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1 5 月, 2024 5:34 上午

七律 百年咏史[35]大跃进 (1)

大同梦幻意难忘 举国争先竞激昂 (2)

醉策失缰千里马 (3) 侈言能产万斤粮 (4)

挑灯青壮无暇憩 (5) 遍树白旗胡不匡 (6)

一枕黄粱犹未醒 阎君已坠泪双行 (7)

注(1)大跃进是于1958年至1960年上半年,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生的试图利用本土充裕劳动力和蓬勃的群众热情在工业和农业上「跃进」的社会主义建设运动。有人口统计学学家估计,于大跃进非战争期间,死亡人数在1,800万至3,250万之间(此处极具争议)。历史学家冯客声称「胁迫、恐吓、系统性暴力构筑了大跃进的基础」,「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有预谋的大屠杀」。

大跃进的后果使得这场运动最终难以为继,钢、铁合格率低下,大量资源遭到浪费,劳动力的转移带来产业结构畸形和农业生产的不足,加之人民公社刮起「一平二调」的「共产风」,高指标引发的「浮夸风」,以及脱离实际的生产瞎指挥风,强迫命令风和干部特殊化风「五风」和公共食堂的浪费,与贪污腐化、强征强抢强占,导致无权势的农民百姓大量死伤受害,最终酿成全国大饥荒的悲剧。从1960年冬开始,这场脱离实际的运动逐渐被当局叫停。

注(2)大跃进时,各省市、各单位、各人民公社都争放卫星,不顾实际的生产能力,互相攀比吹牛,为此不惜弄虚作假。搞大跃进,无非是要多打粮食。那时又无化肥。怎么办?不知是什么人,想出了一个使人十分反感的主意——刨坟。有人讥之为“挖祖坟”。 1958年7月,时值盛夏,骄阳似火,社员们每天上山刨坟,劈开棺木取出枯骨,运回社里办的肥料加工厂,制造骨肥。这些死者绝对没有想到,他们的子孙会刨坟把他们的尸骨挖出来制造肥料。 (来源:中国人民协商会议汨罗市委员会网站。作者:徐俊。)

另外,还有挨家挨户去挖家中放马桶之处的泥土,更有什者,把村子里的狗全打死了熬汤做肥料!

注(3)那时的口号是: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一天等于二十年。千里马倒是中共先注册,非高丽棒子发明,小时候唱的歌还记忆犹新:「戴花要戴大红花,骑马要骑千里马,唱歌要唱跃进歌,听话要听党的话!」

注(4)百度百科资料显示,徐水县在「大跃进」的过程中,曾经声称一亩地产山药120万斤、小麦12万斤、皮棉5000斤、全县粮食亩产2000斤等。毛泽东在1958年8月4日到徐水县视察时,县委书记张国忠亲自向毛泽东汇报的,毛泽东听后大加赞许。

1958年9月1日,《人民日报》的《徐水人民公社颂》文章称,徐水县委第一书记张国忠宣布「跑步进入共产主义」,「计划一亩山药产120万斤,一棵白菜500斤,小麦亩产12万斤,皮棉亩产5000斤。」

1958年9月18日,《人民日报》报导称,1958年9月10日至11日,刘少奇到「共产主义试点公社」河北徐水县视察,当地有人汇报「给山药灌狗肉汤,亩产可以收120万斤」时,刘少奇说,你们可以养狗啊!狗很容易繁殖嘛!

大陆媒体还有报导称,毛泽东当时曾忧虑,这么多粮食,怎么吃的完?

