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跃迁:扒一扒中共欺世惑众的牌坊一一 解剖中共 (2)

0
38
907b7aad 8be6 474f b796 e437240e7b72 cx0 cy2 cw0 w1023 r1 s
资料照:中共中央机关所在地中南海新华门

扒一扒中共欺世惑众的牌坊

一一 解剖中共 (2)

作者:量子跃迁

牌坊,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独特元素。牌坊是由古代的”衡门”演变而来的,它兴起于汉代,繁盛于唐宋,至明清达到巅峰。建立牌坊是用于宣扬封建礼教,其功用主要表现在旌表功德、标榜荣耀。牌坊是吃人的封建礼教虚假、伪善的外衣。

中共是一个最喜欢自我标榜的邪党,它总是靠自吹自擂来装饰它的门面,以掩盖它阳奉阴违的恶行。说一套做一套,是中共的本质表现,所以在它身上集合了牌坊与婊子的所有特征。中共自己总结出来的所谓”精神”有96种之多,如”红船精神”、“延安精神”、”雷锋精神”等等,这96种精神就是中共竖立的96座牌坊。在这些众多的牌坊里,我们扒出几个有代表性的牌坊,来看看它们的背后都藏着些什么肮脏不堪的东西。

一、”为人民服务”

“为人民服务”,最先是由蒋介石在1937年对”赣南军训团”的讲话中提出来的,后来被毛共所盗用,大肆用于挂羊头卖狗肉的勾当。”为人民服务”是中共的所有牌坊中排位第一的金字牌坊,因为中共政权的所谓”合法性”,就是通过这块牌坊盗取的,中共愚民的欺骗性和洗脑的蛊惑性,也是借用这块牌坊发扬光大的。中共的其它牌坊都是以这块招牌为母体,都是它的衍生物。极具讽刺意味的是,一个极度仇视黎民百姓的反人民政权,竟然将”为人民服务”的牌坊赫然立在中南海的大门口,足见这块牌坊在中共政坛上的地位。

这块牌坊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中共怎样欺世盗名的法术?仔细研究,人们不难发现,中共的法术有两个鲜明特征:

一是,中共特别擅长分割抽象与具体的关系。比如”人民”是一个抽象概念,在现实中”人民”是谁?谁也没见过”人民”。中共就利用抽象概念的这种虚幻性和迷惑性,将”人民”当作大神一样供在牌位上,从国名、政府部门到军队及司法机关等国家机器,处处可见”人民共和国”、“人民政府”、”人民军队”、”人民法院”、”人民银行”等招牌,无不将”人民”供在神龛里。但在实际中,当面对组成”人民”的一个个具体的”张三”、”李四”、”王五”时,他们就露出凶恶的真面目,极尽压迫之能事。他们在”人民”面前毕恭毕敬,在民众面前穷凶极恶。

二是,中共特别擅长玩弄”名”与”实”的分离来暗行其奸。分割抽象与具体,其实就是玩弄名与实的分离,即:在美好名义的招牌下干着相反的丑恶的事情。美与丑、善与恶、阳与阴,明合暗离。比如,他们每天话不离口、忽悠的最多的是”为人民服务”,但在实际中,他们在这块招牌下却干尽了反人民的坏事。

换言之,分割抽象与具体、以美名行恶,是中共所有牌坊的核心秘密所在!

二、”中华民族”

“中华民族”是一个现代概念,它由梁启超首创。1902年,梁启超在《论中国学术思潮变迁之大势》一文中正式提出”中华民族”一词。我对这个概念深怀质疑,因为它将许多历史渊源和文化血脉都截然不同的民族,强行捆绑在一起,为封建王朝的”大一统”和中共极权的”大一统”,提供了虚假的民族认同和历史归属感。”中华民族”成了中共专制政权宣扬”国家威权主义”的文化铠甲。

 “人民”是”民族”的核心,”民族”是”人民”的盾牌,二者的主从关系不能乱了。”人民”是一个政治概念,”民族”是一个历史文化概念,前者是当下的,后者是久远的,只有树立起”人民”这块招牌,才能驾驭住”民族”的招牌。

中共正是沿着这条逻辑线来绑架全体中国人的民族认同,通过”中华民族”这根楔子,将自己的”合法性”深深嵌入到中国历史之中,并为自己贴上”肩负民族复兴重任”的金箔,借以操纵大众的民族主义情感。我们知道,民族主义情感是任何国家的民众最为之激动的主题,也是最容易被煽动和挑拨的文化神经。

因此,”中华民族”在中共的牌坊群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它和后面的”爱国主义”构成一对双子牌位,它们是中共非法政权藏身的庇护所。

三、”爱国主义”

作为一个政治概念,”爱国主义”最早可以追溯到十八世纪末的法国大革命时期。”爱国主义”的原始定义,是一国的公民对自己祖国的热爱。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祖国”与”国家”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祖国”是一个历史文化概念,是每个公民和他的祖辈生于斯、长于斯的故土家园,它有着千百年的历史,是一直延续、不曾中断的文化血脉;”国家”则是一个政治概念,是某个政权组织的政治实体,它包括一整套政治法律制度和执行这套制度的国家机器,是每隔一定周期就要更换的政府体系。因此,”祖国”与”国家”是不能混淆的,真正的爱国主义是爱祖国,而不是爱国家。

