我们在下文中会举出更多具体事例)。

而这样具有极端主义倾向的意识形态已经渗透到了我国。

同性恋行为不仅在年轻一代中被广泛认可并成为时尚流行,甚至在2019年底的全国人大法制工作委员会的记者会上登上了台面,当时法工委发言人表示:“有意见建议同性婚姻合法化写入民法典。”

在这样级别的公开场合能被“提名”,说明同性恋运动在获得法律地位乃至主流认可的努力中,已经上了一个台阶,可能获得了部分高阶人士的同情。

论及同性恋问题乃至同性恋婚姻合法化问题,国内的讨论往往陷入了西方媒体和主流文化的思维和话语体系中。诸如“平权”,“平等”,“恋爱自由”,“包容”等进口词汇屡见不鲜,甚至我国许多知识分子与意见领袖将其视为不可阻挡的人类进步潮流和“普世价值”。

如今,已经有28个国家与地区支持同性恋婚姻,其中多数为西方发达国家,再加上联合国也公开支持该运动,因此看似是大势所趋。

如上图,全球支持同性恋婚姻的国家为深蓝色,灰色为无明确法律规定的“未决国”,橘色为反对同性恋的国家。

还有许多国人因为反对极端中东宗教暴恐,所以认为极端伊斯兰反对的我们就当然应该自动支持,故推导出只有支持同性恋运动才说明我们是“进步的”,“反恐的”这样的结论。

可是,无论是无脑追随西方时髦,还是无脑对中东极端主义反弹,都是非常错误和肤浅的反应。想对席卷全球的同性恋LGBT运动有独立的立场和正确的反应,我们需要了解这个近代运动的渊源发展以及该运动服务于什么群体的利益。

奥巴马执政期间,美国白宫首次点亮了LGBT彩虹灯

本文的论点是:同性恋LGBT运动绝非单纯的法律问题或者公共政策治理问题,而是事关重大的国家安全问题和可持续发展的问题。该运动也绝非所宣传的那样是“自发的,普世价值的和普度众生的”,而是在服务于西方少数特定群体的利益。

美国现任总统拜登是同性恋婚姻的公开支持者。据《华盛顿邮报》报道,拜登在2013年就曾表示:“美国公众转变态度支持同性恋,85%的功劳都应该归给在好莱坞和社交媒体上的犹太人领袖,他们的影响力是巨大的……”

与2013年相比,随着同性恋运动的愈演愈烈,如今拜登等美国左派主流政客也把彩虹旗举得越来越高。

拜登认为,同性恋婚姻的通过,犹太人的贡献达85%,作为白左政客的拜登想必认识许多这样的犹太精英,是汇总了大量信息和人脉做出的估计,他的本意自然是将其作为一种成就去宣扬。但是,仔细想想让人不禁感到吃惊,要知道,犹太人口在美国仅占2%,但是他们对推动同性恋婚姻的贡献不是2%,不是20%,不是58%,而是85%。

请问:这正常吗?

可见,犹太人温伯格发明“恐同”一词,并将同性恋“去病化”绝非个别现象。犹太人在同性恋运动中主导和推动作用异常突出,与其人口比例极其不成比例。

拜登进一步指出:热播美剧《威尔与格蕾丝》Will and Grace 在改变美国人对同性恋的态度上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该剧对美国公众态度的转变起到的作用也是主流媒体一致认可的。《赫芬顿邮报》就表示:“威尔与格蕾丝是改变了美国的一部电视剧,它逆转了美国人对同性恋和同性婚姻的看法。”

而该剧的两个制片人David Kohan, Max Mutchnick以及导演James Burrows均为犹太人。

拜登还指出,犹太人在移民政策改革与女权主义方面也有突出“贡献”。

而在2021年,拜登任命的总统内阁成员中史上第一次包括了一名变性人!参议院确认了变性人雷切尔·莱文(Rachel Levine)为助理卫生部长。莱文原为一名犹太男性,本名为理查德·莱文,进行变性手术后改名。

变性后,莱文曾任宾夕法尼亚州卫生部长,以及宾州州立大学医学院儿科和精神病学教授。

莱文表示:“我为我们宾州卫生部取得的成就感到骄傲,我也为我本人为LGBTQ平权所做的呼吁感到骄傲。”

一位自己性别错乱的人竟能够成为儿科和精神病学教授、宾州卫生部长!而现竟染指处理国家健康和卫生事务的助理卫生部长的高位,不禁令人唏嘘不已!

