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成:谁将最终主宰世界?民主抑或专制暴君?

0
谁将主宰世界? 谁将最终主宰世界? 世界由那么多国家组成,有的很民主,有的很专制,有的较小,有的很大。现在是动态,将来可能会出现常态。
民主国家可以说是人民主宰其国家,较好。可是从世界范围看,从长远看,就令人担忧。民主国家,一是往往较小。二是其国内各民族往往有离心倾向,闹独立,从而使民主国化作更小。三是民选的领袖固然不会很坏,但往往不太英明。四是即使选出个英明领袖也往往四年五年,或八年十年就得下台。五是即使英明领袖也总是被许多法律,许多程序,许多反对派,束缚着手脚,而很难施展其雄心壮志。六是那么多民主国中间总是充满矛盾和冲突,总是争论不休,而很难团结得坚如磐石。综合上述各因素,信知 that 民主国家的意志通常很难集中,很难稳定,很难厉害起来,很难主宰邻国。从而令人忧虑 that 民主国家难主宰全世界。
与此相反,专制国家则有称霸世界的某种机会。一是,专制国家往往已然是大国,地区大国或全球大国。二是它往往能有效地压制内部的分离力量。三是它倾向于威胁邻国小国,而扩展更扩展,大国而更大。四是一旦强人得势便很容易成为独裁者,进而倾向于终身制,实现终身独裁。五是既然是独裁者,他便容易克服掉种种束缚,不管是成文的束缚,还是惯例的束缚,从而其雄心抱负,其偏执狂妄,便一意孤行,啊厉害了我一尊,啊厉害了我的国,啊厉害我的模式,挥舞大拳头,教训教训别国,解放邻国小国,解放全世界,改造全人类。综合上述各因素,专制小国倾向于被吞并于专制大国,而专制大国的意志往往很集中,很稳定,很能够积累,他很敢看准了机会而冒大风险,成者霸主,而主宰全世界。
胡平在论中共六四屠杀的后果时忧虑地写到 (2011年): “22年之后再来看,整个世界的格局,力量对比发生了很大的变化。22年前,自由民主不管在实际力量上,还是在思想上,都取得压倒性的决定性的胜利。22年后,情况发生了很可怕的转变。人们看到一个专制的强权正在崛起,而作为强大的自由民主国家,包括美国,似乎出了很多问题,乃至有人担心,它会不会衰落下去 。这个局势的出现,也是22年前人们很难料想到的。那么顺着这个路子思考下去,如果按照这种情况继续发展下去,再过10年20年,整个世界又会是什么模样?”
我完全认同胡平的看法。民主国很好,可是厉害不起来,厉害也有限,总给专制大国生存发展的机会。而专制大国,比如中共,也许它在国际舞台上未必总是很厉害,但它厉害起来会无节制地厉害,很厉害,会给民主国家以致命的威胁,甚至致命的打击,从而主宰全世界。而人类一旦被当今现代技术武装的暴君彻底统治了,比奥维尔当年已知的技术厉害的多啊,那么民主自由是否还有复生的机会? 很令人忧虑。
(2022-0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