中共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故意混淆”祖国”与”国家”的界限和区别,将”爱国主义”做了偷梁换柱、移花接木的篡改。中共通过劫持”人民”这块牌坊,来驾驭”民族”这块牌坊,再通过”民族主义”情感来勾连”爱国主义”,然后在”爱国主义”的内涵里再悄悄塞进爱中共的”国家”的私货,从而将”爱国主义”最终变成中共政权的护身符。

中共鼓吹的”爱国主义”,其主要功用是误导和操纵广大民众的爱国热情,通过成千上万次的宣传和洗脑,培养出大批的”爱国贼”,并怂恿”爱国贼”们去充当为中共冲锋陷阵的炮灰。

前面说过,在中共的所有牌坊中,”爱国主义”与”中华民族”占有同样重要的地位,是中共这个病毒潜伏、寄生的两个宿主。普通民众在”民族”、”爱国”的情怀里,是很难认识和鉴别出中共病毒的。

四、”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邓小平为中共设计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座牌坊,最能体现出中共反普世文明的价值观。这座牌坊的巧妙功用在于:它以”国情特殊”为幌子,既可以抵挡西方自由、民主等普世价值的输入,又可以在不改变原教旨马列主义意识形态的条件下,混入西方世界骗吃骗喝。这是邓设计师打造这座牌坊时的初衷。

于是,四十年来,中共一直打着”中国特色”这个幌子,成功地引进资本主义的活水,来灌溉社会主义的盐碱地,使其重新焕发出生机;同时又成功地将普世文明拒之门外,用资本主义的金钱来维持和巩固自己的独裁专制。

所以,无论是政治制度的民主选举、言论自由、三权分立、政党轮换等等,还是经济制度的土地私有、财产私有、市场经济、自由竞争等等,一概都被”中国特色”所湮灭。可见,”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中共维护其独裁统治,抵御西方普世文明的挡风墙。

五、”依法治国”

这是中共为掩盖其在国内推行的暴政,用得最多的一块遮羞布。

什么是”依法治国”呢?表面看,这座牌坊冠冕堂皇,道貌岸然,似乎一切都按照章法条款办事,没有乱来。这座牌坊最迷惑人的地方就是”依法”二字,因为”依法”是一个中性概念,它既包括以良法治国,也包括以恶法治国,中共实行的是依恶法治国,但在表述上,”依法治国”一点毛病都没有。这正体现出中共狡诈的流氓本性。

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出中共骗术的另一大特征:利用中性概念或中性词来包藏祸心。所以,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共一直打着”依法治国”的幌子,为它欺压百姓的残酷暴政张目造势。所谓”依法治国”,就是以恶法治国!

 六、”改革开放”

 “改革开放”是中共为从自我封闭状态走向世界而打造的一座牌坊。这座牌坊的尺寸是如此宏大,以至于中共官方一直认为,它可以包罗万象地解决中国的一切问题,

邓小平说过:改革开放的目的,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再让这部分先富起来的人去帮助穷人富起来,带领大家走共同富裕的道路。至于是让哪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邓没说;而那些先富起来的人如果不愿意帮助穷人,反而为富不仁,又该怎么办?邓也没有说。今天我们知道了,那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都是红二代+官二代,他们富起来后不仅不帮助穷人,而且变本加厉地压榨穷人。邓小平不愿说出来的,正是这些危及华夏根脉的重大问题。

“改革开放”这座牌坊是由两部分组成:改革与开放,其中,改革是以开放为基础条件的。先说开放。按照定义,”开放”就是打开国门,拆除阻碍经济发展的篱笆。但四十年的历史表明,中共完全违背了入世承诺,以国境线上的高关税壁垒和国境内国有企业的垄断壁垒,将关键行业(如电信、保险、金融等)牢牢地封闭起来,让外资进得来国门却入不了市场。所谓”开放”,只是大门开出的一条狭窄通道。建立在这种开放基础上的改革,当然不会有好结果。

 “改革”一词,最早出自公元307年赵武灵王下令改学”胡服骑射”。”改革”的词义,是对现存事物作出变动或改造,它本身是一个中性词,无褒贬之分,它既可以代表新兴力量的创新开拓,也可以体现腐朽势力的复辟挣扎。所以,在中国历史上,除了那些有进步意义的改革外,还存在另一类改革:往回改。例如,汉武帝为筹措北伐匈奴的战争经费,实行”盐铁国有化”;唐肃宗的税制调整;北魏的土地公有制;隋文帝的土改;以及北宋时期著名的”王安石变法”等等,都是打着”改革”的旗号往回改的复辟之举。最近十年来,习近平更是以”改革”的名义,实施各种倒行逆施,大开历史倒车。

毫无疑问,中共正是借助”改革开放”带来的巨大红利,完成了它的原始资本积累。所以,在中共国,”改革开放”本质上就是中共的摇钱树,民众在其中的获利,都不如中共的零头,因而它的负面意义远远大于它的正面意义。因此,一切给予”改革开放”以积极评价的观点,都不过是立足在中共统治的框架上所展开的视野。

除了上述几大牌坊以外,中共的牌坊还有很多,数不胜数。在中共政坛上,真可谓是牌坊林立,名目繁杂,烟火燎绕,妖气弥漫。在这些牌坊的背后,藏着的都是中共的各色婊子,一切邪恶的罪行和肮脏的交易,都是在这些牌坊的掩护下进行和完成的。

(本文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及观点。光传媒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