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家印和贾跃亭的“相互羡慕”

0
6
20221002 16647448764734
20221002 16647448764734

2022-10-02 19:25:04  数字力场

许家印羡慕贾跃亭还能圈到钱,贾跃亭羡慕许家印还能实现量产。

“真还传”男一号罗永浩说过: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永远“下周回国”的PPT天王贾跃亭,在千里之外不忘对这句话作出阐释。

在乐视系资产正在大甩卖的当口,他这两天又整出了个新闻:

贾跃亭重夺FF(法拉第未来)控制权,再获1亿美元融资

9月27日,意气风发的贾跃亭还发文说,这是FF拨乱反正、重回正轨的标志。

 

许家印和贾跃亭的“相互羡慕”

贾跃亭在夺回FF控制权后发微博称,这是FF的重大拐点。

看到这,你不得不服贾会计——

就在7个月前,贾跃亭创立的车企FF内斗,来了个高管大清洗行动,他遭到削权,大权旁落。

2个月后,他的执行官职务也被解除,连垂帘听政机会都被剥夺了。

可这才几个月过去,他又杀回王座,还将夺权的两个主要话事人踢出,顺带着又圈了1亿美刀。

明明已经失势了,却还能“杀回来”,贾跃亭这身能在权谋剧里活到片尾的功力,无异于给起点白金大神作者提供爽文素材。

就凭着这一手把死局盘活的本事,他完全有底气把那首《野子》唱出“一无所有王健林”的感觉来:

吹啊吹啊,我的骄傲放纵。

不光是那些在企业内斗中活不过片头的人该服,厉害如许家印者,或许也得说一声瑞思拜:

FF量产的虚无缥缈程度都堪比“下周回国”了,贾跃亭居然还能搞到钱?

但此刻的贾跃亭,没准也挺羡慕许家印——得看到,9月16日,恒大旗下的恒驰汽车官宣量产了。

自己还在造车PPT里“为梦想窒息”,许老板就已经先量产为敬了,贾式爽文瞬间也没那么爽了。

要知道,恒大造车比FF起步要晚5年左右。

01  

将时间线拉回5年前,贾跃亭和许家印,都是热搜收割机式的存在。

那时候,大搞“生态化反”的贾跃亭,快把乐视化倒了,深陷财务造假泥潭的贾跃亭,2017年以为造车融资为名跑到了美国。

而彼时的许家印,凭着391亿美元身价被福布斯评为中国新首富。

这两位都执着于扩大业务版图的大佬,没多久就产生了交集。

All in 造车后,贾跃亭求钱若渴,急需资金给他最后的翻盘希望——造车项目FF续命。

2018年6月底,许家印慷慨解囊投了FF 8亿美元,拟于2019年底和2020年底再分别注资6亿美元,合计投20亿美元,占FF母公司45%的股权。

你要我的钱,我要你的“权”,两人各取所需,挺聊得来。

当年7月中旬,许家印一行到洛杉矶视察FF总部,贾跃亭陪同参观,两人谈笑风生。

许家印曾在贾跃亭陪同下参观在洛杉矶的FF总部

结果到了10月,双方就闹掰了,上演了一场“贾跃亭欲撕毁合约踢恒大出局”的大戏。

当时两人各执一词,许家印嫌贾跃亭钱花得太快,还没满足协议条件就又开口要钱;贾跃亭说许家印不按承诺掏钱,还阻止自己接受其他投资。

一方不愿当的冤种,一方不爽对方用8亿美元扼住了自己喉咙,说到底,这是两个不愿当配角之人的主导权之争。

由于这事牵扯着AB股(同股不同权)模式、对赌协议、资产保全质押权、管理上的“地产思维VS科技思维”等问题,所以两方又是口炮又是仲裁,反复过招。

到了2018年底,持续了三月之久的纠纷才达成和解:许家印当初的8亿美元投资,换来了价值2亿美元的FF境内资产,外加FF母公司32%的股权。

但二人的“量子纠缠”,并未就此画上句号。

02  

跟贾跃亭的“相爱相杀”告一段落后,许家印很快做了一个华为至今未做出的决定:亲自下场造车。

你特斯拉2018年市值就突破了1万亿美元?你蔚来上市后市值竟然超越大众成为全球市值TOP3的汽车品牌?我恒大帝国要Bigger Than Bigger。

随后恒大就开启了一段造车大跃进之路。

2019年8月恒驰品牌发布,当年11月,许家印就表示,恒大造车不是弯道超车,而是换道超车。

他将恒大造车路线规划为“买买买、合合合、圈圈圈、大大大、好好好”;还透露,恒大决定同时研发15款车型(即产品线全覆盖),计划三年投资450亿,目标是在3-5年内成为世界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新能源汽车集团。

这气吞万里如虎的气势,确实很“恒大”。就连马斯克看了,都得虎躯一震:我被骂骗子这么多年,才让特斯拉批量产出,你今天才投产明天就量产?

事实表明,产能规划再怎么放卫星,都不能脱离“地心引力”的牵引。

想将地产高杠杆模式引入造车中来、想用钞能力“降服”汽车制造规律的许家印,最终交了巨额学费,却没获得对应的“足额回报”。

恒大汽车此前曾宣称,2-3年实现年产能100万辆,10年内突破500万辆。

这要是能实现,比亚迪跟“造车新势力三巨头”都可以跪下了:2019年至2021年,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分别为120.6万辆、136.7万辆和298.9万辆,恒大汽车这是要占据半壁江山的节奏?

