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无须高估「首富」的政治见识

0
11

美國人現在或許漸漸釐清了應該如何看待一個兼具財富和智商的馬斯克。(美聯社)

美国人现在或许渐渐厘清了应该如何看待一个兼具财富和智商的马斯克。 (美联社)

特斯拉创办人,同时也是《富比士》2022全球最富有人物的马斯克,虽然在推特收购案上搞得风风雨雨,但同一时间,他也因为向乌克兰提供Starlink卫星网路服务,旗下SpaceX且资助乌克兰8千万美元,而让他在一场国际瞩目的战争中大出锋头。

就在他被视为乌克兰「另类英雄」时,近日他却在推特上提出倾向满足俄罗斯立场的和谈方案,不只引起乌克兰人强烈不满,泽伦斯基还亲自在个人推特页设定一场投票,题目是:「你比较喜欢支持乌克兰的马斯克,还是支持俄罗斯的马斯克」(在近150万人投票中,前者的比例为82.1%,后者仅有17.9%)。可以理解,乌克兰人这回对马斯克的发言有多反感。

马斯克之所以在一场国际大局下的战争拥有话语权,当然和他无与伦比的财富和足以用在战争中的产业技术有关,至于他能不能被看成划时代的世界级领袖,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尽管他曾被《时代》杂志评为2021年「年度人物」,我们也不要忽略《时代》对他「小丑、天才、实业家、表演家…」的综合评语,因为这样的人或许影响力很大,好坏却难说。

以资产论,马斯克当然是全球首富,以智商论,客观来看,也没有人会质疑他真的很聪明,而且很可能是当今全球极致聪明者之一。不过,这样一位集「首富」和「天才」于一身的人,在表达政治意见时,却未必能和超凡见识直接画上等号,至多只是让人感到难以捉摸。

就像《纽约时报》曾在一篇他的人物侧写中写到:「这位好发推特的亿万富翁经常被描述为是自由主义者,但当政府介入有助其商业利益时,他也不会拒绝。」一直以来,马斯克自我经营之道,其实就像他收购推特的过程,经常是大风大浪,也经常是反反覆覆。

例如,马斯克说自己宁可远离政治,但他是最常借推特发表政治议论的富豪;他反对政府将自己的意志强加给人民,但会在拜登「缺席」他SpaceX发表会时,在推特上讥讽拜登「他还在睡觉吧」(呼应川普称拜登「瞌睡乔」);他不像乔治·索罗斯等亿万富翁动辄大手笔捐款给自己支持的党派,倒是会捐钱给德州、加州,有益他特斯拉产业发展的政治人物;他反对联邦补贴制,但不反对州政府减免他的赋税;他创建电动车王国,却对环保议题和气候变迁不感兴趣,还呼吁增加国内石油和天然气生产;他说他坚持百分之百言论自由,是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拥护者,却曾强迫一名记者在他的诽谤官司中作证,一度打算成立网站去评估记者的可信度(后来不了了之)。

马斯克经常标榜自己没有明显的政治意识,但会在某个国会议员损及他的利益(尤其是纳税方面)时,直接发言批判对方,又因为他身为市场经济的龙头,于是直接具备了传递个人思想的特殊霸权,并化身成媒体上议论时政的常客。

回头来说,马斯克之所以受到那么多美国人崇拜,其一,他17岁提着一卡皮箱到美国发展,数十年后就成为资产上千亿的富豪,故事实在太激励人心;其二,马斯克的电动车、星链技术,的确能满足人类对「新技术」的热切追求,尤其那还代表了他帮很多人实现了梦想;其三,财富就是影响力,通常在普罗大众中,这样的人谁会不注意。

只是近来,美国社会似乎也开始「冷静」看待一个兼具财富和智商的马斯克,意即并不否认他还是很有钱,产业技术还是不断创新,但他的政治理念恐怕只能说平凡无奇,甚至因为个人专业领域非凡的成就,让他的发言经常带有口不择言、口无遮拦的自大。或许,就其专业领域,当他愿意用他的钱和智慧促使人类社会进步,大家还是很爱他,但当他频频发表自以为是的政治见解,最终可能只是让他瞬间变得很平凡。

一本介绍企业领导者特质的书《Leader By Choice》,在以马斯克为例时,说他的成功之道之一就是「能以科学和物理的思维提出解决方案,并快速完成体验,立即从反馈中分析得失。」若将这一企业思维直接套在政治工作上,马斯克最后会建议乌克兰接受倾向满足俄罗斯立场的和谈方案,其实也是刚好而已(被骂后很快再微调自己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