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旭晖 | 大出卖:梵蒂冈宣布拟搬香港办公室到北京,代表什么?

0
9
评论 | 沈旭晖:大出卖:梵蒂冈宣布拟搬香港办公室到北京,代表什么?梵蒂冈国务卿帕洛林近日向媒体确认,教廷有意把香港办公室搬到北京。 法新社资料图片

教宗方济各继公开表态要求“在任何时候”访问与梵蒂冈没有外交关系的北京、在哈萨克求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被拒后,依然死心不息,一再投怀送抱。梵蒂冈刚发出最新声明,表示“有意”将驻香港办公室搬到北京,“但一直未得到北京回音”,焦急之情,溢于言表。如此不顾尊严、一丝不挂地跪求一个曾几何时的敌对政权青睐,而依然被拒诸门外,教宗在梵蒂冈历史上的这项创举,可说前无古人。

教宗这次出招,由于涉及香港昔日的特殊身份,背后充满权谋,必须详细拆解:

须知梵蒂冈下辖的天主教香港教区,是港英时代非常宝贵的政治遗产。当中共在中国大陆建政后,不容许梵蒂冈设立官方教区,香港教区就是实质上教廷和中国大陆沟通的最重要窗口,不少地下教会都与香港教区大有渊源。香港主权移交后,这个教区依然存在,而且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唯一天主教教区,因此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昔日对中梵是否建交才有非常大的影响力。现在教宗没有取消这个教区,却要把“梵蒂冈办公室”搬到北京,首先就是要消除香港在中梵建交的任何角色,现任主教周守仁的重要性被降为纯粹执行,这也是梵蒂冈不再理会被《港区国安法》拘捕的陈日君的又一个讯号,难怪引起德国枢机公开抨击。

根据教宗和他的亲中国务卿帕罗林千辛万苦刚成功与北京续约的《中梵主教协议》,梵蒂冈已经根据中国提名,任命了一批“爱国”主教,而置地下教会于不顾。一旦梵蒂冈把“办公室”迁离香港、搬到北京,自然会进一步强化北京爱国主教的地位,令一切米已成炊。而根据习近平领导的中国最新国情,现在积极推行“宗教中国化”,也就是“宗教去宗教化”,把一切仪式当作宗教的全部,就像戏服一般,而不容许宗教核心思想被讨论、被传播。假如未来中国只有这种“天主教会”存在,就像西藏、新疆的一切信仰都被阉割,徒剩形式主义的躯壳,后果不堪设想。

至于所谓“梵蒂冈驻香港办公室”,其实就是梵蒂冈实质上驻香港的大使馆/领事馆,而这个办公室的代表,被调派到其他教区,都会是梵蒂冈的正式外交人员。然而因为香港是中国特区、而中梵没有建交,所以梵蒂冈驻香港代表就以一个含含糊糊的所谓“考察团”的名义存在。今年年初,梵蒂冈一度把这个办公室的主要负责人调走、同时驻台代表那边也换人,香港代表经过几个月的真空期后才被重新委任,明显是进行内部调整的准备。教宗希望把“香港考察团”搬到北京,实质上就是要和中国建立有实无名的外交关系,只是未有正名而已。

然而中国坚持所有邦交国都要奉行(它自己定义的)“一中原则”,而梵蒂冈目前与身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有邦交,也是台湾在欧洲的最后一个邦交国。根据中国一贯做法,梵蒂冈要与中国建交,就必须与台湾断交。教宗也许是在试水温,看看能否先在北京派驻“考察团”,但同时已经在暗示,要是对台断交是进入中国的唯一先决条件,一切都可以谈。我们留意梵蒂冈声明,强调是“暂”无关闭或降级驻台使馆的打算,强调是“现阶段”一切保持原状。这样明显的讯号和语言伪术,和直接说“你想我断交要讲出口嘛”没有任何分别,大家也早就见怪不怪。

根据这趋势,教宗方济各在有生之年要完成对中国建交恐怕会不惜一切,势在必行。只是习近平自觉强势,予取予求,不希望梵蒂冈有任何“干涉中国内政”的借口,才冷淡待之。除非神迹出现,否则世人只能目睹更多的悲剧诞生。

教宗方济各,还记得两位香港神父被疑似中共谋杀的恐怖案件吗?

讽刺的是,方济各不惜一切要与中国建交,更要搬走香港办公室,但曾几何时,香港却是宗教自由庇护所,中共势力视之为眼中钉,更有不少针对香港基督宗教的暴行。这些案例,好应该温故知新。

不少老一辈的人还会记得1953年9月7日凌晨,香港发生一宗残暴凶案,两名隶属于香港湾仔炼灵堂(现圣母圣衣堂)的神父魏蕴辉、程野声遇害,后者死前曾被恐吓不得再发表反共言论。香港警方相信,凶徒不只一人,行动早有预谋,极有计划,对神父跟踪多时,对炼灵堂情形极为熟悉;怀疑凶徒曾冒充教友到堂聚集,暗中窥伺地形,然后行事。谋杀的主要对象为程野声神父,其头部遭重铁器打破,脑浆迸射,全身伤约三十处。有人推测,凶器可能为铁笔和竹签,行凶方式极其野蛮。魏神父之所以被杀,则可能因为凶徒要毁灭证据。

凶徒行凶后,曾翻阅桌上文件,电话线亦已被割断,但金钱和教友寄存的饰物并未缺少,没有任何东西被盗,可见凶徒志在害命而不重谋财,明显另有阴谋 。经警方追缉后,最终捕获疑犯两名,其中一人被提堂,但被认为是主谋的吴祐芝则于事发后翌日早晨经罗湖口岸离港。最后案件不了了之。

魏蕴辉神父1900年出生于惠州,1930年在香港受戒,1946年在炼灵堂担任堂区助理神父,为湾仔人民熟知。魏神父是反共积极分子,在天主教主办的学校授课,经常将中共在大陆迫害天主教及其他暴行向学生讲述,教导学生笃信真理,不要相信共产党。

程野声神父1918 年出生于香港,1944 年在澳门按立为神父,被任命为《公教报》编辑,也是《现代学生》创办人及主编。他一直对大陆暴政、残杀宗教人士等作深刻报导,并曾任香港天主教学生会精神总监、“圣母军”指导神师,被视为具有组织能力,而为中共所忌,被怀疑为行凶主要对象。

二人被杀两个月前,程神父曾接获匿名恐吓信,警告他今后不得发表反共言论,并要求他立即离开天主教《公教报》。程神父决定请求调职,于是被调到炼灵堂。当时程神父曾在《公教报》刊登调职启事,强调以后不对《公教报》任何文字负责与发表言论,但还是难逃劫数。

这段历史在香港逐渐被埋藏,当年却是非常轰动。而两位神父被杀当日,亦是“六七暴动”被左派纵火活活烧死的播音员林彬出殡的日子,似是冥冥中有主宰。再联系到中国大陆从没停止对基督宗教的打压,今年更进一步升级,多地传出基督徒被冠以“组织、资助非法聚集”等“罪名”抓捕,中共政权以强力驱散、刑事拘留等形式对宗教团体进行迫害,更是无日无之。此情此刻,教宗却多番跪求与中国改善关系而不果,令人无限唏嘘。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