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的新装》:骗子设立的逻辑陷阱

0
 李东雷 东雷老评 2022-08-17 14:20 Posted on 北京
Image
《皇帝的新装》是收入到中国小学语文课文里的安徒生童话,在中国算是大众熟悉度最高的童话之一。对于这篇童话,我们的语文教学是这样定位的:它批评愚蠢和虚伪,深刻地揭露了皇帝昏庸及大小官吏虚伪、奸诈、愚蠢的丑恶本质。褒扬了无私无畏、敢于揭假的天真烂漫的童心。
可惜的是,教学中忽略了对于骗子设立的逻辑陷阱的讨论。如果让小学生们借此学习一下逻辑推理,也许对于孩子心智的发展更有益处。
在《皇帝的新装》里,两个骗子设立的陷阱是一个“三段论推理”,中招的除了两个大臣和一个皇帝外,还有其他所有的成年围观群众。
三段论推理是演绎推理中的一种简单推理判断。一个一般性的原则(大前提A),一个附属于前面大前提的特殊化陈述(小前提B),以及由此引申出的特殊化陈述符合一般性原则的结论(C)。

Image

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就是“苏格拉底三段论”:所有的人都是要死的(大前提),苏格拉底是人(小前提),所以苏格拉底是要死的(结论)
三段论里面第一重要是:大前提必须是对的。
第二重要的是:小前提必须是从属于大前提的一种形态。
《皇帝的新装》里的骗子是心理学高手,他们建立的逻辑陷阱几乎骗了所有人。他们的第一步就是建立了一个大前提:凡是不称职的人或者愚蠢的人,都看不见这衣服。小前提是:你看不见。得出结论:你是不称职或愚蠢的人。
这个逻辑推理过程并没有大错。但这个大前提显然是错误的。因为大前提必须是普遍承认的事实或真理,大前提必须是普遍承认的事实或真理。大前提必须是普遍承认的事实或真理。(重要的事情讲三遍)
骗子们设置的大前提显然不是普遍认同的事实和真理。它听上去像个事实,但实际上是他们杜撰出来的一种奇迹。大臣和皇帝的愚蠢就是在没有对这个大前提进行验证的情况下就轻信了骗子设置的大前提。因为皇帝本人相信自己是个聪明人,是可以看到衣服的。而别人却是愚蠢的,他可以用这神奇的衣服检验别人是否聪明。

 

皇帝的对骗子虚拟大前提的认同并让骗子留下来为他做这神奇的衣服,实际上是为骗子提供了信用,增加了大前提的份量和衣服的魔力。其后果是对大臣们的独立判断造成了负面影响。在大臣们的思维中,皇帝是看得见这衣服的,如果我看不见,我就是愚蠢的人,一定会被皇帝抛弃的。
皇帝对大前提的认同何止影响了大臣,童话里说:“全城的人都听说过这种布料有一种奇异的力量,所以大家都很想趁这机会来测验一下,看看他们的邻人究竟有多笨,有多傻。”这也就是为什么全城的人最后都能上当,因为他们都已经认同了这个大前提。大家都有一颗虚荣心和利己心,都认定自己是聪明的,而别人是愚蠢的,所有人都缺少说真话的勇气。
皇帝派出的第一个去看布料的人是“诚实的老部长”。老部长到了骗子的纺织现场后内心瞬间崩溃。他看不见布料却无法面对这个事实,因为他早已相信了骗子设定的大前提, 而且内心进行了三段论的推理,得出了自己是个蠢货的结论。作为一个愚蠢的人的后果是很严重的,丢官罢职是肯定的,于是诚实的老部长迅速权衡了利弊,他想道:“决不能让人知道我看不见布料。”

“哎,您一点意见也没有吗?”一个正在织布的织工说。
“啊,美极了!真是美妙极了!”老大臣说。他戴着眼镜仔细地看。“多么美的花纹!多么美的色彩!是的,我将要呈报皇上说我对于这布感到非常满意。”

以诚实著称的老部长声称已经看到了美丽的布料并向皇帝作了报告,于是他也成为了骗子三段论推理的信用提供者,成了帮凶。他的“看得见”对第二个前来视察织布进展的官员造成的心理影响就可想而知了。
如果这个诚实的老部长能说实话的话,骗局就结束了。
果然,第二个大臣也认同了骗子三段论。
“我并不愚蠢!”这位官员想。“这大概是因为我不配担当现在这样好的官职吧?这也真够滑稽,但是我决不能让人看出来!”因此他就把他完全没有看见的布称赞了一番,同时对他们说,他非常喜欢这些美丽的颜色和巧妙的花纹。“是的,那真是太美了,”他回去对皇帝说。
两个大臣为骗子三段论提供了信用,大前提“凡是不称职的人或者愚蠢的人,都看不见这衣服”彻底变成了真理。这个真理可以压垮每一个人,包括拥有无限权力的皇帝。

