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思·格森 | 结束战争的三个关键:信息、可信的承诺和国内政治

0
25
基思·格森 孙立平社会观察 2022-10-06 07:30 Posted on 北京

【昨天,重发了我在两年多前写的《面对凶险,忽然想到信任的问题》一文,讨论了在冲突和对抗中博弈性信任的问题,强调了博弈性信任在管控风险中的重要性。有的朋友可能会觉得,在如此凶险的情况下,你怎么还讨论如此云淡风轻的话题?现转载一篇与此相关的文章。本文转载自韩铮书房公众号。为了阅读方便,转载时做了一些删节】

结束战争的三个关键:信息、可信的承诺和国内政治

海恩·戈曼斯(Hein Goemans)在罗切斯特大学教授政治学,他专门研究战争如何结束。在他的论文和随后的著作《战争与惩罚》(War and Punishment)中,戈曼斯提出了一个理论,解释了为什么有些战争结束得很快,而有些战争却残酷地持续下去。

戈曼斯写道,传统上,人们认为战争结束是因为一方投降。但经验记录表明,这充其量是一个不完整的描述。发动一场战争通常需要两方,结束战争通常也需要两方。根据战争理论家的说法,最常见的崩溃原因是某种形式的信息不对称。简单地说,一方或双方都高估了自己相对于对手的实力。造成这种信息不对称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最主要的当然是单个国家的作战能力通常都是高度机密。无论如何,要想知道谁更强大,最好的办法就是真正开始战斗。战争将很快揭示真相。

但还有其他类型的战争,在这些战争中,信息以外的因素占主导地位。其一是国际体系中的合同几乎没有执行机制。如果一个国家真的想撕毁协议,没有仲裁法庭可以让另一方上诉。(理论上,联合国可以是这个法院;但实际上并非如此。)这就产生了所谓的“可信承诺”问题:战争可能不会很快结束的一个原因是,一方或双方根本不相信另一方会履行他们达成的任何和平协议。戈曼斯的同事丹·瑞特(Dan Reiter)在2009年出版的《战争如何结束》(How Wars End)一书中,谈到了法国沦陷后,在1940年春末的英国。英国当时正在输掉这场战争,而且不确定美国是否会及时参战挽救它。但英国人继续战斗,因为他们知道与纳粹德国的任何协议都是不可信的。正如温斯顿·丘吉尔以他独特的方式对他的内阁说的那样:“只有当我们每个人都躺在地上,被自己的鲜血呛着时,它才会结束。”

戈曼斯认为,战争结束还有一个被忽视的因素,那就是是国内政治。戈曼斯创建了一个数据集,记录了1816年至1995年间每个参战国家的每一位领导人,并根据三方体系对每一位领导人进行编码。一些领导人是民主主义者;一些是独裁者;有些介于两者之间。戈曼斯认为,民主主义者倾向于对战争传递的信息作出反应,并采取相应行动;最糟糕的前景是,如果他们输掉了战争,而他们的国家仍然存在,他们会被赶下台。而独裁者因为完全控制了国内,反倒是可以在需要的时候结束战争。

戈曼斯发现,问题出在那些既不是民主主义者也不是独裁者的领导人身上,这些领导人很容易“为复活而赌博”,继续发动战争,而且往往是越来越激烈,因为只要没有胜利,就可能意味着他们自己的流亡或流血。他提醒我,在1914年11月17日——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的四个月后——德国皇帝威廉二世与他的战时内阁开会,得出了战争无法获胜的结论。“尽管如此,他们还是继续战斗了四年,”戈曼斯说。“原因是他们知道,如果他们失败了,就会被推翻,就会发生革命。他们是对的。这样的领导人非常危险。根据戈曼斯的说法,正是由于这些原因,第一次世界大战和其他许多战争才拖得比应有的时间长得多。

俄乌仍然是场“老式”战争

最近,我与包括戈曼斯在内的一些终止战争的理论家进行了交谈,想看看这种理论视角对乌克兰战争有何启示。

更广泛地说,这场战争表现出许多战争理论家所熟悉的特征。普京最初错误地估计,他可以在几天内占领乌克兰,一些前线将军甚至带着礼服,准备打赢这场仗后立刻参加阅兵式,这是一个典型的信息不对称案例。这些学者也都认为,眼前出现的是一个“经典的”可信承诺问题。俄罗斯声称,它不能相信乌克兰在本质上不会成为一个北约国家;就乌克兰而言,它没有理由相信俄罗斯政权,因为它曾多次违背承诺,并在今年2月毫无挑衅地入侵乌克兰。但解决可信承诺问题非常复杂。在二战中,纳粹政权毁灭、德国宪法修改和德国分裂解决了这个问题。但没有多少战争会以这样绝对的结果结束。

更复杂的是,这场战争和其他战争一样,是动态的。自2月24日上午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来,发生了很多事情。人们越来越明确地看到了俄罗斯的软弱和乌克兰的强大,这鼓舞了乌克兰公众;发现在布查和现在在伊久姆屠杀平民进一步激怒了乌克兰人民。如果说乌克兰的公众舆论曾经有向俄罗斯让步的空间,那么这个空间现在已经消失了。戈曼斯说:“有时,战争本身会产生战争的原因”。

接下来呢,核武还是来年再战?

9月初,戈曼斯预测这场冲突将持续很久。战争结束理论的三个主要变量——信息、可信的承诺和国内政治——都没有得到解决。

然后,几周内事态迅速发展。乌克兰发动了一场非常成功的反攻,夺回了哈尔科夫地区的大片领土,并且眼看将夺回赫尔松。正如预料的那样,普京进行了反击,宣布“部分动员”军队,并就在被占领土上加入俄罗斯联邦举行了仓促的“公投”。部分动员以混乱的方式进行,造成成千上万的人逃离俄罗斯。俄各地都发生了零星的抗议活动,而且抗议活动有扩大规模的危险。与此同时,乌克兰军队继续在该国东部推进。

在一篇可怕的博客文章中,戈曼斯的前学生布拉尼斯拉夫·斯兰切夫列出了几种可能的情况。他认为俄罗斯在顿巴斯的战线仍有崩溃的危险。如果这种情况发生,普京将需要进一步升级。这可能会是对乌克兰基础设施发动更多攻击,但如果目标是阻止乌克兰前进,更有可能的选择是小规模的战术核打击。斯兰切夫认为它将低于1千吨——也就是说,大约比投在广岛的炸弹小15倍。尽管如此,后果仍将是毁灭性的,几乎肯定会导致西方的强烈反应。斯兰切夫认为北约的回应方式不会是自己也发动核打击,但它仍然有很多选项,例如摧毁俄罗斯黑海舰队。这可能导致又一轮冲突升级。

秘密武器就是核武器。俄方一旦动核,将导致美国参战的风险更大。但它也可能至少暂时阻止乌克兰军队的前进。如果使用有效,它甚至可以带来胜利。戈曼斯说:“人们对前线崩溃的可能非常兴奋。但对我来说,前景一定会非常可怕。”在这种情况下,普京真的会陷入困境。

目前,戈曼斯仍然认为核选项不太可能。他相信乌克兰会赢得这场战争。但这将需要很长时间,以数十万人的生命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