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怡:(失败者回忆录0817)—任何人除了梁振英

0
photo 2022 08 17 16 06 49
photo 2022 08 17 16 06 49

图,2014年应香港大学学生报《学苑》邀请做「时政沙龙」讲者。

2012年香港特首选举,是九七以来竞争最激烈的一次。那年的选举论坛,辩论中两个建制派候选人相互攻击,火力之猛堪称空前,恐怕也是绝后。

唐英年揭露,2003年香港五十万人大游行后,梁振英曾在一个高层会议中说:「香港始终有一次要出动防暴队和催泪弹对付示威人士。」唐认为梁有摧毁香港人自由价值的企图。梁振英绝口否认曾经这么说过。唐英年于是指着他说:「你说谎!你骗人!」

梁振英上台两年后的2014年,香港防暴警察发射87枚催泪弹镇压抗争者,全港哗然。梁振英用行动证明唐英年揭发他说过的话极可能是事实。即他在2003年就有镇压示威者的想法。

后来林郑以警暴对付「反送中」的市民,更成为日常。警暴是由梁振英开始并由林郑继承的。当然,也可能是中共的决策,他二人只是奉命行事。但作为香港特首,如何向北京反映香港的民情,是北京作出反应和决策的依据。

我相信梁之前的两位特首,会在专权的中共,和注重个人权利的香港人之间,力求平衡。也就是说,既向香港人解释中共的政策,也向北京解释香港人行使政治权利,实无损于中国的利益。

中共曾经寄予厚望的曾钰成,曾在2013年9月表示,政改在于中央一念之间,若北京能将剔除不喜欢人选的「心魔」移开,不任意排除某些人参选,则普选便「海阔天空」。这说法后来受到左报不点名批评,而他也回应说会「认真聆听、虚心接受、深切反省」,并解释「心魔」并非贬义,只是一个念头、看法、信念。

到了2016年,曾钰成仍然抱着幻想,说:「下届特首最重要的任务,是重新与中央政府建立一个一国两制的understanding。一国两制的成败只是一线之差。目前不少香港人感觉北京要控制香港,北京同样感觉香港要失控了,尤其看到香港年轻人出来讲独立,不是少数,而是形成一股气候,这在过去是很难想像的。」

这股气候很大程度是2012年梁振英上台后造成的。他不是试图促进根本观念南辕北辙的两制相互了解和包容,而是站在中共那一制的强权一方,压制香港这一制。他的中心思想是如何迎合中共的斗争哲学、敌情观念,无所不用其极地打击反对派和年轻人,致力于清除香港旧有的利益集团,为中共权贵在香港扫清道路。

在竞选特首期间,他竞选办的人就参加有黑社会人物在场的饭局,争取黑道对他选情的支持。显然是贯彻中共「黑社会也有爱国的」这路线。

梁振英揭发唐英年住宅有违建使唐的民望急挫,相比之下,梁的民望似乎略高,因而给中共提供了支持他任特首的理由。

但随后梁振英被揭发在一个大型建筑的设计比赛中担任评审,却隐瞒他是其中一家参赛公司的股东,涉及利益输送。他当选后,又被揭发在山顶的大宅也有违建。无论他如何辩解,结果却是越描越黑。终于,在他上任的7月1日,香港爆发以「梁振英下台」为主要诉求的大游行。国际舆论普遍认为他是历届特首中,一上任就不被市民信任的一位。

梁任特首后,香港出现了好几个被称为「爱字堆」的团体。所谓「爱字堆」,就是都跟「爱国」有关,名号也常有「爱」字,比如「爱港之声」等。这些组织专门在市民示威游行时现身,与示威者对抗、对骂。有传媒拍到有人付钱给这些「爱字堆」的参与者。这种发动「群众」斗群众的手法,对大陆人来说并不陌生,但在香港就从未出现过。

梁振英压制新闻自由,也是香港历来少见的。他为《信报》一篇批评他的文章,向《信报》发出律师信。借着向商业电台续牌的机会,让商业电台终止了与一位主持人的合约。这主持人常批评梁的施政。他公开批评香港大学的学生报《学苑》宣扬港独,而实际上这份学生报只是讨论香港未来的各种可能性。

梁振英当选第二天,就到中联办拜访,被指为是去「谢票」。舆论界将「顾全大局」这成语改为指梁许多施政是「顾全大陆」。在他任内,爆发连续79天占领香港九龙部分街道的「雨伞运动」;发生被怀疑是特区政府诱发的旺角暴力对抗事件。

他在任五年,摧毁香港核心价值、以共干手法施政的恶行罄竹难书。我在《苹果日报》写社论,评析连续发生的事件,几年内汇集出版了三本政论集,记录下那五年香港断崖式的沦落,以及因此导致本土主义崛起并成为社会主流意识。

商界、政界、学界,包括亲中的政团,在2016年梁振英考虑争取连任时,共同的声音是「ABC」,即Anyone but CY(任何人除了CY)。 CY是振英的英文字头。 (184)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