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先:为什么在中共的统治下,中国干啥啥不行?

0

关于人性,人们在善恶的层面上争论了几千年,始终没有定论。其实人性有两个基本的特征,即自私和直,自私在以前的文章中曾多次论述,这里主要讨论“直”。

“子曰:「人之生也直,罔之生也幸而免。」”——《论语》

 这句话是说:直面而不回避,是人的天赋之性。不直的人(物)是要遭受惩罚的。

“性”的汉字有“心”和“生”组成,指的是由内在生发出来的。而“生”指的是由生命本身生发出来的,当然也包括从生命的内在生发出来的,所以“生”必“性”的概念更加全面。

孔子谈及人性,只说了“人之生也直”这一句话,说明了“直”中必然有着重大的秘密。

一、“直”和“孝”的关系

人的本质是一个十分复杂的动态系统,这个动态系统现在的状态,是其历史作为积累的结果。

人的每一个念头、每一个作为,都会引起这个动态系统或多或少的改变。人的生命活动,其实是一个拆东墙补西墙的过程,东墙起则西墙毁,一缘建立则它缘化去;人的生命活动,也像是水流,长时间的持续,就会把平地冲刷成河道,从而使水流得更集中、更确定、更稳固,但河道之外却更缺水。

对人而言,承袭过往,往往比重新建构要容易得多,也比反复拆建自我毁灭要明智得多,事实上,人之所以存在,就是因为承袭过往。“孝”就是承袭,就是生命沿着一个方向的持续建构,它不仅仅是孝敬父母那么简单,行业专注,作为的前后一致,家业家风传承等等都是其重要方面,甚至还包括对赖以生存的外部世界的善意、维护。所以,孝,天经地义,德之本也。

而这一切都建立在一个前提下,即人的每时每刻都要直面自己所面对的一切,事情该怎样就怎样,尽可能精确地与外界事物进行正常的互动。因为一切的逃避、迂回、附加因素都是对正常互动的错配,都会对这种定向建构过程产生不利影响。

所以,“直”是“孝”的前提条件。

二、直和道的关系

古人讲“精诚所至,金石为开”,那么人怎样才能达到“精诚”呢?答案是“直”和“孝”。

首先是:每时每刻都要直面自己所面对的一切,事情该怎样就怎样,尽可能精确地与外界事物进行正常的相互作用。其次是:承袭,沿着一个方向对自己生命架构的持续建构。

一个人学的知识,积累的经验,获得的能力,存在在什么地方?存在在自己的生命架构之中,具体体现为生命架构因为这些知识、经验、能力的存在,而产生的区别于以往的改变。当人再次面对这些知识、经验、能力所适宜的环境、条件、对象时,它就会自动地与之产生正常的而相互作用,于是事情也就会自然而然地成功。

“道”是可以走到目的地的路。比如,一条高速公路,它就在那里连接着起点和终点,但是起点上的那台汽车是坏的,根本没办法动,试问这台车怎样才能通过这条告诉公路达到终点呢?只有对标高速公路所限定的条件,时刻保持汽车的性能,才能够在需要的时候,通过这条告诉公路达到终点。

所以,“直”和“孝”,是生命对标“道”的“沿着一个方向对自己生命架构的持续建构”,它们是生命可以遵循“道”的前提条件,也是生命可以实现目标的前提条件。

三、不“直”会怎样

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科技不行、创新不行、质量不行、经济不行,军事不行,总之一句话:干啥啥不行。为什么呢?

因为人们无论干什么事情,总想一步登天、弯道超车,总是搞歪门邪道、投机取巧,总是不会踏踏实实地直面问题、解决问题,破坏了孝道,造成了生命架构与现实问题的严重错配,结果自然是干啥啥不行。

因为有一个伟大的理论(马克思主义),有一个强大的附加因素(党领导一切),人们无论做什么事情,总有一些与现实问题错配的附加因素在掣肘,没有了主体架构的“精诚”,人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走不上正道,结果自然是干啥啥不成。

因为上述原因,造成了整个社会生活偏离了正道,其结果是人们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只讲立场、利益,不讲正义、规则,致使整个社会变成相互争抢、相互伤害的社会,把一个好好的人间,变成了遍地罪恶的地狱!

因为不“直”,所以人们干啥啥不行,因为不“直”,所以人间变成了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