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天:不必痴迷于89民运,政变、军变才是中国政治转型的解决之道

0
20

在8964之前,从小学到大学至少共产党的教科书里都教导我们世间是有真理的(至于书里所讲的是不是真理那是另外一回事),我们要实现共产主义、我们要解放全人类。正因为这样,才有89民运浩大规模的群众上街,因为学生、群众相信共产党是讲理的,因为人民是相信真理、正义的。

但8964以后共产党的教育和宣传中灌输得更多的是利益而不是真理和正义: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战争是基于利益,美国、北约对科索沃的军事干预是基于利益,美国针对伊拉克萨达姆政权的战争是基于利益,利益成了国家行为的唯一解释,因此也就有了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际中俄合作无上限的无耻说辞,世间再没有正义,世界成了弱肉强食的猎食场,唯一值得你依赖的就是你的国家、你的民族。

以前共产党的教科书中讲的是要解放全人类,美国人民是好的,万恶的是美国的资本家和代表资本家利益的美国政府,日本人民是好的,万恶的是日本的军国主义;而现在共产党的宣传中灌输的却是国家、民族对立的观念:美国是敌人,日本是敌人,美国人是敌人,日本人是敌人!在这种以利益解释一切国家行为的宣传中,潜移默化,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纯利益化了,导致了中国国民道德的全面倒退。所以8964也是国民道德逐步衰败的一个分水岭(至于当今中国国民道德全面衰败的具体情况和难以计数的代表性案例此文不再述及)。所谓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也是这一时代的标志性产物:只要利己,只要符合官方的宣传口径、并能以此捞取个人利益,什么违背常识、违背道德良知、违背正义真理的话都说得出口,且毫无羞耻愧疚之心!即使一般普通老百姓仅为了获得群体认同,亦然如此,人云亦云、是非不分、善恶不辨!(武汉新冠病毒源于美国之说就是一个充分显明的例证!)

对于价值观不同的人,你是很难启蒙的,因为彼此追求的东西根本上就不一样。你追求真理、正义,而别人追求的却是物质上的利益,你追求自由、追求做人的尊严,别人信奉的却是民以食为天,追求的是衣食无忧、岁月静好。而这个别人就是现实生活中绝大多数中国人的真实写照,利益、为食、为偶就是他们仅有的追求,你如何启蒙他们?!如果你务必要去启蒙他们,无异于鸡同鸭讲!自由、尊严当然好,但当追求它们会给自己带来麻烦的时候,也就自我阉割了。中国虽然历史悠久,但历朝历代的封建帝王统治之术:弱民、贫民、疲民、辱民、愚民、虐民、壹民,让中国人长期习惯了动物般的生存,连自由、尊严为何物都忘却了。所以,绝大部分中国人是启蒙不了的,问题在于价值观!所谓装睡的人你是唤不醒的,就是这个意思。

中国人本身是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民族的劣根性决定了他们只信仰强权,“当年日军侵华,日军的数量才六七十万而投降日军的伪军则达到二百二十多万,是侵华日军的好几倍。不要以为时间行进到二十一世纪,中国人的国民性就改变了。绝对不会•••,他们的国民性依旧跟历史上的中原人分毫不差,因为基因没法变:蒙古人来了,做蒙古人的奴隶;满清人来了,做满清人的奴隶,日本人来了做日本人的奴隶……这就是中国人的国民性:好死不如赖活,今天的中国人还是如此。中共手握枪杆子的时候,中国人会乖乖地做中共的奴隶,不要说做奴隶,只要能活命,做牲口也甘心;当中共的枪杆不保的时候,中国人就会很识趣地做另外一个强者的奴隶。”(陈叔涵语),这虽然使得中国缺少实现宪政民主的推动力,但也使中国实现宪政民主少了来自政治偏执和宗教方面的阻力和障碍(中东伊斯兰教对世俗社会民主化的负面作用显而易见)。对于绝大部分中国人来说,在强权之下,他们并不在乎被谁统治、谁当政,只要有口饭吃、活着就行。所以,以强力做后盾,以最后的开明专制实现宪政民主,进而改造国民素质是中国民主化的可行路径。

