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力江:嫖娼的李易峰与重婚的毛泽东 

0
李易峰 毛泽东
中共主旋律电影《革命者》中,男演员李易峰饰演毛泽东一角。

嫖娼的李易峰与重婚的毛泽东

作者:乌力江

演员李易峰闹出了大丑闻,裤裆里的那点永恒的事,嫖娼。

孔老夫子说,食色,性也。按当代人本(主义)哲学,孔子的食色之性乃人的自然本性,即人的动物属性。食虽是人的第一天性,即生存、活命的天性,但一个人的吃饭问题难以引起大众的本能兴趣,不能成为人类本能的、永恒的谈资;性虽是人的第二天性,却总能引起人的动物性生理冲动之本性——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说就把性本能作为人的根本动力,总是人类永恒的第一谈资,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如1998年美国史上第二年轻的英俊总统克林顿的拉链门事件就沸沸扬扬闹腾了长达一年多,即便美国社会整体上对性自由持相当开放和容忍的立场。

2013年,红二代、天使投资人薛蛮子(薛必群)在北京嫖娼被抓,上了声名狼藉的中共央视,中共官方称证据确凿,但仍有传闻称他因屡屡抨击中共公权部门而被中共公安盯梢并终于落入圈套。

2014年,如日中天的演员黄海波因嫖娼丑闻,演艺事业毁于一旦,当时及之后一直有传闻是被演艺圈的竞争对手设套。

2008年,美国纽约州上任仅一年的州长、前任州检察长斯皮策(Eliot Laurence Spitzer)因召妓丑行败露而辞职,传闻他因铁腕整肃腐败的华尔街金融业而被金融大鳄逮住了这一把柄,斯皮策的政治生涯被判死刑。

不仅嫖娼这样被很多国家规定为违法行为的裤裆丑闻,即便不违法而仅仅有违人类进化而形成的性道德的裤裆丑闻,也因能满足大众的偷窥欲而成为大众的谈资,并会导致身败名裂、为天下笑的严重后果,如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香港艺人的艳照门丑闻,陈冠希、张柏芝、阿娇(钟欣潼、钟欣桐)的人设一夜崩塌,演艺生涯彻底终结,后虽竭力试图回归,但终因不仅他们本人而且公众双双难堪,未能遂愿。

2018年开始,美国媒体对川普总统之前的裤裆问题也很是热炒了好一阵子,一时间川普的总统任期险象环生。

人一生中会犯很多错误,大多数错误的后果是可以弥补的,不至于改变甚至毁掉人生,但少数错误是致命性的,后果无法补救,足以毁掉个人的一生,这样的错误是绝对不能犯的。

裤裆错误似乎可列于此类致命错误的榜首。如果说原始时代不受限制的性关系和性行为体现了人的纯粹动物的天然本性,那么经漫长进化而在近代形成的一对一的性关系尤其是一夫一妻制的性关系则体现了人的社会本性,体现了人区别于动物的文明性。

李易峰这一次的裤裆问题不仅使他自己演艺生涯宣告终结,也给中共带来一点儿不大不小的尴尬。

因为,就在去年,2021年,中共的所谓建党百年,李易峰参与拍摄了中共的所谓主旋律巨片《革命者》,头号男主角,扮演的不是别人,恰是中共太祖毛泽东。按中共虚伪的、假大空的马教洁癖本性,耗资巨大、向中共一百年献礼的这部巨片要打水漂了,显然是不能继续上映了。否则,李易峰的每一次出场、每一个镜头,都会给观众尤其是给众多有嫖娼、包养二奶和情妇劣迹的中共党员们一个清晰的隐喻:“毛泽东”和中共很多党员、干部都是嫖娼“犯”。这种不尴不尬,中共岂肯允许它发生!

其实,太祖毛泽东本人确曾说过“我无非是吃喝嫖赌”这样不符其伟光正“领袖”形象的粗鄙言论。

从只有一夫一妻制(可以扩大到一对一的恋人关系)才合法及合乎道德这一现代两性关系原则出发,不仅李易峰嫖娼这样的货币化、市场化的性关系和性行为是违法且违反道德的,重婚和婚外性关系亦是违法(婚姻家庭法)和违反道德的。由此,扮演过毛泽东的李易峰的嫖娼行为会使人们情不自禁地联想到毛泽东的私生活传闻及历次婚姻的合法性、合道德性瑕疵。

关于毛泽东的私生活传闻,1994年出版的原中共军队305医院院长李志绥的《毛泽东的私人医生》(《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以及近年网传长沙板仓杨开慧故居墙壁中的杨开慧手稿有所披露。只是,对这两个来源关于毛泽东私生活的披露,中共官方是既不正面回应更是通过各种途径予以否认。凭心而论,外界也实难确证。

