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大历史:回顾文革 第二十六讲 文革时的“战狼外交”

0
1139
22e63808 e180 470a 8ff9 612f5e5c67bb
22e63808 e180 470a 8ff9 612f5e5c67bb

英国《泰晤士报》对1967年8月29日中领馆人员与英国警方冲突事件的报道。 网络截图 (孙诚提供)

一、从曼彻斯特袭击事件说起

大家好,欢迎大家收听《纵横大历史》,我是主持人孙诚。今天,我们将继续进行文革历史系列节目。在这一讲中,我们会从一件时事讲起,谈一谈文革当中的“战狼外交”问题。

本来从这一讲起,我是准备按照时间顺序更详细地讲一下文革历史的。不过,最近发生了一个热点事件,实在是能让人非常容易地联想到文革时代的事情。这起事件,就是今年10月16日中国驻英国曼彻斯特领事馆人员袭击馆外抗议者这件事。所以,今天我想首先从这个事件说起,谈一谈文革中的战狼外交问题。

在今年10月16日,一批旅英香港人在曼彻斯特的中国领事馆外展开了一场反对习近平连任、抗议中国当局打压人权的和平示威活动。然而,就在这些港人进行和平示威的时候,一批男子突然从中国领事馆内冲了出来,一边毁坏抗议者的物资,一边对抗议者进行暴力攻击。其中一名抗争者更是被这些攻击者拖进了中领馆的范围内,进行了长达一分钟的殴打,最后才被一名英国警察救出。

令人后怕的是,那名被拖走的抗议者在被殴打时,中国领事馆正准备关上闸门。一旦闸门关闭,外面的人们将无法对他施以援手。在这样的关头,一名勇敢的英国警员冲了进去,将这名被打得伤痕累累的抗议者救出。当这名抗议者向警员道谢的时候,警员表示自己其实是不能进去的,但在危急情况下只能先救人。

事发之后,中领馆表示,抗议者“未经批准”在领事馆外聚集,“侮辱中国国家元首的画像”,并且说“这种恶劣行径是任何国家的外交领事机构都不能容忍和接受”的。而从多方信息来看,参与本次暴力袭击的人中,很可能包含了包括中国驻曼彻斯特总领事郑曦原在内的多位中领馆官员。(以上细节描述,主要来自本台报道《示威港人被拖进中国驻英曼城领事馆围殴 英中外交风波一触即发》,2022年10月17日)

中国外交机构在这次事件中所表现出的野蛮,震惊了英国政坛,不少英国政界人物及旅英港人都纷纷发声,谴责并要求追究这起暴行。事实上,在最近一段时间,这已经不是中国外事机构的首次战狼行为了。在今年8月,当一批异议人士来到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的中国大使馆外进行抗议时,曾有人从中国大使馆中出来,用恶毒的污言秽语辱骂抗议者。

尽管中国外事机构的这些行为使人震惊,然而事实上,上述的这些事情在历史上可是有先例的。在文革当中,中国的外交也曾经有过一段疯狂的战狼岁月。现在,就让我们来回溯一下这段历史,看一看中国驻曼城领事馆和驻美大使馆的先辈们是怎么做的吧。

二、四面出击:文革中的战狼外交

1967年8月29日,在伦敦的中国驻英代办处(今中国驻英大使馆)发生了一场打斗事件。这一天,中国代办处的战狼们站在代办处外的大街上,在巨大的毛泽东像前高呼反英口号,并且用铁棒和瓶子向在场的英国警察及新闻媒体人员展开了暴力攻击。此外,也有战狼包围了英国警车,其中还有人手中拿着《毛主席语录》。这场狂暴的冲突,最终以战狼们的失败告终。而不少相关的照片和视频则被保留了下来,在最近曼切斯特的暴力事件发生后重新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关于这次冲突的情况,参见August 29th 1967~ An Aberrant Episode, Woodsmokeblog, November 23, 2019)

事实上,1967年伦敦街头的那次冲突,仅仅只是那个时期中国战狼外交的冰山一角而已。而当时的中国外交机构之所以会如此狂暴,则是和当时中共最高层的意志有关。1966年10月,中共中央批准将“宣传毛泽东思想和文化大革命”作为驻外使领馆的主要任务。这种以宣传毛主义为主要任务的外交模式,一直持续到了1969年,相关形式则是五花八门。根据学者程映虹的研究,当时的情况,是“除了在官方外事场合向外宾和驻在国官员作口头宣传,还由驻外使领馆的工作人员、记者、留学生、专家、国际列车员、海员等等在所在国散发毛泽东著作、语录、像章、文革档、图片,在使领馆、宿舍区和援建工地等地树立文革标语牌和毛泽东像,展出文革资料,放映宣传电影,在外销商品和援外物资的包装上印制毛泽东语录和毛画像。中共在很多邻国有华侨组织、友协和侨校,这些组织也从使领馆接受指示,传播毛主义和文革材料,甚至建立红卫兵。中共使领馆还负责筛选亲毛派人士和青年学生,送他们到中国朝圣或培训,这些人回国后或是肩负为文革作宣传的任务,或是被发展成‘革命者’。”(程映虹:《向世界输出革命——文革在亚非拉的影响初探》)从这样的描述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那时候的中国外事机构会变得如此地“战狼化”了。

