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公有制、私有制和财产权微论

0

【东海曰】德智体美劳,一个不能少,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非常好,但马家做不到,马家的立场观点方法,只能培养德智体全面败坏的丑类败类。唯物论、党主制和公有制作为马家三大支柱,正是物化人类、恶化人心、毁人不倦的利器。非君子豪杰,不可能不被所化所毁也。

【历史眼】马家哲学物本位,必然导出物质主义价值观和唯物史观;政治学党本位,必然导出党主极权制;经济学社会本位,必然导出公有制。无论怎么改革,改不了其价值观、党主制和公有制这个主体。马家的邪恶性深深地植根于这三本之中,具有不可修正性。对于这个意识形态,除了彻底抛弃,没有别的办法。

【公有制】社会主义公有制是马家极权主义的一大标志。反对私有制、维护公有制,可以与反对自由、维护极权划等号。知识群体这样做,就是为虎作伥,助纣为虐;弱势群体这样做,无异请贼入室,自作自受。关于公有制的反文明性和极权性,1988年哈耶克在《致命的自负》一书的观点值得三复。他指出:“人类文明的诞生是起源于私人财产的制度。价格是唯一一种能使经济决策者们透过隐性知识和分散知识互相沟通的方式,如此一来才能解决经济计算问题。控制经济就是控制生命。统制经济,必然造成无孔不入的全面压制,因而导致现代最为严酷的政治控制——极权主义。”

【经济】当今世界,经济制度只有两种:一种是私有制,与市场经济两面一体;一种是公有制,与计划经济或国家市场经济挂钩。国家市场经济,即权力市场经济,形式因国而异,但同为伪市场经济。各国的经济制度,形式和名义各种各样,无非两种制度的变种,都逃不出两种制度的基本框架。

【历史眼】儒家最忌与民争利。《大学》说:“孟献子曰:‘畜马乘不察于鸡豚;伐冰之家不畜牛羊;百乘之家不畜聚敛之臣;与其有聚敛之臣,宁有盗臣。’此谓国不以利为利,以义为利也。”在天人三策中,董仲舒有这样一段话:“夫天亦有所分予,予之齿者去其角,傅其翼者两其足,是所受大者不得取小也。古之所予禄者,不食于力,不动于末,是亦受大者不得取小,与天同意也。夫已受大,又取小,天不能足,而况人乎。此民之所以嚣嚣苦不足也。身宠而载高位,家温而食厚禄,因乘富贵之资力,以与民争利于下,民安能如之哉。”但是,如果批评马帮与民争利,那就文不对题了。马帮是通过公有制、国有企业和高赋税,把绝大多数本来属于人民的财产资源剥夺殆尽之后,大头巧取得差不多了,再来与民争利,再通过基层贪官恶吏和城管之类东西,来鹌鹑嗉里寻豌豆,鹭鸶腿上劈精肉,蚊子腹内刳脂油,把民脂民膏压榨得干干净净。一般老百姓勤劳一辈子,别说致富,能不饿死就是天恩高厚了。

【走资派】这个罪名,文革中很多中高层官员曾经拥有,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简称,指主张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一派人。所谓资本主义道路,实为自由主义道路即西路,以民主制和私有制为两大制度标志。从来没有马官彻底抛弃马路而选择西路。对于马路分子来说,被称为走资派,既是冤枉,也是抬举。

【马家病】有一文题曰:《主动辞职的大学院长最后感言:中国高校所犯的毛病都在常识以下》。何以如此?根源在于意识形态和政治所犯的毛病都在常识以下。例如,物质不是第一性而偏偏第一性,社会不能本位化而偏偏本位化,财产不能公有而偏偏公有,公有必成权有;权力不能私有偏偏私有,党有就是私有。马邦还流行许多明显不靠谱的观点。例如,底层上去的官员就会关心底层,工农出身的领导更会为工农考虑;富人当官不会再贪,贪官捞够了不会再捞;大讲仁义道德不如满口男盗女娼……诸如此类,数不胜数,层出不穷。

【东海答】云天厅友言:“与其迷信什么经济决定论,制度决定论,私有决定论,公有决定论,自由决定论,都不如人心决定论,人心若是尚善,绝对做不出大恶,人心若是尚恶,再健全的制度,文化,自由主义,他也不干人事儿。”东海曰:这是不通人道真相和政治正义的妄语空言。人心若是尚善,一切不成问题。但是,人心何以尚善,人心尚善何以可能,这才是根本问题。欲人心普遍尚善,非有好文化好制度不可。党主制、公有制和所有非自由的制度都是恶制,只能恶化人心。