然而,毛泽东有两段婚姻构成重婚却是无可抵赖的。

第一次重婚涉及杨开慧、贺子珍。 按中共官方的口径,1927年毛泽东上井冈山后,与杨开慧中断了联系,后传来杨开慧遇害的消息,毛遂于1928年6月在井冈山与贺子珍结婚,而杨开慧却是在毛、贺成婚后两年半的1930年11月14日被国民党杀害于长沙。这次重婚有适逢战乱、信息不畅的客观原因,但毛泽东未假时日对杨开慧之死的传闻予以核实,却很快与贺子珍结婚,显然过于草率,有失慎重。同时,在1930年7、8月,即杨开慧遇害前3—4个月,彭德怀率中共红军两次进攻长沙,第一次并且攻占长沙达十天,毛泽东或彭德怀并未查询杨开慧及三个儿子的下落。尽管这一次重婚存在一定的客观原因,但毛泽东不加核实,显失仓促和草率,主观责任无可推卸。

第二次重婚涉及贺子珍、江青。如果说第一次重婚存在难以克服的客观环境原因,第二次重婚则主要由于毛泽东的主观过错。这段重婚前后的细节也是述说不一:一种说法是,1937年贺子珍负气出走延安,1938年1月到达莫斯科,后毛泽东给身在莫斯科的贺子珍去信,问“难道我们就这样分手了?”贺子珍回答“就此分手。”这一说法难免有委过贺子珍而为毛泽东讳之嫌。

另一种说法是,1938年8月,毛泽东与江青同居;同年11月与毛泽东与江青举办婚宴,正式结婚;近一年后,1939年9月毛泽东给远在苏联的贺子珍去信,提出离婚。重婚事实毋庸置疑。

毛泽东与江青结婚,遭到时任中共一把手、总书记张闻天(洛甫)及周恩来等人的反对。张闻天亲笔致信毛泽东,明确反对他与江青的婚事;周恩来的理由是贺子珍只是到苏联治病,并非不回国,也即毛、贺仍是夫妻,毛与江青另行结婚有失妥当。

延安时期担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的杨尚昆看过张闻天写给毛泽东的信,他晚年回忆说,毛泽东最忌恨张闻天的就是张反对他同江青结婚,毛后来经常开会时就会又骂又说“我无非是吃喝嫖赌,孙中山能够,为什么我不能够?” 时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长陈云也反对这桩婚事,他找江青谈话,说毛主席有老婆,并未离婚,提请江青注意;江青告诉毛泽东后,毛当即打电话质问陈云“你这个组织部长竟然管到我家里的事情来了?”   毛当时并非名义上的中共一把手,却已难掩农民起义头目的流氓无产者习气,已表现出飞扬跋扈、个人凌驾于中共组织之上的皇权倾向,为二十年后的“大跃进”等系列灾难埋下了伏笔。

从违法及违反道德的角度看,李易峰的嫖娼与毛泽东的重婚,与今天各级中共书记、部长、省长直至县长、处长、乡镇长们包二奶、养情妇以及上海高级法院法官集体嫖娼在性质上毫无二致。李易峰仅仅是在地下性交易市场上购买性服务和性刺激,尽管这个市场不被法律承认和保护,但买卖双方是自愿、平等的主体,是纯粹的私人协议关系,没有公权力插手;相比之下,中共各级官员,从中共常委周永康到正部级的傅政华以至中共最基层的乡镇书记,包养二奶、情妇,无不是窃用公权,是特权行为和不平等的特权性关系,其无耻、卑劣的程度十倍、百倍于李易峰。在此意义上,中共的公安和党媒们,特别是堕落为周永康的后宫、早已声名狼藉的中共央视,李瑞英、叶迎春、沈冰们,有何资格和颜面炒作李易峰嫖娼之事?

且不说涉及个人隐私——不仅是隐私而且是涉及到性问题因而更加私人性的阴私——的事件中共公安根本就不应该公之于众,仅就为中共自己的“伟人”毛泽东的高大上、伟光正之形象计,为李易峰出演的向中共百年献礼的巨片的命运计,接到朝阳群众密报的中共公安们也应该,用中共的语言就是,有最低的政治敏锐性,悄无声息地对李易峰予以拘留、罚款即可,何必闹得满世界风雨?中共的公安们,莫非是明面上低级红、实则是高级黑吗?恰逢中共声势浩大、举全党之力为所谓的二十大营造歌舞升平之虚幻氛围之际,中共的公安们就这么搞死了“巨片”《革命者》,岂非是给中共最高层上眼药吗?中共公安不仅直接搞臭了一个小小的艺人李易峰,还间接捎带抹黑了自己的太祖毛泽东。

2021年,李易峰还在电视剧《建军大业》里扮演了中共元老、毛泽东的好友何长工。

令中共尴尬并倍具反讽效应的是,2021年5月,李易峰还在浙江卫视一档节目中口若悬河,大谈“精神的力量”。李易峰演戏时从中共那里获得的这种精神的力量,嫖娼时瞬间蒸发了吗?周永康在百盛大厦地下车库和叶迎春车震时,他的这种精神的力量是否化作了其他什么力量?傅政华在操刀“709”大抓捕时的这种精神的力量在他和现已身在澳洲的那个情妇共渡云雨时又变成了一股什么力量?

呜呼,满嘴的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都是嫖客,俱是婊子,一样的逢场作戏,不同的游戏人生!庙堂之上多嫖客,何必只盯李易峰?

(本文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