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4 4 月, 2024 10:11 上午

康正果新赋一曲《戈尔巴乔夫挽辞》:

『解体苏维埃,铩羽共产党。俊杰贵在识时务,拍案变天一反掌。柏林高墙应声倒,铁幕摒除天宇朗。欧陆干戈化玉帛,东渐西潮势浩荡。惜哉厥功亏一篑,讵料帝俄尸未僵。彼得阴魂郁不散,列宁陵墓犹红场。戈翁多寿复多辱,忍看兄弟阋于墙。静静顿河涨血涛,普京狼子正猖狂。天下群情共愤日,庆丰难弟助纣忙。野心趁火欲打劫,自负男儿也磨枪。 』

还有一讥讽:

『今上好掉书袋,苏联变天,彼曾讥讽戈翁及苏共曰:「竟无一个是男儿。」语出后蜀花蕊夫人宫词:君王城头竖降旗,妾在深宫那得知。十四万人齐卸甲,竟无一个是男儿。布尔什维克孽种以妾妇自居,一笑! 』

戈翁变天之举,功亏一篑,其实是共产党极权「改革」后赢得多少寿数的问题。这个问题,我曾请教过余英时先生,2006年秋天他从华盛顿国会图书馆访问归来,我们在电话上聊起大陆暴富风景,他说他对民主制度在中国,短期内已不做预想,我估计他的失望也包括近来台湾的乱局,那么我问他,难道中共就此稳坐下去了?他说:

「我想,大概要等那一代人都走完了才行,就像苏联,恐怕是要七十年的,放心,你是可以看到的,我则看不到了……。」

余英时从来不相信中共的所谓「改革」,虽然八九后我们一众「大陆改革精英」,被他收留在普大高谈阔论,他却从未驳过我们的面子。迟至他为法国陈彦作序,才系统地阐述他的看法,他首先给了一个「党天下」的概念,然后分析它的「调整」伎俩,最后总结:

『总之,一九七八年以来,中国大陆便开始步入「党天下」解体的历史过程,邓所领导的「党」则依靠「经济放松,政治加紧」的大战略来阻止这一不可逆转的历史进程。 「六•四」结束了第一阶段,但在九十年代开始的第二阶段中,「党天下」体制仍然在同一战略下勉强挣扎。 「日暮途穷,倒行逆施」,似乎正是这一战略在现阶段的写照。 』(参见《余英时:试说「党天下」的解体过程——二十一世纪中国丛书代序:经济放松与政治加紧》)https://ipkmedia.com/137433/

中西方咸信中共这个体制「改革」会变好,识破它改革只是为了「存活」,我猜天下只有余英时一个人。

接下来,北京发生「薄案」,我又跟余先生聊。我推测胡温可能追究谷开来而从轻发落薄熙来,当时情形胡温尚未摆平周永康,坊间谣言纷起,倘若薄获解脱,则习接班成悬案,这个政权分裂,十八大开不成了,倒是好事。但是余英时说:

「这是不可能的,中共要整人就整死,从来没有你说的从轻发落的做法,尤其薄案事关习近平的接班,非同小可。」

他真是料事如神!

今天看来,中共亦非旧日毛邓的结构和模式,尤以「太子党」最为叵测,无人知其盘根错节和染指军权的深度,这次它摆平「兄弟阋墙」,坊间则一派对「少东家王朝」的戏弄,无论红二代、知识界、权贵、中产阶级,皆视习近平为一个「初中水平」、「找死」、「加速灭亡」的二蛋……

但是,有几人识破,这个制度完成了「打天下一代」走完了以后的继承危机,俄罗斯也是如此,未来将出现普京、习近平一代靠民族主义称霸、耍横、对抗民主阵营的后集权形态?

最重要的是,共产党用民族主义取代了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上完成了更新换代。

『本民族文化的理性成分若不成为现代认同的一个资源,就可能提供强烈的「原教旨主义」』,当时余英时就提出的一个看法,他将一般用以界定伊斯兰教的「原教旨论」另译为「返本论」,以描述今天中国出现的官方向传统要「合法性」资源和民间的「东方神秘主义」浪潮。

中国一派认同新危机的亢奋和迷乱。一座文化废墟所能提供的认同资源,往往是那些未经脱魅而极具「非我族类」意识的神秘主义、「左道旁门」,所以会呈现《周易》、气功热与「痞子」文化「落霞与孤鹜齐飞」的景观;而这样的文化废墟,又最能诱发「人们操纵历史记忆的需要和思古的情绪,其结果是对历史的建构流入随心所欲而且往往出人意表的境地,思想的自由竟变成了不负责任的恣纵,人们在旧神话的残骸上又编织了新神话」(余英时语)。

这使我再次想起当初『河殇』所描述的「现代化后来者的焦虑」。 「返本」运动在中国大陆的初澜,当起于八十年代开放后的全国性浮躁,从「女排狂热」、「足球耻辱」直到同外国人争夺黄河「首漂权」,以及官方有意将这种情绪引向「振兴中华」的政治层面,充分喂养了民族主义。 「龙」的崇拜和「龙的传人」意识的浮现,都可视为外来意识形态(马列新名教)破产后涌起的「寻根」和认同冲动。

余先生已经走了。 2020年秋天,康正果曾告诉我一事,至今印象很深,他发传真给余府「问候中秋」,余先生回了一个简短的电话,并称:

「我现在不听不看不问不写任何关于中国的事情!」

言辞决绝,令人震惊,一个人写了一辈子无数关于中国的文字而且高寿至九十之际,最后竟出此言,便可知他的失望乃至绝望,而此际大势则是中美对决、瘟疫骤至、西方溃不成军……

余先生暮年痛苦。以他可以穿越历史千年的感知,何能不晓日后中国和中华文明之凄惨?

—作者脸书

戈尔巴乔夫给普京治下的俄罗斯留下了什么? – 华尔街日报 (wsj.com)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