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聿文:习近平的“新时代”与邓小平的“旧时代”

0
12
095c0000 0a00 0242 f848 08da9fc08bd5 w1023 r1 s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左)与前领导人邓小平

要准确地判断习近平在中共二十大会采取什么政治路线,他会统治中国多长,需了解他对时代的分法。如今,中国官宣把当下时代称为“新时代”,言下之意,习之前由邓小平开创、延续到江、胡这段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是“旧时代”。

中共“新时代”的说法,最早见于中共十九大政治报告,习在报告中指出,“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党的御用理论家称这一重大政治论断,是十九大报告的一大亮点,贯穿报告全篇,可见这个提法对习具有非同一般的意义。十九大报告有35处提到“新时代”,由习修订的中共党章,也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写入,由此“新时代”作为习统治的标签正式确立。不过,中共把“新时代”的时间起点算在十八大。换言之,自十八大开始,中共和中国的历史在习看来就翻开新篇。

理论家对“新”“旧”时代之类分法会进行所谓宏观历史的解释,但普通民众对新旧的理解则简单得多,从价值角度来说,“新”似乎意味着是好的、进步的;“旧”意味着是反动或落后的。然而,如果把习的“新时代”和邓的“旧时代”证诸历史和现实,会完全颠覆民众对新旧的这种朴素认知。

在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出台的“党的百年奋斗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中,中共百年史被分成四个阶段,即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前两个时期的主角是毛,第三个时期的主角是邓,新时代的主角是习。

资料照: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全国政协新年茶话会上发表讲话。(2021年12月31日)
资料照: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全国政协新年茶话会上发表讲话。(2021年12月31日)

历史决议将习的时期称为“新时代”而不是像前面三个时期一样称“时期或新时期”,虽“一字之差”,含义却大不同。“时代”在中文语境里,含有代差的意思,即某个时代和它的上个时代有很大区别,而“时期”意味着一种连续或连贯性。用“新时代”来称呼习时期,表明习时期和前面三个时期特别是邓时期,已具有非常鲜明的特色,正如中共十九大报告所说,新时代“意味着近代以来久经磨难的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强”跟“富”的差别在于,一个国家可以很富,但不一定强,像今天西方很多国家,富而不强,在国际上说话没分量;“强”本身包含着富,还意味着说话别人能听,有一种能让别人接受自己主张的权力,所谓不怒自威。

习将“新时代”命名为“强起来”的时代,显然不仅要彰显他的勃勃野心,也是要以此与邓的“富起来”的时代相区隔,以映衬后者是“富而不强”,在邓的“旧时代”,中国的国际地位还不是很高,受西方特别是美国的轻视,而习领导下的中国要和美国平起平坐,用杨洁篪的话说,过去是仰视你们,现在要平视你们。

上海街头的习近平宣传画前站着一只猫。(2018年9月28日)
上海街头的习近平宣传画前站着一只猫。(2018年9月28日)

既然在习的领导下,中国已经强起来,那么自然要赋予他极大的权力,把习描绘成千年才出一个的“稀世伟人”,所以,官方“两个维护”还不够,还要“两个确立”,并把“两个确立”的意义拔高到关乎中共生死存亡和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成败的高度。官媒神话习“以伟大的历史主动精神、巨大的政治勇气、强烈的责任担当……出台一系列重大方针政策,推出一系列重大举措,推进一系列重大工作,战胜一系列重大风险挑战,解决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办成了许多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推动党和国家事业取得历史性成就、发生历史性变革”。

确实,习对中共政权和中国社会的改造前所未有。他几乎把从邓到胡的30年改革开放在中共和中国身上留下的印痕全部抹去。要说“新时代”最本质的一点,就是中共又请了一尊“神”回来,整个党、整个国家将自己的命运、自己的思考托付给了这尊“神”,让他决定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中国又进入了一个新“蒙昧”时代。

习上台十年,表面看,中国国力达到了它的鼎盛时期,有和美国并驾齐驱的架势。然而,与其说这是习领导有方的结果,不如说是中国在前30年的改革开放下崛起的结果,习顺手摘取了一个快要长熟了的、不属于他的桃子而已。在其上台前的两年,中国经济即已超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以这样一个经济体量,即使发展速度慢一点,十年时间又可以上一个台阶。

换言之,今天不是习当政,换别的领导人如李克强,中国也会有现在的国际地位,甚至发展得比现在好得多,国力会比现在更强大,并赢得更多的国际尊重。恰恰是因习为巩固自身权力以及为建立一个理想中的干净政党干净国家,推出的一整套违背市场规律和基本人性的制度、政策与做法,如打压资本、扶植国企,抑制了中国经济本来具有的潜在的自然增长率,尤其是疫情三年的清零和封国,不仅造成了过去四十年所没有的经济停滞,更是人为制造了一场人道灾难。

一位上海居民从封闭小区的围栏空隙中伸出头来张望。(2022年5月6日)
一位上海居民从封闭小区的围栏空隙中伸出头来张望。(2022年5月6日)

习在政治、公共空间采取的严厉管制,对党内政敌的无情整肃,以及对私人产权的侵犯,也都是过去四十年未见的,借助于高科技和大数据,他让奥威尔笔下的“一九八四”变成了现实,今天的中国就是一个透明的、完全被监控的、毫无个人隐私的国家,是一座大监狱。另外,为显示习的威权和中国强起来的民族主义威仪,同美国和西方的对抗,亦导致中国在国际社会空前孤立,外部环境空前严峻。这便是习的“新时代”呈现的效果。

当人们连基本的表达自由乃至行动自由都受限时,不知道有多少中国人还愿意生活在这个“强起来”的“新时代”的虚幻荣光下。反观习隐含否定的邓的“旧时代”,虽然腐败严重,党的权力被寡头分治,公民社会也受到程度不等的压制,然而,至少经济自由是受到鼓励的,公共空间有一定的表达自由,人们妄议朝政而不必太恐惧,社会可以透过群体事件行使抗议的权利,党也允许一定的讨论和对领导人的非议,甚至在一段时期还出现党内民主的呼声,中国和西方世界的关系总体上也比较调适,民众只要财务允许,可以自由出国。换言之,固然不必因反感习而去怀念和美化邓时代,但人们至少不像今天活得这么压抑,对个人和国家的未来前途不抱希望。习给大众画了一个饼,许诺他们民族复兴的强国梦,可多数人可能对明天都没有盼头,不知道这种苦日子何时结束。

从习规划的“新两步走”战略来看,自2020年开始到2049年的未来30年,是属于“新时代”的。尽管由于人的自然年龄,他不大可能在二十大后继续统治中国30年之久,然而,只要健康允许,他会尽量把这个统治过程延长,而目前中共党内和中国社会还看不到能够有力制约他的力量。因此,对许多中国人来说,即将过去的“新时代”的10年只是一个噩梦的结束,二十大会是“新时代”的另一个噩梦的开始。

“新”的并不都是进步的,“旧”的也不都是落后的。习的“新时代”,不过是扛着“新”字招牌的彻彻底底的旧时代;邓的“旧时代”,反而是符合人类文明史演化方向的新时代。历史的诡吊和讽刺就是如此。

来源: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