“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呢?”皇帝心里想。“我什么也没有看见!这真是荒唐!难道我是一个愚蠢的人吗?难道我不配做皇帝吗?这真是我从来没有碰见过的一件最可怕的事情。”

“啊,它真是美极了!”皇帝说。“我表示十二分地满意!”
于是他点头表示满意。他装做很仔细地看着织机的样子,因为他不愿意说出他什么也没有看见。跟他来的全体随员也仔细地看了又看,可是他们也没有看出更多的东西。不过,他们也照着皇帝的话说:“啊,真是美极了!”
他们建议皇帝用这种新奇的、美丽的布料做成衣服,穿上这衣服亲自去参加快要举行的游行大典。
《皇帝的新装》里最令我佩服的就是这两个骗子。这两个骗子真心牛逼,对人的虚荣、自私和从众心理掌握到位,所以敢于提出游行这样的建议来。不仅皇帝和他们的大臣们被骗子三段论绑架了,全城的百姓也被绑架了。

当皇帝光着身子进行游行大典的时候,站在街上和窗子里的百姓都说:“皇上的新装真是漂亮!他上衣下面的后裾是多么美丽!衣服多么合身!”谁也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看不见什么东西,因为这样就会暴露自己不称职,或是太愚蠢。

皇帝所有的衣服从来没有得到这样普遍的称赞。

可是他什么衣服也没有穿呀!”一个小孩子最后叫出声来。
“上帝哟,你听这个天真的声音!”爸爸说。于是大家把这孩子讲的话私自低声地传播开来。
“他并没有穿什么衣服!有一个小孩子说他并没有穿什么衣服呀!”
“他实在是没有穿什么衣服呀!”最后所有的老百姓都说。
 
《皇帝的新装》真是精彩,两个骗子用一个荒谬的逻辑推理愚弄了一个国家里除了小孩子之外的所有人。
 
安徒生的这个童话除了告诉我们要学会三段论推理,我觉得他还告诉了我们三点:
一是聪明与权力不构成正相关的关系,实际上位高权重的人未必就比普通人聪明,他们的信息渠道可能比普通人更狭窄,他们生活于奉承和马屁之中,对真实早就失去了判断力。而当制度腐烂的时候就会形成人才的逆淘汰。当环境变得严劣的时候,皇帝身边是不会有说实话的人的。
 
二是千万不要相信奇迹,相信奇迹存在就容易被骗,比如各种气功大师。相信天上会掉馅饼的最容易被骗钱,比如各种传销和超高回报的金融产品。
 
三是不要从众,也别以为别人比你傻,不要人云亦云,努力保持自己独立思维,那怕沉默不语。
当我们读这个童话的时候,我相信我们都会嘲笑皇帝和大臣们的愚蠢,嘲笑那个反智的国家,当然也会为勇敢的男孩喝彩。我们的立场如此鲜明,只是因为这个故事实在太过荒唐。
真实的世界也许没有那么荒唐,反智也没有那么明显和极端。反智更多的时候像是温水煮青蛙那样慢慢地侵蚀着我们的思维。
但真实世界中的这个说真话的男孩也许不会有童话里的好结局,他很可能无法唤醒周围的大人,很可能会被无情地嘲笑,很可能会被他爹妈胖揍一顿。而皇帝会在人民喝彩声中坦然自得地完成他的游行,悍然强奸所有人的眼睛。
因为权力经常比真相更强大。
当我们真的身处反智环境的时候,扪心自问,我们真的能保持清醒吗?我们有能力进行独立思维吗?我们有勇气不作利益取舍吗?我们会成为那个说真话的小孩子吗?
在人人自危、人人自顾、人人虚荣的反智大环境下,说真话是需要勇气的。说真话的小孩子所以勇敢,其实是因为他的无知,他的思维还没有受到现实的污染。他没有受到骗子三段论的绑架,因为他不需要也不会进行那样的逻辑推理。他不需要进行利益取舍,不需要算计别人,不担心被别人算计。他也没有虚荣心,不用担心自己成为别人眼中愚蠢的人。
他只是大声说出了他眼中看到的事实。
我们有勇气说出我们看到的事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