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浩:百年咏史(5)

0
18

七律 百年咏史[31]反右 (1)

舵手龙床垂直钩 (2) 万千书蠹一齐休 (3)

思为移鼎磨殷鉴 (4) 岂料翻云化楚囚

廿载凄惶人变鬼 (5) 半生困顿爱成仇

英雄本色好烹狗 大漠荒原吊髑髅 (6)

注(1)反右运动是中国共产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于1957年发起的第一场波及社会各阶层的群众性大型政治运动,是在「整风运动」过程中又掀起了「反右运动」。前者「整风运动」是中国共产党内的整风,后者「反右运动」主要结果是给中共党外、党内大量人员确定了「右派」身份。对于反右运动,改革开放后,中共承认在执行过程中有「扩大化」问题,即「反右扩大化」。政府给大批「错划右派」者予以「纠正」,未被纠正的右派「维持原案,只摘帽子,不予改正,不予平反」。

但中共承认执行过程中有「扩大化」问题,即「反右扩大化」:在具体执行中,尤其是在运动的后期,很多单位将标准简单化,为下级单位指定右派分子的百分比,造成许多人被冤枉。 「一个单位应有5%的人定位右派分子,甚至在只有很少几个知识分子的单位和没有人鸣放的单位,这个指标也得完成。」

注(2)据毛身边的人回忆,毛的睡房有张硕大的床,床上堆满了书,毛便躺在床上批文件,作决策。反右有点像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有些右派要不是爱党心切,肯闭上鸟嘴,当可逃过一劫。

注(3)据1978年平反右派过程中的统计,在1957年的「反右运动」和1958年的「反右补课」中,全中国抓出五十五万名「右派」(分微右,中右与极右)。 「估计有40万到70万知识分子失去职位,并下放到农村或工厂中劳动改造。」(以我所知,这个数字是大大缩小的,每个单位要有百分之五的右派,各级领导只有超额完成任务,断无不满额之理,若是如此,他们自己就得进去,似这般「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大慈悲之举,我是断断不肯做的。当年除了发配往劳改场和农村的右派外,每个单位都有若干名右派留原单位改造,照当时城镇人口计算,右派当在百万以上。)

注(4)移鼎·新政权。 1957年5月1日,《人民日报》刊载了中共中央在4月27日发出的《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决定在全党开展以反对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和主观主义为内容的整风运动,号召党外人士「鸣放」,鼓励群众提出自己的想法、意见,也可以给共产党和政府提意见,帮助共产党整风。于是各界人士,主要是知识分子们,开始向党和政府表达不满或建议改进。新闻界也跟进,刊出各种声音。这段时期被称为「大鸣大放」。此举让知识分子们觉得共产党勇于自我批评,十分伟大。

注(5)从被打成右派到毛死后获得平反,足足二十一年。人生有几个二十一年?

注(6)夹边沟、兴凯湖皆是著名右派劳改场,死人无数,夹边沟的死亡率超过百分之五十。有《夹边沟纪事》一书述此悲惨往事。

反右运动对中华民族的戕害人尽皆知,那些在「解放」前为我党鞍前马后效犬马之劳的知识分子可谓是受了现世报,但绝大多数右派确是比窦娥还冤,数以百万计的‘右派’沦落炼狱,很多人没有活到「平反」的那一天,中华民族的精英经此一役,被打断脊骨,至今尚未缓过气来。

反右运动开始时,各级领导极真诚地恳求给党或领导提意见,说什么「大鸣大放」「惩前毖后,治病救人」,要大家「畅所欲言」,保证「言者无罪,闻者足戒」,决不秋后算帐云云,幸亏我晚生了几年,要不然肯定栽进这坑里去。

后来毛一翻脸,却道是“引蛇出洞”,“有人说是阴谋,我说:不,这是阳谋!”于是一大群管不住自己嘴巴的「读书人」便鱼贯进了劳改场。毛照惯例又下达了个百分比,凑不够人数的单位领导便公报私仇,把一些有与自己有私怨的人划了进去。甚至有的单位凑不够人数,开会推选右派,但大家都不好意思撕破脸,某人肾功能不太好,上了趟厕所,回来已经被选为右派。最可笑的是某单位要把右派送往劳改场,一积极分子自告奋勇担任押解任务,到了劳改场,场方已接到该单位领导的电话:右派人数计算有误,尚差一名,有道是一客不烦二主,只好委屈积极分子也进去改造几年了。

若非在毛治下生活多年,似这样荒谬绝伦,催人泪下的笑话,谁人会信,谁人敢信?

