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霜舟 :习近平出访中亚,疫情以来首次踏出国门

0
19
下载 (3)
下载 (3)
周三,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一直躲在国内的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终于走出国门,对中亚展开短暂访问。这是他两年多来的首次出访,为的是投射自己作为全球政治家的形象,以及开展那种无法靠视频通话进行的外交。
这次出访为习近平提供了展示中国在中亚地区日益增长的地缘政治影响力的机会,尽管中国政府与大部分西方国家的关系正在急剧恶化。在与几位亚洲国家领导人的峰会上,他可能会寻求将中国展示为一个可靠的区域和全球大国,是取代美国领导地位的选择。
习近平已于周三抵达哈萨克斯坦,这是他三天行程的第一站。他的下一站是乌兹别克斯坦,他将在那里出席区域领导人峰会,并预计将与俄罗斯总统普京见面。通过与世界上权力最大的领导人之一站在一起,这将让普京得到所需的激励,他的国家由于入侵乌克兰正受到美国和欧洲越来越多的孤立,俄军最近几天在战场上也遭受严重挫折。
习近平将寻求利用这次出访来加强国内对他控制权力的信心,执政的中共领导层将在几周后召开一个重要会议,预计习近平将在这次会议上获得作为领导人的又一个五年任期。

在国内面临严峻挑战之际,中共正在发动全部的官方宣传机器,大力宣传习近平的出访。中国的经济已急剧放缓。青年失业率创下历史新高。全球范围的通货膨胀损害了对中国出口产品的需求。为了试图遏制新冠病毒的暴发,中共仍在强制实行广泛的——许多人认为是过度的——封控措施,将数以千万计的人限制在家中,使一些居民面临严重的食物短缺
中国专注于采用严格措施,不惜一切代价遏制和消灭新冠病毒,这也解释了习近平在全球舞台上长期缺席的原因。习近平最近一次出访是2020年1月对缅甸的访问。即使在今年7月大胆前往中国南方城市香港的时候,他也没有冒多大风险,香港要求所有出席活动的官员、记者和其他人,在习近平到来之前进行自我隔离,并每天做新冠病毒检测。
习近平惹人注意的退避与他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之前的日程安排形成了鲜明对比,那时,他每年加起来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在国外访问。最近几个月,随着更多国家开放国门,他在大国领导人中愈发像是局外人。在国外对中国的人权记录、武力恫吓台湾和其他问题的担忧日益增长之际,这也限制了他直接影响中国海外形象的能力。预计习近平将于本周在乌兹别克斯坦的撒马尔罕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和其他几位领导人见面。
预计习近平将于本周在乌兹别克斯坦的撒马尔罕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和其他几位领导人见面。 ALEXANDER NEMENOV/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习近平三年没出国门的唯一原因是疫情防控政策,”北京的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时殷弘说。但呆在家里“也给中国的外交带来了一些损失”,他补充说。
“现在,中国政府领导人应该开始谨慎地、适当地恢复与其他国家领导人面对面的交流和对外访问,”时殷弘说。
尽管习近平和普京会面将展示出北京与莫斯科日益密切的关系,但会面的场合也提醒人们,中俄两国在很多方面存在竞争。中国一直在中亚努力扩大自己的影响力,而俄罗斯则认为这些曾经的苏联加盟共和国属于其势力范围。