况且在热兵器时代,不允许民间持枪的社会,手无寸铁的民众对极权政府的反抗本来就如同以卵击石,加上中共不允许任何民间社团、宗教团体的存在,社会变得越来越原子化,再加上中共数字极权的的广泛应用,使中国大陆成了一个大监狱,监控无处不在,群体性的反抗越来越难、越来越不可能。因此如果中共统治集团内部不出现大分裂、大裂变,重现类似于89民运那样大规模的群众上街、要求政治变革的可能性真的不大。

中共统治集团内部发生分裂,出现政变、军变的可能性有多大?回答这个问题,要看中共统治集团内部都是些什么人?他们有没有一个共同的信仰和目标?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中共几十年的逆淘汰机制决定了能够在这个体制中生存下来的都是中国社会、中共党内最自私自利、脸最厚、心最黑的鲜廉寡耻之徒,他们的目标就是通过对权力的攫取来实现个人、家庭、集团的利益最大化,但这样的目标只是个人性的显然不能成为他们的共同目标,这样的目标与当初这个党宣称的为了实现共产主义或现在宣称的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显然风马牛不相及,只能说他们都有相同的个人目的,但要实现个人的目的就必然视党内同僚为对手、为敌手。由此可见,他们绝不是铁板一块!何止不是铁板一块,简直就是各怀鬼胎!风平浪静的时候,大家以利益维系、各自分肥,一旦危局临头、眼看船要沉了则彼此践踏、各自逃命。

所谓政变、军变的契机就是危局来临的时候,中共利益集团内部出现分裂。现今中国国内、国际、经济、政治危机四伏,中共于台海的挑衅无日无之,迟早擦枪走火。如果台海冲突爆发,如果美军介入,美国政府应放弃将战争止于局部的想法,否则中共将绑架全体中国人民成为战奴,向战争前线源源不断地输送人力和物力,美国及西方自由世界应将战火引向中国大陆全境(特别是新疆、西藏),只有这样变局才会尽快到来,才能将习近平及中共政权尽早扫入历史的垃圾堆。因为中共党政军各级官员早已没有了任何信仰,他们信仰的只有权力和利益,在战争中他们要保护的只有他们的小命和妻儿老小。作为预备,美国及西方自由世界的情报部门应加强对中共党、政、军各级官员、各级将领个人及其家庭的情报搜集工作且即时更新,战争来临之际,“攻心为上、不战而屈人之兵”,促成中国的政变、军变,让变局早日来临。

生活在大陆、对中国社会有敏锐直觉的人都可以察觉到时代已经变了,中国人也已经不是89民运那个时代的中国人了,中国人的劣根性从未远离。作为有志于中国政治转型的领导者,应该面对现实,“从现实政治出发,我们的当务之急不是所谓的改造国民性,而是如何在给定的国民素质的基础上,致力于推进政治环境的转变。”(胡平语),认识到中国政治转型的真正机遇来自于中共统治集团内部的裂变,也就是政变、军变。

共产党一贯自称掌握了绝对真理、一贯坚称自己伟大、光荣、正确,像台湾那样和平转型的希望在大陆也许是真的看不到了。就像一个新生儿一样,一个生命的诞生,是要经历巨大的阵痛的,这是一道不得不迈过去的坎,迈过去了,前面就是自由、尊严与光明。愿宪政民主的春天早日降临这片曾经被上帝诅咒的大地。

本文的目的不是要否定启蒙、更不是反对群众上街游行、示威、抗议,只是探讨中国政治转型的可行路径,就像大家是在隧道的两边工作,而目的都是为了打通中国民主宪政这条隧道。

(谨以此文纪念LFC)
易天 2022.8.22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和立场,转载请标明光传媒,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