莱文的专业选择也都非常有战略意义,担任儿科教授是为了更方便向孩子下一代传播他的癖好。

担任精神病学教授是为了合理化变性人不是精神病,并且以后所有反对变性人的群体,他都可以认定为“歧视“或”“精神病”。这与”恐同“一词的鼻祖乔治·温伯格是类似的策略。

依据链接:washingtonpost.com/heal

而仔细看白宫的历史就会发现,美国白宫历史上第一名跨性别工作人员,也是一名犹太人。

拉菲·弗里德曼·歌斯潘1987年出生在洪都拉斯,原为当地土著人,被犹太家庭收养,在美国马塞诸塞州长大,作为同性恋、变性人、跨性别者维权人士,于2016年担任白宫资深LGBT联络员。

歌斯潘的父母属于自由派犹太人,曾担任社工活跃在女权和同性恋权益领域。歌斯潘表示,自己投身LGBT、跨性别人士维权的事业,很大程度上受自己的教育和犹太身份认同影响。无论在家里还是在犹太会堂中,歌斯潘都深刻认同多元主义。

歌斯潘属于渗透进入白宫内部的活跃“维权”人士,而在社会上有许多其他的“维权”人士与他里应外合,共同推动彩虹运动登上权力的宝座。

犹太社会活动网站梯坤Tikkun指出,是犹太NGO、社会活动人士和拉比们通过“超前的战略,结合本地和区域性的组织运作”把美国带到了同性婚姻的临界点。

对临界点彻底突破发生在2015年6月26日的Obergefell v. Hodges案中,美国最高法院以5票赞成、4票反对,裁定同性伴侣有权在全美同性婚姻合法化。当时,最高法院有3名犹太人大法官(史蒂芬·布雷耶,艾蕾娜·卡根和魯思·金斯伯格),他们无一例外全部投了赞成票

非犹太人大法官索托马约尔,与犹太团体有深厚关系,她也投了赞成票。

我们看到,美国引以为傲的“三权分立”,行政、司法、立法中的前两个都被犹太人渗透,并用来推行彩虹运动了(当然这不是他们唯一推行的,只是其中之一,其他的包括女权主义、“政治正确”、移民开放等)。

那么是不是立法机构就是最后一片净土呢?非也。

除了掌控总统内阁与最高法院,犹太人也掌握了美国议会。纽约州参议员查克·舒默 Chuck Schumer 在2021年初,成为了参议院历史上第一个犹太人多数党领袖。舒默浸淫政坛近50年。热心推动移民改革,加大接受外来移民力度。

舒默也是LGBT运动的热情支持者,2009年,舒默在纽约州大力游说政坛同僚通过同性恋婚姻。

依据链接:
en.m.wikipedia.org/wiki

作为民主党重要领袖,舒默自然是前总统特朗普最大的批评者和反对者之一。但是,2018年,舒默对特朗普把驻以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到耶路撒冷表示支持,称“我早在20年前就发起过这样的法案,我对特朗普总统此举表示赞赏。”

深入追溯历史,我们发现犹太人在同性恋运动中的骨干作用远不局限在上世纪中下旬。早在100年前,德国犹太人马格努斯·赫希菲尔德 Magnus Hirschfeld 率先开启了近现代同性恋权利运动( 《以色列时报》文章),他是该运动的鼻祖,影响力巨大的赫希菲尔德被称为“性爱因斯坦”。

赫希菲尔德致力于将同性恋去罪化和去病化,同时他还是一个变装癖者(男人着女子服装),他在德国变装表演届外号为“通肠剂阿姨 Tante Magnesia”( 右下方戴眼镜者)。

赫希菲尔德与众多变装癖男子的合影(右二)

赫希菲尔德活跃于1920年代的德国柏林,当时的德国首都被称为是“世界同性恋之都”。据美国《大西洋》杂志 The Atlantic 报道,柏林当时仅女同性恋就达85,000人,拥有100多个同性恋酒吧和众多的同性恋媒体和文艺青年。其中最有名的一家同性恋夜总会是犹太人经营的“黄金国” Eldorado,其中的赤裸淫秽表演者往往还在吸毒后跳舞。

