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成:读西行漫记 谈点滴感想

0
18

我曾于几年前读斯诺写的 《Red Star Over China》 (西行漫记)一书,是英文版的,由英国 Penguin 公司出版的,首版于 1937年的,第n次重印于1973年的,即斯诺原汁原味的。读之,感慨良多。现在谈点印象。

一是,中国从1921成立,到1927年南昌起义,到1936年于延安,于十五年期间,西方虽有种种相关报道 about 中共,却基本上是零零星星,是间接材料,主要是取自于中国媒体的报道,而全无西方记者直接的实地采访,更不用说大规模深度报道了。斯诺1936年是西方第一个的,进入中共地区的,进入延安的,直接采访的,采访了几个月的,采访了毛泽东本人许多次累计长谈几十小时的,采访了当时延安几乎所有中共头面人物的,以英文报道的,记者。斯诺的该书,当然地引起了英国美国整个西方的极大兴趣。

二是,斯诺的整个报道文字,写其所见所闻所采访等等,以我的知识而判断,是相当求实务实真实的,可读性可信度很高的。

三是,凡中共人物的故事,的语言,的性格,的追求,凡当地各种社会故事,凡各种男女老幼或中共头领或兵或民,在斯诺笔下,皆充满活力,充满真情,充满理想。新中国,未来中国,自由、解放、平等、幸福,处处洋溢。令人爱慕之,钦佩之,向往之。啊,Red star over China.

四是,斯诺配了几十幅照片,与文字相互映衬,格外可爱而可信,有突出效果。

以我这样憎恶毛恶霸,憎恶中共暴政的人,读着此书,也几乎被书中的毛话语,的毛故事,的毛中共,的毛社会,所感动,几乎要发言赞美,掏腰包支持了。信知当年抗战期间,中国知识青年读了斯诺的这书后,怎么能禁得住毛中共的诱惑呢? 那成千上万热血青年,迢迢千里万里,跋山涉水赴延安,是再自然不过了。李锐说,他当年读了斯诺的《西行漫记》,更加坚定了要寻找共产党的决心。李锐的心声,相当有代表性。

由此进而可以理解,当时《西行漫记》在西方引起的轰动。天真烂漫的美国人,其普通民众,其知识分子,其政治家,其史迪威-罗斯福-杜鲁门他们,热读着斯诺的报道,热议着毛泽东,热议着中共,热议着中国的今天明天,被好感,被感动,要同情,要支持。

被洗脑? 在我看来,斯诺本人是忠于良知和职守的记者。他在独立判断,而采访而报道,而没有刻意宣传渲染。但毛方面则显然有洗脑的动机。他毛中共逃到陕甘宁后,挣扎于荒漠群山。他渴望借外国记者,特别是借英美记者的报道宣传,以打破其国际不知名状态,而得到国际社会的同情支持。

毛是权力狂,是暴徒,权迷心窍,以前在广东和湖南,在井岗山和瑞金,在两万五千里逃亡路上,已经特别邪恶,特别残暴。长征后期以来,更加上了特别奸谋,特别狡诈,要洗中国人的脑,洗国际社会的脑。

斯诺是美国比较左的青年,当时1936年,他已在中国六年,而学习而研究而报道,很关注中国前途,粗通汉语,比较了解中国,他对中国西北新升起的那颗红星格外关注,视之为最好的记者课题。斯诺需要毛故事,毛需要斯诺报道。

毛中共作了准备,在延安刻意營造,借斯诺访问而搞大外宣。果然成功地大规模地,不同程度地,洗了英国人美国人西方人的脑,洗了史迪威的脑,马歇尔的脑,赫尔利的脑,和整个美国政府的脑,从而深刻地影响了美国的中国政策。在中国抗争后的内战中,他们纵容袒护了毛泽东中共,眼睁睁地看着毛发动内战,打败蒋介石,夺取了政权,而没有援助蒋军。是十分沉痛的历史故事。
(2022-08-29)
http://beijingspring.com/bj2/2010/400/829202241601.htm

—Henry Guo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