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阳:中共时代有多少二舅,终将被隐入尘烟

0
14
中共时代隐入尘烟
中共时代隐入尘烟

中共时代有多少二舅,终将被隐入尘烟

作者:葵阳

援引“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消息:《隐入尘烟》26日突然被下架,主流影视平台优酷网、爱奇艺、腾讯视频等均已找不到完整影片。而该片两周前已在电影院下线。2022年2月,唯一入围主竞赛单元的中国影片曾是中国内地导演李睿珺编剧并执导的《隐入尘烟》。此部影片也是近3年来唯一一部入围欧洲三大国际电影节(柏林、戛纳、威尼斯)主竞赛单元的华语片。

一部尽量忠实于现实的电影作品,一部中国近代电影史上为数不多的佳作之一,最近三年来一部难得的口碑票房双高的成功电影作品,被中共政权强制消失了。

我们并没有见到很正式的禁播理由,正如那些中国土地上的正义良善人士,他们原本顶天立地、遵纪守法、为民请命,然而却因为跟统治者有着截然不同的价值取向,所以会神奇地消失。有的被冠以各种口袋罪名比如寻衅滋事颠覆国家政权抓捕,有的会被构陷成经济犯罪非法集资入狱。还有的神秘消失,杳无音讯,生死不明,无从追问。

《隐入尘烟》到底触犯了中共当局的什么禁忌,导致了被封杀被消失?它只是讲述了一个在这个国家、这个时代真实得让人痛彻心扉的个人悲剧故事。

而坊间舆论一边倒地揣测,这部电影因为在习近平寻求超期连任的关键时刻,给党和政府抹黑了,所以被禁。这个理由如此荒诞不经,然而发生在习时代的中国却又显得那么的合情合理。

是啊,中共从1949建政伊始,便加大音量粉饰太平盛世。如若不然,他们便很难维系伟大光荣正确的形象,进而很难在中国人民中保持牢不可破的神圣印象、统治地位。

中共国严苛的影视、文学作品审核制度,几乎屏蔽了一切苦难真相,因为中共惧怕世人看见这盛世之下的糜烂,窥见颂扬声背后的累累白骨,惧怕得知真相以后的中国人觉醒和逆反。

这种屏蔽和管制,在习近平时代烈度到达了一个新的高度,直逼毛泽东时代。全然不顾信息时代和人类文明进程的大势所趋,把这种独裁与蛮横、禁锢与霸凌进行到底。

同样是写实影视作品,另外一部短片《二舅》却在网络上大行其道,没有遭遇中共审查封禁,甚至还有中共官媒推波助澜的传播。

《隐入尘烟》与《二舅》,内容都是中共时代中的底层小人物描绘。同样凄惨和窘迫充满了整个内容,为何待遇殊途,结局迥异?

细心品鉴之后,观众能发现两部作品之间的差异。

《二舅》在凄惨窘迫之外,却感悟到人生和社会的正向能量,这是中共政权一贯而为之的心灵按摩方式。让受苦受难者用 宗教信徒一般的隐忍与虔诚,去接纳生存条件的恶劣,忍受权贵横行带来的不公。让人们产生廉价的感恩之心,而忽略自己苦难的制度性根源,不对立,不抗争。

《隐入尘烟》的故事,悲惨到已经找不出一丝一毫积极的、可以进行心灵按摩的空间。主人公马有铁曹贵英两夫妇,在中共治下的中国乡村,遭遇到体制与人性的双杀,好似生活在人间地狱。他们无从选择,唯有以死逃避。故事太过悲惨!哪怕是作者修改了结局以迎合政治审查,依然让中共当局紧张局促,如临大敌。

同样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盛世哀歌。二舅给大家展示了生命的坚强和幸存者的侥幸,而马有铁曹贵英夫妇却让大家看到个体的坚强在大时代面前不堪一击。

杜撰出来的二舅,即便能找到原型,他的侥幸人生也是万里挑一的极微概率结局。而写实的马有铁曹贵英夫妇,他们的结局才能代表中国底层民众的必然归宿!

说起马有铁曹贵英,我会想起杨改兰,想起吴花燕,想起那些满地脓血的日子,凄苦到如同尸首一般毫无生气的脸。

说起二舅,我只能在模糊飘渺中感觉到那只是一个神话,一个党国拿来消灾维稳的戏曲脸谱。

二舅,或是马有铁曹贵英,叫什么住哪里,好运歹运,这些已然不再重要。在专制社会,底层民众永远都是奴隶、牲畜或者是机器。政权掌控着所有人的生存境况和最终归宿,无论你多么努力多么坚强,都敌不过这个吃人的体制,改不了这制度的硬伤。

暴政不除,厄运难解。在这暗无天日的中共时代,不知还有多少二舅,终将被隐入尘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