来源:

theatlantic.com/interna

赫希菲尔德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日以继夜的推动同性恋和变性人的运动。

不但如此,他的思想竟然在1930年代被中国知识界热捧,据《浮现中的女同性恋》一书108页记载,1930年代,赫希菲尔德曾在中国主要城市院校做过35次演讲,受到当时知识分子的热烈追捧。

更加令人惊讶的是,赫希菲尔德的情人竟然是清末重臣李鸿章的孙子Li Shiu-tong,据《南华早报》报道,Li Shiu-tong曾在柏林学习席卷西方的“性学革命”,马格努斯过世后,Li Shiu-tong移居香港。

论到上世纪同性恋的推广,另一个不能不提的人物是被誉为“同性恋骄傲游行之母”的布伦达·霍华德 Brenda Howard。

这位来自纽约犹太家庭的美国LGBT维权人士,于1970年组织了第一个LGBT游行。布伦达是性自由女权主义者,多边恋(多重性伴侣关系)支持者。

布伦达曾说道:“下次有人问为何要举行LGBT骄傲游行,或者问为何同性恋骄傲月在六月,告诉他们:因为一位名叫布伦达·霍华德的双性恋女人觉得应该这样。”

来源链接:rowanmed.libguides.com/

在LGBT运动中,布伦达尤其关注双性恋和多边恋人士,因为这两类人士在LGBTQ运动中常被忽略。

每年6月风靡全球各地的彩虹骄傲游行,就与布伦达·霍华德发起的运动密不可分。

有同性恋倾向的人虽自古就存在,但要求被认定与异性恋同等,进行大规模的示威游行,甚至欲图获得法定婚姻地位(下一步就是通过收养孩子获得儿童接触权 ),被美化乃至成为主流和时髦,这些都是近代来自西方的首创。而在这个异军突起的运动中,犹太精英的影响贯穿整个起源、策划和推广的进程。

回到今天,身价600亿美元的犹太大亨,去年还在竞选总统的布隆伯格 Michael Bloomberg也以支持同性恋著称,曾亲自参加同性恋游行,并高举彩虹旗(图 3)。

美国著名的犹太人周刊《犹太日志》Jewish Journal 2020年二月的封面将另一名犹太政客桑德斯和布隆伯格放在了对立面,标题为“犹太人对犹太人”。并称角逐总统宝座的两人是“犹太传统的两面”。

而大量盘踞在硅谷的犹太科技精英也是同性恋运动的大力支持者,其中就包括Facebook CEO犹太人扎克伯格。

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 (Sergey Brin)皆为犹太人。据福布斯权威报道,这二位硅谷巨富也是同性恋彩虹LGBT运动的支持者。

电子支付巨擎贝宝 Paypal的联合创始人,犹太人麦克斯·拉夫琴 Max Levchin也是彩虹运动的拥趸,曾代表科技精英领先反对限制同性恋运动的法案。

另外,全球最大的同性恋约会(约炮)APP,Grindr的创始人乔艾尔·欣凯也是犹太人。他是美籍以色列企业家。欣凯出生于特拉维夫,3岁时全家移居纽约。

他创立的Grindr在190多个国家拥有超过2700万的注册用户,总部位于美国洛杉矶。

因为存有许多客户的私人信息,包括是否患有艾滋病。Grindr在信息安全方面一度遭到公众质疑,公司发表了严正声明,称从未泄露用户信息。

对于同性恋的支持也不只局限在犹太精英,与通常的保守形象相反,犹太大众总体上对同性恋LGBT运动的支持度奇高,明显远超其他群体,美国的犹太人和以色列的犹太人皆是如此。

据权威机构皮尤Pew Research统计,美国犹太人对同性恋的支持率高达81%,反对的仅为16%。而支持同性恋婚姻的犹太人的高达77%,反对仅为18% 。

美国大众对同性婚姻的平均支持率为61%,反对为31%(图 2)。

相比之下,最反对同性恋的是美国福音派基督徒群体(主体民族白人居多),支持同性恋的仅为28%,反对的则高达64%。关于同性婚姻的数据也是类似。

在以色列,2017年的调查显示:79%的以色列人支持同性恋婚姻。在2019年,以色列任命了同性恋阿米尔·欧阿拿 Amir Ohana为司法部部长,他自然也是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支持者 。