注(5)那时许多公社在夜晚点火把、油灯,农民每人一把铁锹,按班、排编制,在地头一字排开,要深翻地一尺五到两尺,听吹哨齐头并进前进。

注(6)1958年,全国各地曾爆发过一场时间不长但影响极大的运动,当时把一些反对浮夸的人,以及所谓具有资产阶级学术观点的人都作为“白旗”加以斗争,当时把这种做法叫“拔白旗”。

运动中,有的地方刻意在未被打成“右派”的人中搜寻“白旗”对象,使大批人因此遭殃,仅山西、湖南、河北、甘肃等省的不完全统计,有二十多万中共乡镇党委成员被拔了“白旗”,不是打倒就是开除党籍。

注(7)大跃进的第二年,饥荒开始降临中国大地,中共至今不敢公布因饥馑死亡的人数,外界估计从三千五百万到七千万不等。可参照杨继绳的《墓碑》和伊娃的《大饥荒三部曲》,还有冯客的《毛泽东的大饥荒》,丁抒的《人祸》。

小时候在人民画报上看到一幅照片,地里插着十几杆火把,一群农民在奋力挥锄,图片说明道:社员挑灯夜战,誓把亩产量提高到XXXXX斤云云。现实中的荒诞比虚构的半夜鸡叫似乎更具可操作性,结果如何?不忍说了。

当时各地都大吹浮夸风,你道一亩地能产三万斤,他便立下军令状说能产五万斤,要是有个基层干部说一亩地只能产五千斤,那就是典型的白旗,要拔掉,他们的命运可想而知。

大跃进那年,父亲正好回乡下探望祖母(老人死活不肯离开家乡),看到乡亲们在拿尺子量地,照着尺寸栽苖,说是什么科学密植种植法,能最大限度利用太阳能云云。父亲大怒,把大队长痛骂一顿(大队长是我的堂兄),他们却只是苦笑,依然我行我素,父亲也是无法可施。

七律 百年咏史[36]庐山会议

匡庐深处神仙会(1) 玉殿凌霄互操娘(2)

忧国元戎直犯上(3) 满厅头领半骑墙(4)

神州终化阿呼狱(5) 山寨翻成忠义堂(6)

应怪老彭疏护主 东宫战殁恨难忘(7)

注(1)当时的记录员李锐认为,庐山会议一开始确有点像「神仙之会」的味道,「白天开会游山,晚上散步跳舞」。

注(2)7月31日,8月1日,毛泽东连续召开中央常委会批判彭德怀。毛发言:“对别人要求民主,对自己要求独裁。“共产党不是毛氏宗祠”。学我一九二七年,搞彭氏宗祠。要实行民主,这回决定开中央委员会。华北座谈会操了四十天娘;补足二十天,这次也四十天,满足操娘要求;操够。大鸣大放。”8月11日,毛又说:“集体领导要不要?这是赫鲁晓夫强调的。……这次会议满足要求,不能我一个人说了算。以后一个月开一次中央全会都干,天天开会,免得老说没有民主,个人独裁,还是你那个独裁好,你那个军委有无民主集中制?现在是攻不民主自由,他们要搞的政治挂帅,是小跃进,不跃进。华北操40天娘,操20天不成,这回满足操40天,还加5天,叫你满足操娘欲望。”

注(3)指彭德怀上万言书。朱德曾痛心对彭道:“老彭,你这是犯上作乱呀!”中共高层已把毛视为帝王。

注(4)聚义厅的头领们骑墙还算是好的,另一半却是落井下石。

注(5)庐山会议原计划纠正左倾浮夸风,自彭上了万言书转而反右,中国至此滑入饥荒的深渊。 「阿呼地狱」,佛教宇宙观诸多地狱的一种。法苑殊林·卷七:「复何因缘名阿呼地狱?此诸众生受严切苦逼迫之时叫唤,而言:『阿呼!阿呼!甚大苦也!』是名为阿呼地狱」。

注(6)庐山会议开了个人凌驾中央委员会、个人凌驾于全党上的先例,开了个人专断、个人决策的先例。庐山会议后,毛泽东逐渐成为党内的「特殊人物」,无人敢直接提出批评意见——聚义厅终于变成忠义堂。

注(7)毛曾说:「『始作俑者,其无后乎』;我无后乎?中国的习惯,男孩叫有后,女孩不算;我一个儿子打死了,一个儿子疯了,我看是没有后的。」毛引了孔子的这段话,愤恨自己的「无后」,他认为彭德怀在朝鲜战争时期没有照顾好他的儿子毛岸英,使毛岸英战死、导致他「无后」。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