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力江:习近平是个什么人

0
29
09d40000 0a00 0242 9d08 08da909a4203 cx0 cy11 cw97 w408 r1 s
图片- 1 day ago 美国之音聿文视界: 二十大习近平将建成绝对权力控制体系

习近平是个什么人

作者:乌力江

以商鞅愚民、疲民、弱民、辱民、贫民等帝王之术欺骗、奴役中国人民的毛泽东死后约三十年终于被拉下神坛,还原了其暴君、魔头的真面,如聂绀弩先生所断言,“好话说尽,坏事做绝,恶贯满盈,断子绝孙,不得好死”,他企图传至万世的木乃伊成为见证着他遗臭万年的物证。

毛之后的邓小平因“六四”屠杀暴行而与毛一同遗臭万年。邓比毛高明之处在于,他自知后世难逃“六四”屠杀之罪责,主动销骨扬灰,不留踪迹。

而今,另一个人在主动作恶方面开始超越毛、邓。这个人,历史原本给了他毛、邓远远不能企及的绝佳条件,他原本有千载难逢的天时、地利、人和优势去选择为善,绝无一个理由选择作恶,而他却偏要倒行逆施,主动作恶,与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与宪政、民主等普世价值为敌。

这个人在窃据大位之后短短三年左右就开始受到全体华人和国际社会的普遍厌恶,以致一提到他的名字都会让人大倒胃口。如此之快地搞臭自己,如此迅速地把好牌打烂,不仅在中共党魁中独此一个,而且在整个共产专制及其他专制政体中也绝无仅有。

这是一个什么人?

这是一个对内装狠、对外认怂的人。

2009年,被列为党储后不到两年,此人在中共驻墨西哥使馆内训话,莫名其妙、毫无来由地大放“国际上有些吃饱了撑的人总是对中国说三道四”、“中国不需要教师爷”等等极其强硬、极具共产极左色彩之厥词,摆出一副自己上位后将是一个强势者的姿态,表演给使馆职员并传回国内给中共高层和国内民众看。同时,其内心深处更企图使中共高层和华人世界相信他这番厥词针对的是墨西哥的北方近邻、一超独大的美国。

表面上虚设对手、虚张声势、强硬无比,实质上色厉内荏、外强中干,不敢直截了当地针对美国。十足的对内装狠、对外认怂,不亏日后被民间送与的包子和庆丰帝之大号!

及其上位,又屡次三番上演了此种色厉内荏、外强中干的舞台秀:在中共最高党校的多次训话中,其空泛叫喊要敢于斗争、善于斗争,摆出一副好勇斗狠、不畏强敌的架势,却又怯于指出其内心的斗争对象就是美国,而仍是虚设敌人、虚化对手,既口炮式、无成本地向内展示其虚幻的强人姿态,又谨小慎微地避免公开对抗美国。

精妙的阿Q精神胜利法!

2020年,此人到宁夏回乡进行“考察”,面对底层无分辨能力的农民,表演了同样的对内装狠、虚张声势的活剧,喊叫“中国经过这么多年的积累,力量强大了,到了要爆发一下的时候了”,并配以右手握拳、右肘弯曲的街头流氓逞强斗狠的标志动作,却又同样是自娱自乐,不敢言明到底要把其自以为强大的力量爆发给谁看,既从底层无分辨能力的平民那里廉价收割到了“某乃不惧美帝的强硬头领”的认可,又精确地避免了挑战美国。精神胜利法的水准比肩阿Q!

然而,此人虽然对内大肆装狠,对外却又立马变换嘴脸。面对实力的巨大差距,不得不屡屡认怂,多次当面向川普总统表示“有一千个理由与美国搞好关系”、“无意挑战美国的领导地位”。

以上言行表明此人还是一个标准的两面派,即他自己斥责中共官员时所说的“两面人”。两面派、两面人是中共之类专制政体的必然产物,非两面派和两面人不可能在中共体制内立足,此人自己又岂得免俗?此人在任中共浙江省魁首时,其“伯乐”李锐建议他针对中共弊政向中共最高层上书,他不同样腆着两面派的嘴脸说“我哪敢”吗?

此人在妄评苏东共产专制阵营崩盘时拒不承认共产专制政体无药可医的内生性腐败,反倒斥责苏东各国“竟无一人是男儿”,并自命不凡,自认是挽救腐朽中共的不二人选,以真男儿和政治强人自许。然而,此人的以上对内装狠、对外认怂的言行表明,他实不过是一个阿Q式的假爷们、真怂包。

此人是一个正宗的以横暴为能事的义和团式红卫兵,是一个对民众一味蛮横、强横、耍混蛋的浑不吝和浑二球。此人的经典混蛋逻辑就是“决不允许有人吃着共产党的饭还砸着共产党的锅”,公然敌视其号称自己坚定信仰的马列邪教的人民至上之教条,暴露了其极其反人民、极端鄙视人民的假马列教徒之本性。

此人是一个假博士、真草包。世人皆知,中共官员的假博士学位占据中共国学位腐败的绝大部分,中共国的媒体也曝光了众多落马高官的假博士丑闻。然而,由于此人的绝对专制地位,对于此人的假博士学位丑闻,仅有民间的质疑声音,并且在中共国的网络空间被严格封杀。此人远在福建占据省长高位,文革前初中没毕业的水平,清华大学不学无术、蒙混毕业的工农兵学员,全无经济学知识储备,对高等数学更是一窍不通,却在短短三年之内“写出了”有数学模型的农村市场经济的博士论文,骗取了清华大学的法学(所谓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博士学位,用脚后跟都能猜出他的论文定是他人捉刀。中共国最大的学位腐败者就是此人!单凭其博士学位腐败之劣迹,此人就该被撤职、查办!

此人的假博士、真草包底色在其窜访欧洲时搞笑地罗列专业人士也未必能尽读的冗长书单闹剧中,在他经典的“金科律玉”、“通商宽衣(农)”的“创新”化用中,已暴露无遗。

此人自比并二分形似毛太祖,专横、贪权、跋扈,却无毛太祖几十年堆积的蛊惑力;毛以三年大饥荒折腾老愚民,此人以三年中共肺炎清零折腾新愚民。此人乃病态型反社会性人格,三分类似希特勒,残酷、暴虐、偏执,却无希特勒的煽动力。此人好大喜功如隋炀帝,内有烂尾的千年大计雄安新区,外有收买失败国家、血本无归的一带一路;对外装富逞豪,宁与外邦,大把撒比,对内苛待小民、一毛不拔,不与家奴。

此人卖国叛国,堪比石敬瑭。在内,对草根平民,空喊“人民”,虚言欺骗;在外,对邪恶轴心频送秋波,拱手相赠。

此人是崇祯帝,刚愎自用、心胸狭窄、猜忌成性、冷酷无情,最终众叛亲离,自缢煤山。

此人是西太后,贪权恋栈,冥顽不化,抱残守缺,固步自封,为一党及红色特权家族之私利,而逆兆民之宪政、自由之期求,固守专制,抗拒民主,对民间进步人士暴力相向、刑罚伺候。此人之终局,定如隋炀帝、崇祯帝、波尔布特、齐奥塞斯库、萨达姆、卡扎菲以及正在翻台的普京“大帝”……

此人是袁世凯,权欲熏心,不识天时,逆浩荡世界潮流而动,悍然以武警正步踢之暴力仪仗对人大代表暗施胁迫,强行宪法,效袁氏之故技,企图终生。德薄而窃据尊位,智寡而图谋帝业,力小而强负重任,以愚蠢、颟顸与刚愎论,百年之内,此人第一,项城位二!

 

(本文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及观点。本网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