据恒大汽车透露,截至2021年上半年,恒大汽车累计总投入已超500亿元。

投入这么多,结局却是:恒驰5今年9月16日才低调地官宣量产——这离今年3月份许家印表态“大干三个月”后设立的恒驰5量产Deadline(6月22日),过去了3个月。

 

许家印和贾跃亭的“相互羡慕”

恒驰5于9月16日官宣量产

更惨的是,受恒大集团债务危机的影响,恒大汽车股价从超60元/股跌至如今的3.2元/股,总市值从曾经的2000多亿元跌至347.0亿元。

别说什么世界规模最大、实力最强了,恒大汽车眼下最重要的,恐怕是活下去。

当然了,被寄予“为恒大续命”厚望的恒驰5能量产,肯定比“PPT永流传”要好。

03  

有意思的是,恒大汽车一瘸一拐地跨过量产的终点线后,顺便还Cue了一下贾跃亭的FF。

在恒驰5官宣量产的当天,作为恒大汽车全资子公司、FF第二大股东的Sean Smart Limited,还督促FF罢免两位独立董事——就是在FF派系斗争中把贾跃亭赶下王座的那两人。

这意味着,在相爱相杀过后,许家印跟贾跃亭在利益捆绑下又“相爱”了——他站在了贾跃亭一边。

而FF这场内斗,不啻为贾跃亭坎坷的造车之路的缩影。

都知道,现在造车圈“通车膨胀”,车企Boss们一口一个“超越百万豪车”“接棒保时捷”。但在国内,开风气之先的大概要属贾布斯。

早在乐视势头正劲时,切入造车领域的贾跃亭就放话要干翻特斯拉了。到后来,虽然乐视不行了,可这不影响贾跃亭的牛皮吹上天:

“FF91是目前世界上唯一在产品和技术定位上高出特斯拉Model X 及S Plaid 一个档次的智能电车,

将颠覆法拉利、宾利等传统超豪华品牌”

只不过,在2017年首款车型FF91惊艳亮相,贾跃亭称仅36个小时便斩获64000个订单后,他的造车进度条就像被焊在了原地一样。

许家印和贾跃亭的“相互羡慕”

贾跃亭的FF91屡屡被质疑是PPT造车

2021年7月FF在美股上市,融资10亿美元,本是贾跃亭洗脱“PPT造车”污名的良机。

没成想,FF91于今年7月量产的计划反复跳票,先是说推迟到2022年第三或者第四季度实现,近日又说今年或无法交付。

自去年上市以来,FF接连遭遇了被做空、股价暴跌、财报难产、面临退市、内部动荡等问题,1年过去,股价跌去超90%。

在FF上演的“权力与游戏”,堪称其乱象的集中反映:

以贾跃亭为首的创始人团队,被PIPE(私募基金)投资人选出的那两位监督管理层的独董渐次架空,两人借着被做空的机会逼宫,意欲将FF去贾跃亭化。

但现实将刘华强的台词“给你机会,你不中用啊”甩在了两人脸上——掌握控制权后,二人不堪大用,又是财报延误、又是人才流失、又是交付推后,结果各方不满,员工联名上书除职,作为股东的恒大等多方也要把二人踢出。

得益于此,贾跃亭又重新夺回权杖,演绎了一场“王者归来”。

而在贾跃亭再度掌权后,不少人认为阻碍FF发展的毒瘤被清除,FF盘中一度上涨46.02%。

04  

看上去,许家印和贾跃亭现在都可以松口气了。

毕竟,眼下横亘在造车路上的绊脚石似乎已经被清理——被许家印看重的恒驰5迈过了“量产关”,FF的控制权又回到了贾跃亭手上。

但造车相当于羊了个羊+套娃游戏。

你迈过了这一关,下一关闯关游戏难度系数几何级飙升,你迈过了下一关,还有下下一关……

就算许家印羡慕贾跃亭还能融到资圈到钱,贾跃亭羡慕许家印还能实现量产,两人都免不了要过致命的一关:

重建公众信任。

许家印和贾跃亭的“相互羡慕”

许家印与贾跃亭,各有各的难。

恒大汽车的命运,绝不仅仅取决于恒大汽车本身。它的信用值,注定会跟恒大整体的商业信用绑定。

即便恒驰5解决了备受诟病的配置混乱、功能不全等问题,很多人恐怕也会慎之又慎——售后没保障的顾虑,足以让大家在购车决策中Pass掉“恒驰”这个选项。

解决信任度问题,还能从源头求解:比如,近2万亿债务偿还问题;比如,楼盘复工问题。

FF也一样,纵然他夺回了权杖,FF91的功能配置看上去也挺能打,“到底什么时候能量产”的问题也会萦绕不去。

资本市场不是傻白甜,不会总配合你玩“狼来了”游戏。

纵使FF过了量产这关,当下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已经杀成红海:“两马当先”的特斯拉和比亚迪已确立领先优势,蔚小理、哪吒、埃安等造车新势力已几乎覆盖了新能源大部分车型,大众、本田、丰田等传统跨国车企正全面向电气化转型,吉利、长城、长安、奇瑞等国内传统车企也不甘示弱……

在此情形下,售价不菲(美国售价约为20万美元,进到中国售价约200万元)的FF91,又有多少市场竞争力?

更别说,贾跃亭的信用记录,会劝退不少潜在订单——你连那句“下周回国”都兑现不了,量产承诺更是一再落空,你怎么让韭菜们相信你的FF91不是新镰刀?

“信任”这一关过不了,许家印跟贾跃亭还是难以靠造车满血复活。

说起来,许家印和贾跃亭都曾是风云一时的商业大佬,一言一行都会被镁光灯探照。

可时过境迁,那个可以在商业上“激进”的年代已经过去了,取而代之的是求稳求存。

当此之时,留给许家印贾跃亭们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了,他们要证明自己的机会成本也越来越高了。

如果说,他们的商业史前半部分可以用一句话作为结语——“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那后半部分的结语或许就是:

当彪悍的人生极速下坠,社会也不需要听你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