习近平在出访前分别在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媒体上发文,他在文章中强调,中国与这两个国家有悠久的历史,并把中国政府描绘为一个慷慨的捐助者和可靠的区域大国。他特别强调了中国对哈萨克斯坦的油气管道、风电、炼油和汽车制造业的投资,还提到了与乌兹别克斯坦联合生产中国研发的新冠病毒疫苗。
“欢迎乌方搭乘中国发展快车,共享发展机遇,”他写道
习近平肯定会强调与中国进行贸易和投资的潜力。他的第一站哈萨克斯坦是中国庞大的国际投资和发展计划“一带一路”倡议的关键,该倡议是习近平2013年访问中亚各国时提出的,核心是以中国投资为主导,修建桥梁、铁路、港口和能源设施,将几十个国家与中国联系起来,这一直是习近平的标志性项目,最终目标是重塑全球经济秩序。
但批评人士称,该倡议的基础设施和投资计划让参与国变得依赖中国。哈萨克斯坦有许多人也有这种担忧,他们担心自己的国家对中国的经济依赖会给予中国政府太多的影响力。
哈萨克人在该国人口中占多数,他们与中国西北新疆地区的哈萨克族有着共同的语言、文化和一些家庭关系。中国政府在新疆进行的大规模镇压,导致许多以穆斯虽然这种镇压已在两国关系中制造了分歧点,但哈萨克斯坦的领导人并没有因此而公开批评中国,该国当局甚至还惩罚了试图为在中国面临镇压的少数民族进行游说的活动人士。林为主的少数民族成员关进了大型拘禁营,其中包括哈萨克族。
虽然这种镇压已在两国关系中制造了分歧点,但哈萨克斯坦的领导人并没有因此而公开批评中国,该国当局甚至还惩罚了试图为在中国面临镇压的少数民族进行游说的活动人士。新疆的一个拘留营。中国政府在新疆进行的大规模镇压,导致许多以穆斯林为主的少数民族成员关进了大型拘禁营,其中包括哈萨克族。
新疆的一个拘留营。中国政府在新疆进行的大规模镇压,导致许多以穆斯林为主的少数民族成员关进了大型拘禁营,其中包括哈萨克族。 NG HAN GUAN/ASSOCIATED PRESS
在哈萨克斯坦首都机场,军乐队和包括总统托卡耶夫在内的高级官员迎接了习近平。和习近平一样,哈萨克斯坦官员都戴着口罩,显然是为了尊重中国防止新冠病毒传播的严格措施。哈萨克斯坦总统最近还在没有戴口罩的情况下进行了其他公务,包括与教皇弗朗西斯会面。
中国官方媒体报道称,托卡耶夫对习近平大加赞赏,称他为“真正的伟大领袖”,并授予他金鹰勋章,这是哈萨克斯坦总统授予的、象征为该国服务的最高荣誉。

习近平预计将在乌兹别克斯坦举行上海合作组织峰会期间与普京会晤。上合组织是一个以安全为主的多边机构,成员包括中国、俄罗斯、印度、巴基斯坦和四个中亚国家。
全世界都关心的乌克兰战争可能会在公开场合被淡化,因为与会领导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区域贸易上。普京曾在上周表示,俄罗斯、中国和蒙古国已初步同意修建一条新的天然气管道,这三个国家的领导人将在乌兹别克斯坦峰会见面。
上合峰会议程中的最大项目,将是为该地区运输货物和化石燃料修建公路和管道的事情,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的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学院高级研究员邱芷恩(Niva Yau)说。
“没有人会真的会公开地讨论乌克兰战争,但所有人都将对为什么运输潜力很重要发表看法,”邱芷恩说。
普京和习近平将举行自今年2月在北京冬奥会开幕式上见面以来的首次会晤,他们上次见面时发表了长篇联合声明,宣布中俄友谊“无止境”。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是在冬奥会结束后不久开始的,让北京继续与莫斯科拉近关系的做法有些尴尬,尽管北京避免公开表示支持战争,或向俄罗斯提供可能引发美国制裁的物资支持。
中国领导层之所以转向俄罗斯,是因为该国能在对抗以美国为主导的西方影响上成为中国的伙伴。但邱芷恩说,中亚国家对俄罗斯的意图保持警惕,他们认为中国没有意识到他们的担忧。中国和俄罗斯“试图结束西方在全球的主导地位,这符合中国利益”,邱芷恩说。“问题在于,在整个欧亚大陆,所有人都知道俄罗斯的目标是恢复苏联。我觉得中国对这个问题缺乏了解,或没有认真对待这件事。”
文章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