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话中南海:赵克志、郭声琨的二十大”荣退”和应勇的”起死回生”

0
147
53a0e2a5 f645 4611 a08e a6c5a8976325
53a0e2a5 f645 4611 a08e a6c5a8976325

我们本专栏上篇文章《赵克志和郭声琨的下场取决于曾庆红对习近平连任的是否支持?》刊登和播出的次日,习近平当局对外宣布了二十大的“前戏”十九届七中全会,也就是十九届最后一次全会的召开时间是下月9日,同时宣布了中共二十大召开的“中央政治局建议”时间是下月的16日。

依照惯例,最后一次本届中央全会上的例行公事之一是审议并通过《中国共产党章程(修正案)》。而在此之前,党章是否又会修改并不对外公开。众所周知,中共政权是1982年召开十二大以来,历次党代会上都对党章做过修改,修改内容最多、篇幅最大的就是习近平主持召开的中共十九大。依笔者之预测,二十大如果再次修改党章的话,修改篇幅远不会有十九大那么多。

十九届七中全会上,还有一项重要的例行公事就是对本届中央委员会进行“清仓”,同时递补一批中央候补委员为中央委员。比如,5年前的中共十八届七中全会就听取了中央纪委中央军委对孙政才、王建平等15人严重违纪问题的审查报告,确认中央政治局之前作出的给予孙政才黄兴国孙怀山吴爱英苏树林王三运项俊波王建平田修思李云峰杨崇勇莫建成开除党籍处分,给予李立国杨焕宁留党察看二年处分,给予张喜武撤销党内职务处分。

这份15人名单中的前面12人,包括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孙政才及时任司法部部长吴爱英在内,无论是否被司法追究,其被开除党籍的处分都已被在是次中央全会召开之前陆续对外公开;对后3个分别获留党察看和撤销党内职务处分者,都是首次对外宣布。其中的李立国是此前的国务院民政部部长,杨焕宁则是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党组书记。

以此类比,那么下月9日召开的中共十九届七中全会上,对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的“清仓” 内容,毫无疑问是包括了对十九届中央委员、前司法部长傅正华,十九届中央委员、最高法院前常务副院长沈德咏,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前南京市委书记和江苏省委副书记张敬华等人被开除党籍的“确认”;以及对十九届中央委员、前工信部部长肖亚庆,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山西省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李佳(女)给予撤消党内职务处分的确认。

相比于五年前的十八届七中全会,十九届七中全会上对本届中央委员会的“清仓”工作已经远不是那么繁重和庞杂,数量上大概是1:10的比例;而从被“清仓”者的最高政治级别角度比,也已经从政治局委员降至普通中央委员。

自1987年中共党的十三大召开至十九大召开之前为止,每两届党代会之间都会有至少一名政治局委员和书记处书记被查办。但十九大闭幕至今,距中共二十大召开的时间只剩一个半月的时间,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和书记处里,以及不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和书记处书记和在任其他副国级,比如国务委员、“两高”院长,以及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的副职领导人里,都还没有被公开处分者。

除了如上已经被对外公开的肖亚庆和李佳,下月初将召开的十九届七中全会上,将会宣布对另外某个甚或某几个正省部级的当届中央委员,或者候补委员进行党纪处分的可能性不是没有。但公开宣布对某个副国级的在任领导人进行党内处分的可能性,基本没有了。如此说来,赵克志也好 ,郭声琨也好,被习近平恩准在二十大上“平安降落” 的可能性是一天大于一天。也就是我们本专栏过去文章中所说的,对他们两人的“内部冷处理”– 即只给予比留党察看还要轻微的党内处分,比如党内警告,至多是严重警告,甚或只是内部“通报批评”,同时令其所担任的主要职务“自然终止”,即“到点下车”的可能性,一天大于一天。因为但凡此二人从政治忠诚角度不被习近平怀有太大疑心,习近平本人也不愿意给外界一个中央政法委和公安部从上到下全都烂透了的印象。

当然,因年龄原因在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上不再连任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者,“平安降落” 之后终究还是没有逃脱被整肃的先例,也是大有人在。从政法系统的角度,最典型的例子当然是周永康了。

10年前召开的中共十八大上,已经被外界猜测因为“挺薄”有了麻烦的周永康,以在新疆“全票当选”的十八大代表的身份在会场上神采飞扬。央视的新闻镜头里,也有他和胡锦涛、习近平等人“亲切握手致意” 的照片。

日后从网上可以查到,2012年11月在中共十八大上“荣退”一年后的2013年12月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召开会议,“听取了中央纪委在查办案件中发现的周永康违纪线索情况的汇报,决定开展相应核查工作”。

但是,这一消息当时并未被对外公开。直到2014年7月底,中共当局才对外公开宣布:“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听取了中央纪委开展核查工作情况的汇报,决定对周永康立案审查。”

而根据中共官方当时那段时间的公开报道内容,周永康“荣退”后的次年,即2013年10月份,还有很是高调的公开活动。足见当时的周永康失去自由的时间应该是在2013年年底,也就是政治局常委会议“决定开展核查工作”之后。