【备个案】在《无论走什么道路都不能走马路—-东海客厅论马家》一文后,有明韵大腕喝问:“中国几千年前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盐铁官营”,“大道之行天下为公”、“公而忘私国而忘家”……等古文典籍中的这些东东,算不算说的是你心目中的“马克思主义公有制”或“公”?美国政府的“国企”联邦邮政,纽约州政府的“国企”纽约地铁,算不算是在走你心目中的“马路”?”东海曰:古典私有制和西方私有制之下,也有官企国企,这与公有制下的官企国企,性质截然不同。这都分不清楚,天下为公、公而忘私的公与公有制的公都分不清楚,简直了。孔子说:“道之不行也,我知之矣,知者过之,愚者不及也。”东海曰:民主自由之不成,我知之矣,邪恶之徒反对之,正义之士愚不可及也。

【财产权】财产权是人权三要素之一,是生存权和自由权的物质保障。没有财产权,生存权自由权也得不到应有的尊重;没有财产权,社会生机活力将受到深度戕残,文明发展的脚步将停滞或倒退。私有财产没有保障,人们就会普遍丧失创造财富、积累财富、善用财富的动力,追求特权、依附特权、利用特权不劳而获,将成为很多人不约而同的人生选择。

【私有化】马邦的私有化不是私有化。真正的私有化是民有化,马邦的私有化则是权有化。所谓的国有资产,本来也是特权所有,但限于国有、国营种种名义,取用起来毕竟不那么方便。通过伪市场经济和伪私有化的一番操作,将国有资产直接划入特权阶级和恶性利益集团的口袋,何其方便乃尔。

【论初心】初心者,最初之发心、最初之心愿也,或发道德之愿,或发政治之愿,与初衷同义。初心有个人性和政治性之别。政治初心相当于政治宗旨和理想。马家的初心是“铲除私有财产,实现共产主义”,儒家的初心是敬天保民、实践王道和追求大同。有人把四端之心当成儒家初心,不当。四心人皆有之,并非儒家特有也。儒家的道德初心,应该是希圣希天,以明明德而致良知;政治初心应该是敬天保民,以行王道而致良制。通过王道礼制,正天下人心。有厅友言:“政者正也。政治初心即使天下人人得正其心之心。”但直接把“正天下人心”当成初心,未免空洞。

【历史眼】生命权、财产权、自由权作为人权三核心,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缺一,其它两种权利也没有保障。缺乏财产权、自由权的社会,生命权和生命安全必然没有保障,弱势群体和特权阶级都没有保障,死于非命的人前仆后继,无数无量。论比例,马帮特权阶级中死于非命者可能更高些。没有人权自由的社会,必然人吃人。特权阶级固然吃人,弱势群体同样吃人。官吃民、官吃官、民吃民是常态,有时候,民吃官也会成为常态,如文革时。东海有一首脱胎于《剃头歌》的《吃人歌》:闻道人堪吃,而今尽吃人。有人就要吃,无人不吃人。吃呀人人吃,人呀不是人。请看吃人者,人亦吃其人。

【东海曰】当你人权受侵、亲人被害的时候,正人君子正义力量可以适当帮助你,但不能代替你抵抗和报仇。仗要你自己去打,仇要你自己去报。这就是自强自助和自求多福。当你自己放弃抵抗和报仇,你就不值得帮助,也没有人能帮助你。至于与狼共舞、为虎作伥者,丧失自由权、财产权乃至生命权都是天经地义的,恰恰体现了天理和因果的公道。

【人权论】有厅友问:“人情与人权是什么关系?”东海答:人情一词多义,一般指人之感情,人之常情。人权是政治概念,指人的基本权利,其核心是生命权、财产权和自由权。是人类就应该享有人权。人道政为大,政道人为大,维护人权是政治大义,是敬天保民题中应有之义。人权天赋,人权为天性、天理、天道所赋予。在没有人权的国度,向往、追求人权属于人之常情,反感、反对人权则是反常的,不近人情焉。

【人权论】柏舟群友言:“尊重私产是文明社会与野蛮社会的分界线,这是人娄社会迈向繁荣的定海神针,不尊重这个规律,一切宏大目标都无法实现。”没错。但仅有财产权是不够的,还必须有生命权和自由权。三权相辅相成,都是国家繁荣昌盛、人类文明幸福的定海神针。自由权又以言论、信仰、结社自由和不虞匮乏的自由为支柱。

【人权论】本性天所命,人权天所赋,是人就应该享有人权。人权以生命权、财产权、自由权为三大支柱。在所有权力中,人权最高,高于主权治权教权。国家政府官员都有尊重维护人权的责任。凡侵犯、剥夺人权的权力必非正常,必然恶化,丧失了正义性和合法性。没有人权的国家无不邪恶,剥夺人权的政权无不反动,侵犯人权的官员无非罪人!没有人权就是奴隶,最可怜;反对人权就是奴才,最可恶,奴性恶性并重。而在没有人权的国家,倡导和追求人权自由,是正人君子理所当然的本分,也是仁者爱人和自立立人至关重要的法门。

2022-8-19余东海集于青秀山下独乐斋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和立场,转载请标明光传媒,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