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llel Aron(李南央译)有关一位长久以来对中国共产党持批判态度的逝者档案的法律纠纷的进展

0
4

法庭新闻服务报

2022年9月30日

作者:Hillel Aron

译者:李南央

有关一位长久以来对中国共产党持批判态度的逝者档案的法律纠纷的进展

李锐希望他的档案存放于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图书馆,他的依然活在中国的九十二岁的遗孀张玉珍希望档案回到中国。

李锐长期以来对中国共产党持批判态度,一桩他的遗孀与斯坦福大学之间针对他留下的珍贵档案的法律诉讼日前有了新的进展。奥克兰区的一位联邦法官做出一项裁定,在驳回斯坦福大学一项动议的同时,裁准了它另外的动议。

李锐于2019年去世,享年101岁。他曾经担任毛泽东及其他中国领导人的秘书,他对毛和现任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批评为人熟知。《纽约时报》发表的悼文中将李锐称为”中国自由价值观的领军旗手”。尽管李锐一生曾几次入狱、流放、甚至差点被饿死,他并没有退出中共,生前居住在北京,享受着政府给予的不菲的退休待遇。

他的档案包括他1938-2019(译者注:应为1938-2018)八十多年的日记,他和第一任妻子范元甄合写的日记,以及照片和信件。

在女儿李南央的帮助下,李锐去世之前,完成了将这些档案转与保存了大量廿世纪中国资料的胡佛研究所图书和历史档案馆的工作。

1979年与李锐结婚的,他的第二任妻子张玉珍声称李锐这些资料中包括了她同李锐之间的个人信息——她在提交法庭的文件中如此形容:”日记,信件和诗词对其他事务的描述中夹杂了俩人共同生活的极为私密的个人记述。”张玉珍声称,李锐的意愿是身后哪些资料可以发表,由她(张玉珍)决定。李锐的女儿是”偷偷”地将这些资料带出中国的。

2019年11月,中国的一个法庭判决李锐档案归张(玉珍)所有,裁定斯坦福大学和胡佛研究所30天之内将其归还给张。斯坦福大学说在收到法庭判决之前,对法庭审理毫不知情。2020年2月,胡佛图书馆档案阅览室重新向公众开放,李锐档案也随之可以公开阅览,有些资料被读者复印。张玉珍说,(李锐)档案的被公开给她造成了”个人的羞辱和情感损伤”。

在中国法庭做出裁决之前,斯坦福大学向美国联邦法庭提交了”澄清归属权申诉”,请求法庭审议并确认李锐资料的归属权。张(玉珍)随之对此一申诉提起了对斯坦福大学的反诉,内中包括了(没有在中国法庭提诉的)其他诉项:侵犯版权、公开个人隐私资料造成的情感损伤等。

李南央在提交法庭的一份文件中称,张玉珍居住在中国,且90多岁的高龄,她的反诉是中国政府在背后推动的,中国政府希望李锐档案永远不被公众知晓。

张的律师对记者的电话和电邮询问均没有做出回应。

斯坦福(向法官)提交了一份动议,请求法庭阻止张的四项反诉,内中包括”向公众公开个人隐私资料”。斯坦福辩称:”向研究者公开档案资料”与公开出版性质不同,不构成”向公众公开”。

美国地区法官桑德拉·阿姆斯特朗在她做出的裁决中说,因为李(锐)的资料”开放给胡佛研究所以外的人”,故,斯坦福的行为构成了”向公众公开”。但这一裁决并不意味法官已认定斯坦福对此负有责任,而只是裁定允许(反诉方)在法庭上提出此项诉辩。 

(与此同时)阿姆斯特朗法官裁准取消张(玉珍)对李南央违反(李锐对她的)信托责任的三项反诉。斯坦福和李南央辩称:根据中国法律,信托责任”不具继承性”,违反信托责任的指控只能由信托人本人提出,信托人(李锐)已经离世,故,对违反信托责任的起诉权也就随之消逝。 法官阿姆斯特朗(译者注:原文”Brown”应为误植)认准这一辩词。

李南央通过她的律师表示,她对法官做出的裁决感到满意,”期待针对她的其他指控会在今后的法庭程序中被逐一取消。”(李锐档案)的法律纠纷还有很多待决,这包括斯坦福的澄清归属权的诉案——谁真正拥有李锐档案的拥有权——张玉珍的另外八项反诉——包括”向公众公开”一项。案件原定于2023年初开庭审理,这一日期已被推迟。斯坦福向法庭提出动议,要求取消张玉珍律师代理此案的资格,因为他目前(新转到的)工作的律师事务所之前一直为斯坦福大学代理法律事务。此一动议目前还在等待法官的裁决。


——————————————————————
这是今天发表的有关”李锐档案诉案 ” 新闻文章的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