以色列的特拉维夫市被称为“世界对同性恋最友好的城市”,更是无容置疑的亚洲同性恋之都,同性恋游行时参与人数高达25万人次,亚洲第二同性恋据点为台湾地区。

改革派犹太教 Reformed Judaism 是美国规模最大的犹太教派,35%的犹太人自称是改革派犹太教,该教派拒绝圣经中的律法,支持同性恋、双性恋成为拉比。该教派还大力支持西方的白左政治运动,成员也积极参与。许多西方白左其实是改革派犹太人。改革派犹太教现在也欢迎变性人。

另外,就算是更保守的正统派犹太教 Orthodox Judaism 也在同性恋化,拉比Daniel Landes在2019年成为该教派第一个同性恋拉比,他撰文呼吁需要更多的同性恋拉比。可见,许多犹太教派都在重新解读犹太圣经来适应自己的需要,因为圣经一直是严格禁止同性恋行为的。

只有超级保守派Ultra-Orthodox犹太人完全坚持传统婚姻,他们人数较少,但是却是生育率最高的群体。英国的超级保守派犹太人,一个母亲平均生7个孩子,凭一己之力逆转了犹太人总人口在英国的下降趋势。

我们之前谈到,2015年美国最高法院对同性恋婚姻的支持判决是一个分水岭,犹太精英通过转化美国,利用其巨大文化与经济影响力,引发全球效仿。

2021年4月,拜登任命的犹太人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授权美国在世界各地的大使馆和领事馆,悬挂LGBT虹旗。我们将会更多看到彩虹旗与美国国旗一起在世界各地飘扬。

依据链接:foreignpolicy.com/2021/

布林肯还曾表示,白宫将任命一名LGBTI权利特使,他称这件事情“确实比较紧急”。

可见,犹太人操纵美国进行的LGBT全球文化战争正进行得如火如荼。可以预计,在我国的美国大使馆和外交机构将会更加卖力的推广同性恋彩虹运动。

而许多犹太大众也对其喜闻乐见。而通过同性恋的西方国家,无一例外全部进一步滑向更加极端的腐化文化(变性人,儿童变装癖等等),因为在该运动起源时,从发起者赫希菲尔德身上我们就看到,同性恋和异装癖,变性人就是紧密相连的,同性恋婚姻的通过只是一个开始。

据英国《卫报》报道,早在1920年代,赫希菲尔德就曾担任多个变性手术的顾问,其中包括睾丸摘除和卵巢植入手术。

来源:

theguardian.com/science

而到如今,纵观各国的同性恋LGBT运动,愈发明显的趋势是:逐步走向更严重猎奇的放纵方式,要求社会更多的让步和认同,与西方境外资本和跨国公司勾结不断做大做强。

上图:许多西方跨国公司都公开推行并资助全球彩虹运动,其中包括谷歌。

LGBT中最新加上去的 “T” 就是代表变性人的 Transgender。2019年1月,英国第一对变性人夫妇宣布,他们五岁男孩将接受变性手术成为女孩。

来源:

heart.co.uk/lifestyle/b

值得指出的是,相比犹太左翼和白左,信教的犹太右翼确实推崇传统家庭,他们反对同性恋婚姻。但是总体来讲,犹太群体对同性恋的反对和反恐一样,是非常投机的,不然很难解释为何,人们通常印象比较保守的以色列,其特拉维夫市竟然被誉为“世界对同性恋最友好的城市”和“”亚洲同性恋之都。

关于彩虹运动有三点特别值得注意:

一,其看似是关于“平等和博爱”的,但其实的目的是为了重新定义婚姻,进而解构摧毁传统婚姻,而打着“平等”的旗号,就让人很难反对,提出异议的人会被指控为偏见歧视者。
重新定义了婚姻,就必然意味着重新定义什么是父亲,什么是母亲,因此也就间接重新定义了男性和女性,这就是为什么“变性人权利运动”往往紧跟着着同性恋运动粉墨登场。
同时,拥有了同性恋婚姻法律地位的家庭必将取得领养孩子的权利,获得对儿童的监护权,掌握了孩子就掌握了未来,会使该运动不断塑造孵化出一代又一代在性观念和性别身份上混乱的年轻人。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同性恋家庭对孩子的不良影响。社会学教授保罗·苏林斯 Paul Sullins 的研究显示,美国同性恋父母带大的孩子患抑郁症的概率是正常家庭的两倍以上。

