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晓康:习近平的造王者

0
00china econ 01 master1050
图片-习近平的关键之年,中国搁置“共同富裕”运动- 纽约时报中文网

【按:中共二十大在即,习近平再成世界疑点,他的去留,已经不只是中国忧患,几乎也是全球心病了。自从习近平篡改宪法,延长任期,他就被人们骂作「皇帝」,网上干脆给他一个绰号「习皇」,那么,他就应该有造王者,那是谁呢?有趣的是,中共的造王者,是平息了一场「路线斗争」、搬到了一个王位觊觎者才成功的,而他们曾经给出的罪名,如「搞文革一套」等,现正在成为「新皇」即将出笼的把戏,甚至复辟毛泽东、倒退回社会主义,都势在必行了。 】

二〇一二年三月中旬北京「两会」爆出大新闻,闭幕记者会上温家宝抨击重庆薄熙来「搞文革一套」,旋即第二天薄遭免职,此为「六四」以来中共最大内讧,二十年「稳定」破局,北京人心惶惶,网传周永康或成下一个整肃对象,或者他绝地反攻推翻胡温也未可知,总之「击鼓传花」提前引爆,「十八大」前好戏连连。

野心勃勃的薄熙来,绝非西汉末年的那个少帝刘辩——因为他骂胡锦涛“汉献帝”,而是后邓时代的一个危险的帝位觊觎者,他又洽逢弱君“胡温”时代,虽然“争储”败给习近平,他还在伺机卷土重来,那舞台竟是蜀中重庆。

2007年“十七”大后,他上任重庆市委书记,从外地空降过来,把自己的亲信王立军从大连调来做重庆公安局长,也调来一批贴身侍卫,不离左右;王立军构陷炼狱、酷刑“治官”,重手荡平地方势力,称之为“打黑”,以民粹手段博得民众拥护,颇得毛泽东“文革”诀窍;“打黑”之后是“唱红”。

2009年秋,中国最抢眼的事情,不是北京秦俑方阵式的胡锦涛阅兵典礼,而是重庆的“唱红”,嘉陵江畔传来高亢的“革命歌声”——红旗、红歌、红标语,组成“红海洋”,是被人遗忘了的一个旧景观,乃造势煽动,一种前现代的巫术,假如我们回到“文革语境”,便知道薄熙来是在搞“党内路线斗争”——他对治理中国,跟江泽民、胡锦涛有不同的思路,特别是他“善于”继承和发展毛泽东传统,正以更有效的新术,谋取最高权力。

然而他不是“正统”,只能沦为“野心家”,注定要被中南海“打黑”,罪名是:为了“入常”不惜动用政治暗杀、裹挟群众、拉拢政治势力和军方向中央示威、纵容支持毛派极左势力、试图改变中国未来的发展方向;他妻子谷开来天文数字的贪腐不说,还指示王立军毒死英国商人海伍德;而王立军又被薄熙来激走,逃往成都美领馆,遂成国际事件,最终将薄推下悬崖。当时中宣部一反常态,放开新闻管制,任由相关报导和传闻在大陆互联网和微博上传播,以此种方式羞辱薄熙来。

事实上,在习近平不仅是踏着薄熙来的尸骨登顶,中国也因经济发达而腐败横行,中共垄断一切社会资源、权力,而势必成为腐败的制度性根源,习的权力问鼎之路,也是一场场反腐的结果。习近平的发迹,底蕴就在这里——如果说“发财”是中共的“第一合法性”(后六四),那么“反腐”就是它的“第二合法性”(后开放),第二个颠覆了第一个,然而横竖都是它“合法”,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习上台六年中,有134万名官员因腐败而被整肃,部长或副部长级的高官有170多名被撤职、大多数投入监狱。自2012年以来遭到整肃的中共中央委员比整个中国共产主义革命史上的加在一起还多。国际刑警组织主席、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的落马,具有一样的震撼效应。

党是黑社会大佬,党主席也唯有以反腐、集权、专制,才能存活。所以习近平的“造帝之术”,就是拆除邓小平建构的“适应性专制”,用基于恐惧的体系取代了鼓励业绩的体系。

这一改变带来了两大问题。首先,它扭曲了官员的工作动机,从显示业绩变成了显示忠诚度。第二个问题,用卡内基莫斯科中心的中国问题专家亚历山大•加布埃夫(Alexander Gabuev)的话来说就是,“当你只剩下了恐惧的时候,如果高层没有下达明确指令,官员会因为害怕而什么都不敢做。 这样整个官僚体系都变得消极被动。 什么事都干不成了。”

习近平并不满足于仅仅消除竞争对手,他还通过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和拒绝指定接班人来进一步巩固自己的权力,而他之前的领导人通常在任期中途就会提名继任者。他将“习近平思想”写入中国宪法(此前只有毛和邓享此殊荣); 他一手攥住了最高军权; 他在从金融到台湾到互联网安全的各个领域建立了多个“领导小组”并自任组长,成了“万能主席”。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