依此类推,对整个公安系统内形成了一个“孙力军政治团伙”至少应该负“失察”之责的郭声琨也好,赵克志也好,即使在下月召开的中共二十大上“平安降落”,“麻烦还在后头”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而本文和本专栏下篇文章中要继续讨论的是,他们这两个现在还分别挂着书记和副书记名头的中央政法委成员,将会在下月召开的中共二十届一中全会闭幕之后如何改组。话题就要从今天刚刚被宣布为最高检察院副检察长的应勇的“东山再起”、“咸鱼翻生”说起。

大概是3天之前,有香港媒体署名作者援引中共最高检察院的内部消息说,本被视为二十大政治局新贵,但今年3月因“年龄原因”卸任湖北书记,转任中国全国人大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外界以为他“退居二线”被仕途看淡的应勇的身影,已经于8月20日左右出现在最高检察院。最高检察院的党组会议上已经宣布,中央任命应勇为最高检察院党组副书记,排名在另一名党组副书记、常务副检察长(正部长级)童建明之前。

当时的这则消息来源中,也还说了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将于今年至9月2日在北京举行,届时会任命应勇为最高检副检察长。

果不其然,今天的中共官方媒体已经宣布了“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六次会议2日经表决,任命应勇为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检察委员会委员。”

与此同时,中共官媒也发布了《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应勇同志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一级大检察官的公告》,公告落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中华人民共和国首席大检察官张军”。

回顾以往,最近的一次由张军以首席大检察官身份任命一个一级大检察官的时间,是2020年5月20日。当时的被任命者童建明,担任最高检察院副检察长已经近两年,严格说是1年零11个月的时间了。只不过是他在被宣布为一级大检察官的前几天,刚刚被中组部宣布为最高检党组副书记和主持日常工作的副检察长(正部长级)。中共官网此前宣布,2018年6月22日召开的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次会议“通过”了童建明、陈国庆为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的任命。

童建明此前的职务先后是最高检察院检察委员会委员、办公厅主任,最高检察院检察委员会副部级专职委员,河北省检察院检察长、党组书记,河北省委常委、秘书长、省直机关工作委员会书记。依其如此资历,现如今当然只能排名卸任省委书记、毕竟还是十九届中央委员的应勇之后。

也是在今天宣布应勇为最高检察院副院长的同时,百度百科等也都奉命把应勇的词条修正为“现任第十九届中央委员,最高人民检察院党组副书记(正部长级)、副检察长、检察委员会委员,一级大检察官”。

与此同时,最高检察院网站也重新排列领导人名单,张军之下就是应勇,童建明从老二变成了老三。

笔者注意到,即使是必须严守新闻纪律的中共内地新闻媒体,也还是要想方设法表示出一点对应勇这一年内职务上的“起死回生”的好奇。比如,一家内地媒体报道此新闻的标题就是《湖北省委原书记应勇履新最高检 政法老兵重回政法一线》,内容中强调“此次任职最高检,将是应勇今年来的第二次履新。2020年2月,应勇在新冠肺炎疫情初期赶赴湖北任职,在湖北工作770余天;2022年3月,应勇卸任湖北省委书记职务,后赴京担任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此番履新最高检,这位政法老兵重回政法阵地……。”

笔者在这里把应勇今年内的职务变化说成是“起死回生”, 是因为这个月球人都知道其为习近平铁杆亲信之背景的应勇,在今年4月被宣布从湖北省委书记改任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的二线职务时,虽并未达到65岁的正省部级一线职务的封顶年龄,但仍然还是被新华社的报道中特别解释了一句“因年龄原因”,从在中共政坛上的政治前途看当然是“日落西山”。而从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的挂名副主任返回一线,出任最高检察院排名第一的副检察长、一级大检察官及党组副书记,而且是赶在距二十大召开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宣布,毫无疑问是要在二十大上继任中央委员,并在此基础上或者入局,或在明年三月接任与政治局委员一样都是副国级的最高检察长。可以戏称是“咸鱼翻生”,是不是也可以说成是政治上的“起死回生” ?

从今年3月底离开湖北省委,到十几天以前突然现身在最高检察院的那段时间的应勇,只不过是完成了一段基于某种特定需要的“诈死”,也是很有可能的。

关于习近平的铁杆政治亲信应勇,笔者过去几年来已经在本专栏有多篇文章分别介绍了他的过去,分析了他的现在并预测了他的未来。比如,去年6月的《十堰大爆炸案的真实死亡人数与应勇的副国级晋升前景》、去年7月《谁会与应勇竞争下届中央政法委书记?》、去年11月的《应勇和彭清华都是最可能升任副国级的省级党委一把手》等。

但是,今年3月应勇突然被宣布免去湖北省委书记实职,并被新华社特地强调为“因年龄原因”之后,笔者也曾一度怀疑,这个应勇是不是因为什么外界猜测不到的原因失宠于习近平了?

而现如今,无论是先安排应勇“退居二线”然后又赶在二十大召开前夜宣布他重返“政法一线”,为晋升副国级热身的这一番骚操作到底是基于什么样的幕后考量,或者是基于我们外界无法猜测到的复杂人事斗争原因,他应勇在下月召开的中共二十大之后,以65岁的年龄晋升副国级的前景,已经和习近平连任第三届中共党魁一样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至于他应勇未来是否会如同今天几家港媒上分析的,接任张军的最高检察长,还是其他副国级实职,甚至直接在二十届一中全会上入局,将是我们下篇文章的分析重点。

(本期节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讲)

文章来源: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