七律 百年咏史[32]人民公社 (1)

人民公社是桥梁 (2) 舵手升帆强起航 (3)

骡马牛羊全姓共 (4) 盆瓢锅碗半盛糠 (5)

乾坤颠倒仆为主 (6) 囹圄须臾路即墙 (7)

大道康庄通鬼域 (8) 不容饿殍窜他乡 (9)

注(1)公社(俗称吃大锅饭)在社会主义国家为过往的社会制度,在中国大陆属于一种「政社合一」组织,分为「农村人民公社」和「城市人民公社」,而以前者最为著名。农村人民公社属于当时计划经济体制下,农村政治经济制度的主要特征,即农村计划经济时代。人民公社既是生产组织,也是基层政权,普遍存在的时期为1958年至1984年,随着市场经济的建立而解体,全部被乡级行政区取代。

「人民公社」这个名词,就是刘少奇与另外几个领导人在闲聊中发明的,据刘1958年11月7日在郑州会议上的讲话回忆,大致是1958年4月,在赴广州的火车上,刘与周恩来、陆定一(时任中宣部部长)、邓力群闲聊,「吹半工半读,吹教育如何普及,另外就吹公社,吹乌托邦,吹过渡到共产主义」,在八大二次会议上,刘又讲了半工半读与生活集体化,并要北京和天津先搞试验。 1958年8月上旬,毛泽东到河北、河南与山东等地视察,与当地的负责人谈到「小社」并「大社」的问题。毛泽东说道:「看来『人民公社』是一个好名字,包括工农兵学商,管理生产,管理生活,管理政权。『人民公社』前面可以加上地名,或者加上群众喜欢的名字。」毛还总结「人民公社」的特点:「一曰大,二曰公」。在山东时,当地负责人请示「大社」叫什么名称时,毛泽东说:「还是叫人民公社好,它的好处是,可以把工、农、商、学、兵合在一起,便于领导。」这些消息见报后,全国各地纷纷效仿,四处响起「人民公社好!」「人民公社万岁!」等的口号。

注(2)当时的口号:“社会主义是天堂,人民公社是桥梁。”

注(3)毛被冠以“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导师,伟大的舵手。”人民公社把土地改革中分给农民的土地强行夺走。

注(4)农民的一切生产工具(包括牲畜)一律归公,很多农民在入社前“烹羊宰牛且为乐”省得便宜了别人。

注(5)这句诗有美化之嫌,吃大锅饭失败后,很多地方连草根树皮都被吃光。

注(6)当饥荒降临时,那些「公仆」如生产队长、公社干部都能利用职权为自己和家人填肚子,鲜有饿死者。

注(7)那时划地为牢,村民外出需干部开路条。

注(8)那时的宣传说人民公社是通往共产主义的康庄大道。

注(9)全国各地的饥民都只能在村子里坐而待毙,不准逃荒给国家丢脸,直是开天辟地第一遭。

因大办人民公社,大跃进引起的大饥荒时,各要道路口均有民兵把守,禁止饥民外出逃荒,许多百姓只能坐而待毙,现在想起来,这种做法倒似项仁政,九百六十万方公里土地皆为阿鼻地狱,逃到那里都是死路一条,不如安坐家中,少受些颠沛之苦,生存的机会反到大一些。全国大饥荒,亘古未有,「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什么人间奇迹都能创造出来。」这宣传口号看来倒不是吹的。

大串联时,和几个同学结伴南下,到了南京,应一位同学之邀绕道去了他的家乡,同学的老家在皖南。在安庆下船后换上汽车,一路上见到不少无人村,只余残垣败壁,蒿草几乎比断墙还高。听同学的乡亲讲,那些村子都是大饥荒时死绝的,虽然时隔近十年,乡亲们谈及此段经历犹是悲不自禁,泪流满面。

七律 百年咏史[33]大炼钢铁 (1)

欲随恩父超英美 (2) 太祖回銮意慨慷

思上九天攀玉桂 (3) 转教四野罢农桑 (4)

千山濯濯伐戕尽 (5) 万户熙熙隳坏忙

开启炉膛何所见 疮痍满目现余殃

注(1)毛泽东决定要以「1天等于20年」的拼命速度,在15年达成「超英赶美」,实现社会主义的理想社会,又在1958年展开「大跃进」运动,试图利用本土充裕劳动力和蓬勃的群众热情在工业和农业上「跃进」的社会主义建设运动,揪起全民炼钢铁运动。当时工业动员9000万人,在各地建立60多万座高炉,但在其过程中,树木、铁器、劳力方面,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便有谚语「树木砍光、铁器交光、劳动力用光」,炼钢需要铁矿、焦炭、燃料等材料。由于铁矿不足,于是全民不下田耕作,全都上山采矿,使粮食产量大减。由于燃料不足,只好上山伐林,而土法炼钢的主要目的为达成钢铁产量增加一倍的指标,但炼出来的大都是粗钢废铁,远远达不到要求,生产出来的钢含很多杂质,炼出的有很大一部分是没用的铁疙瘩,造成人力、物力、财力的极大损失,但各地却不断虚报生产指标,成为三年后造成千万人饿死的惨剧原因之一。原有企业的生产能力不断追加投资,致使基本建设规模迅速膨胀,战线越拉越长;商业银行全力支持工业大跃进,以致拆东墙补西墙,打乱了正常的资金流通。

