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藏人遭强制送往隔离营 状况恶劣忍无可忍冒险发声

0
23
01a10000 0aff 0242 3f18 08da8242ebdd w1023 r1 s
01a10000 0aff 0242 3f18 08da8242ebdd w1023 r1 s

拉萨市民排队接受核酸检测。(2022年8月9日)

2022年9月23日 01:43  才让吉

华盛顿 —

西藏全境新冠病毒疫情限制措施一直在加剧,导致深陷可怕的封控管制下的拉萨市民众怨声载道。

政府无所不用其极及无情的疫情防控管理,导致空旷的运动场、学校、仓库以及尚未完工的建筑物中出现大规模杂乱无章的隔离营或方舱。

社媒视频显示,数以千计的人在半夜的黑暗中排队被大巴运往估计大约20个;临时隔离营中的一个。拉萨居民称这些大巴为“半夜大巴”,这些大巴也成为对在目的地等待民众的恐惧的象征。数以万计的民众被一起隔离在恶劣条件的封控中。

从一段视频可以看到,在拉萨两座清真寺前排着队的大巴,将数以千计来自西藏穆斯林河坝林社区的民众拉往隔离营。

实际上,互联网上数以百计来自拉萨的呼吁,已经引起外界对隔离营的关注,那里有辱人格的状况是许多人被塞挤在一起,肮脏、缺乏起码的卫生、食物和医护。其结果就是,藏人十分罕见地齐声公开表达绝望,并发出公开的紧急呼吁。

虽然在中国任何地方发出怨声或表达批评意见都会冒有风险,但藏人则因为西藏地区的政治敏感性而受到更多的严密监视和更为严厉的惩罚后果。

在一篇帖文中,一位藏人妇女抱怨说,人被当作罪犯而不是病患对待。她指控说,如果当局无力妥善管理好这些隔离营,那就应该让那些核检阳性者居家隔离。“即使他们死亡,那也是死在自己家中,”她说。

另一位藏人妇女表示,她的丈夫和她三个小孩子因为她的核酸检测结果不确定,而被带到拉萨北京中学隔离中心的一个隔离点。她的全家人被迫与800人一起隔离。她的小孩发起高烧,但那里没有医生、医药或医疗照顾。

在另一段广为流传的音频中,一位藏人父亲在拉萨一个隔离中心向一位政府官员祈求不要将他刚满周岁的婴儿与家人分开。“我们开始被带到这个隔离营时我们核酸检测结果呈阴性,现在我们检测结果呈阳性,你们又要把孩子带走。如果我们再次需要转移,我们希望全家一起转移,”他说。“如果你们把我们跟孩子分开,我还不如现在就死在这儿。请在我死后过来为我收尸吧。”

在拉萨,封控限制措施特别让那些从乡下来到城市从事低薪服务行业的人感到艰难。一位年轻女性在抖音上呼吁政府,让农民工回到他们的家乡去。她分享了食品价格飙涨的状况,并说她好不容易挣的钱已经快花光了。如果让她返回她的村庄,她就不需要支付房租,而且至少可以吃饱肚子。

在这些压迫性的封城措施下,强制性的核酸检测每天都要被迫进行,有些社区甚至一日二次。这让民众一天到晚都在手机上焦虑地查看检测结果。“红色”提示表明检测结果呈阳性,那么你和你的家人很可能就要被迫前往某个隔离营了。

尽管严厉的封控措施从8月初就开始,拉萨仍然有人一直核酸检测呈阳性。有些检测呈阳性的拉萨居民报告说,他们唯一接触的人就是那些身穿白色防护服采集核酸检测样本的当局人员。

西藏拉萨警察局发布的警情通报。 (2022年9月18日 美国之音藏语组提供)

西藏拉萨警察局发布的警情通报。 (2022年9月18日 美国之音藏语组提供)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上述这些颇为大胆的社媒贴文不仅都遭删除,官方还发布警告称,传播这些贴文的账号将被封禁。

一位年轻的藏族女青年在抖音上告诉她的粉丝,她已经接到警方威胁的电话。“如果我失踪,你们知道我发生了什么事,”她说。

记者多次致电中国大使馆,寻求对本报道的反应,但是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

在星期六发生的另一个极富戏剧性的发展中,拉萨市政府的一位发言人上网,就隔离营管理措施不当表示道歉。这位官员表示,由于这些隔离营的规模过于庞大,政府未能满足人民的需求。

自从中国60多年前占领西藏以来,这是已知的政府官员首次向人民作出道歉。但是,就像西藏发生的所有其他事情一样,被送入隔离营的绝大多数人都是藏人,而在社媒上发出的抱怨绝大部分也是用藏语表达的。市府官员在表达道歉时却只用了汉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