来源:
hindawi.com/journals/dr

可见,同性恋运动对未成年人权益构成巨大威胁。成年人想开展同性行为可自己私下进行,为何总想通过同性恋婚姻?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自然是为了影响和控制孩子,承认同婚是取得孩子监护权的跳板。还是那句话:掌握了孩子就掌握了未来。而各种试管婴儿、代孕、定制婴儿的庞大资本产业链早已在背后蓄势待发。孩子将沦为定制商品。

就在2020年4月,已经曝出了国内首例同性恋进行胚胎移植手术怀孕然后争夺抚养权的现象,如果彩虹运动愈演愈烈,以后此类乱象只会加增,而受伤害最大的永远是孩子。

二、彩虹运动开始都称只是希望被边缘化的少数被理解,从羞耻藏匿走向坦然曝光,但是最终都会变成一种彩虹文化专制。同性恋运动在美国也是从取得公众理解开始的,然后走向时髦美化,之后走向了婚姻的法律地位,在之后开始以“反歧视,反仇恨”的名义打击一切反对同性恋婚姻和同性恋宣传的声音。

比如,2014年,火狐浏览器的CEO以及Java编程语言的发明者布兰登·艾克 Brendan Eich,仅因为被媒体曝出给反对同性恋婚姻的加州法律提案捐赠了1000美元,而遭到媒体和科技界口诛笔伐,被迫从自己联合创立的火狐公司辞职。

这只是冰山一角,类似事件层出不穷。一向以个人自由为傲的美国,即便之前存在言论自由,但是在彩虹运动的渐进专制下已经荡然无存。在如今的西方,反对同性恋运动的人将面临被人肉曝光,受威胁、被边缘化、被施压导致丢掉工作等迫害,使得人人自危,万马齐喑。

2019年,美国爱荷华州的一男子因为焚烧了LGBT彩虹旗,竟然被判处了15年监禁。我们当然坚决反对盗窃他人财产并进行焚烧的行为,但是被判处15年显然是量刑过重。相比之下,我国《刑法》规定侮辱国旗的判决3年以下有期徒刑,我们也赞同捍卫国旗尊严的法律。不过,相比之下,在美国这个因为尊崇言论自由而烧国旗都不违法的国家,焚烧一个象征同性恋运动的旗子竟然被判如此重刑,彩虹运动对西方的文化专制可见一斑。

来源:

bbc.co.uk/news/world-us

第三点就是我们之前谈到的,同性恋运动永远不会止于同性恋婚姻被承认,而是不断的以“宽容,平等,反歧视”的名义向更加猎奇和令人发指的行为迈进,比如异装癖、变性人甚至恋童癖。这并非所有参与彩虹运动的人的本意,但确实为几乎所有沦陷于彩虹运动的国家的走势,而受影响最大的往往是孩子稚嫩的心灵。

因此,种种迹象表明:同性恋LGBT权利运动不只是一个中立的国家公共政策治理取舍问题,也不是一个保护少数群体权利的问题,而是属于国家安全与民族可持续发展问题。

如今该运动已经在台湾地区,韩国站稳了脚跟,现跃跃欲试的剑指香港乃至大陆,广大同胞们必须全面戒备。

这个舶来品意识形态的内在逻辑也不能自洽,有许多自相矛盾的双标之处。
我们总结了同性恋LGBT人士5大自相矛盾的双标思维:

1. 高喊“包容、多元的口号”,但对同性恋行为有反对意见的人却有极大敌意,拒绝包容与自己不同的思想,很少愿意理性对话。因此,同性恋群体常是最不包容和狭隘的群体之一。也就是“你必须包容我,但是我绝对不包容你。”

2. 一方面说同性恋是天生的,在人口中比例是固定的,说同性恋不能被矫正,直男也没法转同。另一方面却常为直男被“掰弯”成同性恋沾沾自喜,面对成功被矫正的同性恋案例却视而不见。

3. 同性恋人士常要求社会必须保护他们作为“性少数的权益”,却很少谈自己的义务。比如艾滋病感染率高出异性恋几十倍等,是否应该谈一谈自己在这方面的防治义务?

另外我们的文章已充分证明,同性恋LGBT运动是犹太精英和白左策动的全球文化战争,因此,绝非简单的个人权益和社会问题,而是国家安全问题。

同性恋人士可否也谈一谈自己在维护国家安全方面需尽的义务?

