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晓:精英的无耻+百姓的无知=堕落无限=丧钟敲响

0
11

最近,温铁军的“人民经济”说法一石激起千层浪,经济学家们罕见地群起而攻之。也难怪,改开是市场经济时代难得的共识;而“不让说话”,已不能忍受;“不让吃饭”,非拼命不可!

阳光下没有新鲜事。早在1930年代,国际经济学界就爆发过“社会主义经济大讨论”。当时波兰经济学家兰格等一批“假先知”用各种方式力证“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是可行的”,却遭到米塞斯、哈耶克等“真先知”们的迎头痛击,最终以市场经济实践与理论的全胜收场。

然而,历史并未象弗兰西斯·福山所断言的那样“终结”,这不,有人总想开历史的倒车。“人民经济”的说法就是一例!从“民营经济退场论”以来,这算是又一波。

明眼人一看便知:“人民经济”就是换个包装继续编鬼故事!根本不值正儿八经地一驳。可问题是,被这个说法忽悠的中国人大有其人,点赞的也不少,这才是真正值得深思的。

“假先知”为何层出不穷?因为有无知的土壤。

从《圣经》中,我们看到,无耻的精英——“假先知”之所以能盛行,就是因为百姓的无知。

《弥迦书》二章11节就谈到,“若有人心存虚假,用谎言说:我要向你们预言得清酒和浓酒。那人就必作这民的先知。”

公元前8世纪的南国犹大,和今天的中国一样,出现了一个40年的“和平与发展”的历史机遇期,于是举国闷声发大财,但财富崛起相伴随的是:全国上下信仰与道德的堕落。国家很快处于危险状态,国际风云变幻,超级大国亚述的铁锤高高举起……

上帝派真先知向南国犹大发出警告。然而,无知的百姓只听爱听的话,因此先知市场,“劣币驱逐了良币”——假先知们只要投其所好,“就必作这民的先知(11节)。”

“清酒和浓酒(11节)”,代表上帝的赐福。做假先知不难,只要向百姓“预言得清酒和浓酒(11节)”,也就是说些迎合无知百姓的安慰、祝福以及人民经济之类的鬼话,就能红得发紫,名利双收。因“这民(11节)”拒绝真理,故只配得假先知。

“黄钟毁弃、瓦釜雷鸣”的结局是什么呢?当然就是“自取败坏(何13:9)”,最终在全社会的昏睡中国家灭亡、百姓受苦受难!

所以,假先知是蠢百姓的标配,骗子是傻子的标配,无耻的精英从来是无知的百姓的标配。

拐骗数十亿的“爱国学者”翟山鹰骗后吐真言:我骗你们是因为智商比你们高,不骗你们骗谁?

无耻的精英滋生无知的百姓;无知的百姓助长无耻的精英。

精英的无耻+百姓的无知=堕落无限=丧钟敲响!

“人民经济”的学术分析,我会在本周四的“每周一课”中谈。这个早晨,先讲几则笑话吧。

人民经济:假装列车在动

斯大林、赫鲁晓夫和勃列日涅夫乘坐火车出门。开着开着,火车突然停了。

斯大林把头伸出车窗外,怒吼道:“枪毙火车司机!”可是车还是没有动。

接着赫鲁晓夫说:“给火车司机恢复名誉!”车仍然没有动。

勃列日涅夫说:“同志们,不如拉上窗帘,坐在座位上自己摇动身体,做出列车还在前进的样子……”

人民经济:就是假装列车在动的经济。

人民经济可以“晚上登陆太阳”

美国人登月成功后,勃列日涅夫当天就打电话给苏联宇航员:“鉴于美国人已经在月球上登陆,现在苏联决定,马上派你们去太阳登陆”。宇航员大惊,哽咽道: “您不知道吗,勃列日涅夫同志,我们会被烧死的”。勃列日捏夫生气地说:“你以为政治局没有考虑过吗?我们已经决定,派你们在晚上在太阳登陆!”

人民经济假先知:白天登陆太阳不行,晚上还是可以的;计划经济不行,人民经济可以。

人民经济:科学还是艺术?

一位公民打电话到基辅电台问主持人:“人民经济到底是艺术还是科学?”

主持人说 :“我也不清楚,但我肯定不是科学”

“为什么?”

“如果是科学的话,他们应该拿狗做试验。”

“人民经济万岁!”

人民经济在中国实施几年后,集体农庄庄员张老三在河里捉到一条大鱼,高兴的回到家里和老婆说:“看,我们有炸鱼吃了!”

“没有油啊。”

“那就煮!”

“没锅。”

“烤鱼!”

“没柴。”

张老三气死了,走到河边把鱼扔了回去。那鱼在水里划了一个半圆,上身出水,举起右鳍激动地高呼:“人民经济万岁!”

“我的疯病已经治好了”

“人民经济假先知”到处作报告。

一天, 他去某疯人院作报告,事先该疯人院负责人把疯子召集起来叮嘱:“在先知同志作完报告后要热烈鼓掌”。

“人民经济假先知”作完报告后果然博得了长时间经久不息的掌声,他非常得意。

但他突然发现,其中有一个人没有鼓掌,他顿时大发雷霆,问:“ 你为什么不鼓掌?”此人答曰:“我的疯病已经治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