注(2)1957年毛参加了在莫斯科召开的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会议,当听到南斯拉夫代表卡德尔谈到该国的建设成就和钢产量时,毛高兴地说:“如果俄国人的钢产量赶上美国,中国赶上英国,南斯拉夫赶上意大利的话,那就是社会主义阵营的胜利。”

注(3)毛词,《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九洋捉鳖。”

注(4)大炼钢时,男女老少均上阵,日夜苦战,导致田园荒芜,粮食烂在地里也无人去收割,彭德怀见了大为震惊,写下“谷撒地,薯叶枯,青壮炼钢去,收禾童与姑,来年日子怎么过?请为人民鼓与呼。”毛见了大怒。

注(5)全民炼钢,燃料从何而来?上山伐木!于是大好河山遭殃,很多山上的树木被砍光,造成水土流失,成了荒山。

毛自莫斯科回京便异想天开,要在钢产量上超过英国。领袖发烧,举国沸腾,到处修土高炉炼钢,山上林木被当炼钢燃料砍伐殆尽,没有铁矿石,便挨家挨户挖地三尺搜寻,连做饭的锅、锅铲,门把手,凡是跟铁沾上边的东西都搜罗一空,拿去烧成废渣,连中南海里都建起小高炉,举国疯狂至此,后代恐怕得当作是前人编造出来的笑话。

七律 百年咏史[34]除四害 (1)

上天麻雀悲无路 老鼠过街愁断魂

金殿传言除四害 (2) 彩旗挥舞闹千村 (3)

苍蝇丧命劳黄口 (4) 蚊蚋穷途难灭门

作孽终须尝苦果 虫灾来岁报君恩 (5)

注(1)除四害运动是大跃进时期的第一场运动,在运动最开始四害的定义为:老鼠、麻雀、苍蝇以及蚊子,此后遭到动物学家一致反对后,1960年四害被重新定义为:老鼠、蟑螂、苍蝇以及蚊子。

「这场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性伟大斗争」。时任中国文联主席、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作《咒麻雀》诗一首,刊于1958年4月21日的《北京晚报》,诗曰:「麻雀麻雀气太官,天垮下来你不管。麻雀麻雀气太阔,吃起米来如风刮。麻雀麻雀气太暮,光是偷懒没事做。麻雀麻雀气太傲,既怕红来又怕闹。麻雀麻雀气太娇,虽有翅膀飞不高。你真是个混蛋鸟,五气俱全到处跳。犯下罪恶几千年,今天和你总清算。毒打轰掏齐进攻,最后方使烈火烘。连同武器齐烧空,四害俱无天下同。」

毛时代所谓的大诗人郭大才子竟然写出这般狗屁不通的烂诗来逢君之恶。

注(2)1955年12月,毛泽东在《征询对农业十七条的意见》一文中就指示:“除四害,即在七年内基本上消灭老鼠(及其他害兽),麻雀(及其他害鸟,但乌鸦是否宜于消灭,尚待研究),苍蝇,蚊子。”这样,乌鸦判了死缓,有惊无险,麻雀等“害鸟”已是在劫难逃了。 1957年九十月间中央召开八届三中全会,毛泽东在会上说:“消灭老鼠、麻雀、苍蝇、蚊子这四样东西,我是很注意的。只有十年了,可不可以就在今年准备一下,动员一下,明年春季就来搞?……中国要变成四无国:一无老鼠,二无麻雀,三无苍蝇,四无蚊子。”

注(3)当时的人民日报常有这样的报导:“四川郫县一天出动19万人,根据高山丘陵地区的不同特点,采取掏、毒、套、打、烟熏、疲劳轰炸等综合战术向麻雀展开了总围攻。4天的战斗,全县男女老少,个个奋勇当先,漫山遍野竹竿如林,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在全县范围内摆下了21万个草人,烧起13万堆冲天烟火,喊声震天,锣鼓齐鸣,使麻雀无处落脚,在天上累得像一块块石头往下掉。”

除四害期间,每个城市都动员全体男女老少,树上,屋顶都爬满了人,手挥竹竿彩旗,敲锣打鼓,麻雀们确都是累死的,在天上累得像一块块石头往下掉。 ”毛确实「伟大」,不但把几亿人民折磨得死去活来,尚有余暇去殃及禽兽。

注(4)打苍蝇大多是孩子的任务。

注(5)因为大多数鸟类被消灭,第二年多地闹虫灾,致使颗粒无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