4. 同性恋人士常贬低异性恋的正常婚姻、轻视繁育后代,甚至称其为“繁殖癌”。殊不知所有同性恋人士都是异性恋结合的结果。没有异性恋的结合与哺育,他们也不会有机会出生、长大并去进行同性恋。

注重后代的繁衍和传统家庭的人,会被同性恋嘲讽“那你回到动物界吧,繁殖癌”。但同性恋也称:“同性恋行为合理,因为动物界普遍存在。” 这是自相矛盾的逻辑,究竟应不应该回到动物界,请拿定主意,不然逻辑错乱,怎么说都自己有理。

5. 一方面称“存在即合理”,称动物同性的行为证实自己的行为合理。但当他人对同性恋存在反对和厌恶情绪时却口诛笔伐,称其的存在不合理,甚至欲灭之而后快。

但从进化论角度,对同性行为存在厌恶的个体更有利于其繁殖和基因被传递。因此,见到同性等扭曲行为被大肆宣扬,感到下意识的反感恶心,不代表狭隘、仇恨和未开化。而是一种天然进化生存反应,更加符合“存在即合理”的原则。

不过需要明确的是,我们的对手不是有同性恋倾向的中国同胞,他们许多也是被利用和误导的群众(误以为自己在为崇高的自由事业呐喊,但其实沦为了西方少数利益集团的棋子),其中许多人误入歧途也是因原生家庭破碎和在正常的异性恋爱中受挫,所以才转向了同性恋行为。

而我们的对手是掌握跨国资本以及境外媒体来推动这些的犹太精英和白左文化、经济、政治势力。

对于同性恋个体,我们应该给予引导和关爱。其中,被迷惑的中国年轻人应是我们重点爱护和挽回的对象,需要引导他们走出西方的话语体系和思维模式,保护传统婚姻,关键词不是含义已经被扭曲的“平等,博爱,进步,反歧视”,而是“国家安全,保护婚姻,保护孩子,可持续发展”。

2017年加州长滩某公共图书馆邀请了异装癖人士为孩子们读故事书,书名为:《与众不同是可以的》It’s okay to be different

彩虹运动的结果是瓦解了西方社会的传统婚姻、生育率、男性气概、道德观和民族凝聚力,并且培植纵欲享乐文化,导致社会原子化,共识成本大增,使西方传统白人基督徒社会一盘散沙,趋向瓦解。

与此同时,保持了强大的凝聚力、传统家庭、生育率和道德观的犹太群体(特别是信教右翼)与白人形成强烈反差,他们将会继续巩固自己的实力和全球竞争优势。因此,近现代同性恋彩虹运动,可以说是犹太精英以“平等,包容”为名义发动的文化战争,对非犹太民族效果如同慢性毒药。

同性恋彩虹LGBT运动从本质上来讲,是犹太人推行的又一个乌托邦运动,让世界陷入一个美梦:只要无原则的宽容,不顾后果的美化所有人的性欲望,就会迎来大同世界。

推动这些的人,一部分是真心相信,另一部分自己也不相信,而是在进行狡诈的投机,因为符合自己群体的利益。

通过物质主义、性解放、女权主义、“政治正确”把其他民族从他们的传统的信仰、民族凝聚力和传统家族共同体中抽离,变成一个个孤立的、失去身份认同、被自己欲望驱动的经济单位。

这样的人,是他们建立新世界秩序的合格奴才。
这样的人,更便于被掌握跨国资本和文化宣传的犹太精英控制和收割。
这样的人,没有承担责任,繁衍后代的愿望,很容易被大规模移民人口替换。

而同性恋彩虹运动是他们这盘大棋中不可或缺的一个环节。

我们犹太群体没有任何仇恨。他们和世界所有其他的民族一样,拥有不可剥夺的生存权和发展权利。大部分犹太民众也和我们一样,向往平静安详的生活。

但我们必须正视事实,理性探讨真相也符合犹太群众的长远利益,因为能够化解被积压的族群张力,促进族群之间的和睦相处。长期压制真相只会导致更加极端的反弹,给所有人带来灾难。

综上,我们要揭开迷雾看本质,坚持捍卫传统婚姻与家庭、鼓励生育、遏制这种意识形态在我国,尤其年轻一代中病毒般的扩散,并让更多的人们从迷梦中猛醒,这样才能够真正保障国家和民族的可持续发展,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保驾护航!

编辑于 2021-09-04 2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