在那个时代,除了中国外事机构变得极其战狼之外,整个社会中也弥漫着狂热的战狼气氛。就在前面所讲的伦敦街头冲突发生前的1967年8月22日,北京发生了火烧英国代办处事件。事情的缘起,是在当时的英治香港正发生着中共支持下的六七暴动,香港政府命令三家持有支持中共立场的媒体停刊,中国外交部就此向英方发出了四十八小时的最后通牒。由于英方没有回应,狂热的红卫兵们就在这一天冲进了位于北京的英国代办处,不但烧毁了代办处的建筑,还将许多英国外交人员打伤。

 

遭到红卫兵火烧的北京英国代办处。(推特截图)

遭到红卫兵火烧的北京英国代办处。(推特截图)

除了针对英国之外,文革战狼外交也波及到了被当时的中共视作“苏修”的苏联。当时,苏共和中共已经公开决裂。在中国当局的官方口径下,曾经的“苏联老大哥”变成了所谓“复辟资本主义”的“苏修”。于是,苏联也成了战狼们的冲击对象。1967年1月25日,69名中国留欧师生在途径苏联回国时,在莫斯科红场参拜了列宁墓。在当时中共的意识形态体系中,苏联被看作已经背叛了列宁、斯大林革命路线的修正主义国家。而在参拜过程中,这些师生试图把献给斯大林的花圈抬上列宁墓,遭到了在场的苏联军官制止。当这些师生结束了在列宁墓前的默哀后,他们便开始朗诵毛泽东语录,并喊起了反对“苏修”的口号。这时,现场的苏联军警开始制止他们,表示作为“神圣的地方”,红场不能大声喧哗,而这些师生则针锋相对、挽起手来唱起了《国际歌》,使得局势失控。最终,在苏联军警的武力对待下,这些师生被打伤了30多人,用了差不多半小时才撤离红场。而在撤离的时候,他们依然保持着高昂的“革命热情”,对着车窗外高喊打倒苏共领导人勃列日涅夫、米高扬、柯西金等人的口号。而中国驻苏大使馆则在当天晚上召集了一场名称耸人听闻的会议——控诉苏修血腥镇压我留欧学生罪行大会。这起事件发生之后,中国境内发生了多次反苏游行,人们把红场事件叫做“反华事件”,包围了苏联驻华使馆。而苏联外交官撤退回国的家属,则在机场遭遇了红卫兵的围攻。

除了红场事件外,那个时代另外一起著名的对苏战狼事件,则是中国话务员怒斥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在1969年3月29日晚上8点的北京,莫斯科和北京之间电话热线上的指示灯突然亮了起来。由于苏联和中国早已决裂,这条热线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亮过了。负责接听电话的中国女话务员接起电话后,发现电话的对面是柯西金。柯西金在电话中表示,他要和毛泽东对话。话务员则怒斥道:“你是修正主义者,没资格跟我们的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讲话。我不给你接电话。”

听到这样的回答,柯西金无奈地表示:“既然你不肯接毛泽东主席,那么请你给我接周恩来总理吧!”

话务员则这样回答道:“苏修头子,你听着:趁早死了这条心吧!我们的总理很忙,没空听你的胡言乱语,就算有空,也不会听你啰唆。”

接着,话务员就“啪”一声,挂掉了电话。

除了所谓的西方“帝国主义”和“苏修”之外,在苏联和中国的论战中不跟随中国而是跟随苏联的国家,也面临了毛式战狼的冲击,蒙古国就是其中一个例子。在1967年8月9日上午,蒙古驻华大使策伯格米德的夫人以及另两名外交官的夫人乘坐大使专车,前往北京友谊商店购物。在三名女士都进入商店之后,把专车停在路边的司机达希敖额尔特观望着往来的红卫兵,而红卫兵们则发现这辆车的刹车踏板上有一张印有毛泽东像的海报。这时,三位购物的女士回到了车上,而司机则踩上踏板开动了汽车。这样的景象,令红卫兵们不能容忍。他们把司机拖出了车外,三位女士因为则跑进商店躲了起来。接着,疯狂的红卫兵战狼们呼喊:“侮辱伟大领袖毛主席罪该万死!打倒苏修的走狗蒙古修正主义!”战狼们接着强迫司机站在椅子上示众,又让他下跪向毛泽东请罪,还有人扯下了车上的蒙古国国旗,要求司机去踩国旗。这时,同样也是战狼的友谊商店售货员出来说,蒙古国大使夫人正在打电话求救。红卫兵战狼们就在“毛主席万岁!”“文化大革命万岁!”的口号声中,把那辆蒙古国大使专车点火烧掉了。此外,战狼们也来到蒙古国驻华大使馆外示威,刷上了“打倒蒙修”“打倒苏联的奴才泽登巴尔”的标语。(按:泽登巴尔,时为蒙古国部长会议主席)

三、当代中国外交正进行着“文革2.0”

除了上述事件之外,文革时代的中国还发生过“革命群众”们砸掉印度、印尼驻华使馆,以及准备冲击缅甸驻华使馆的事情。除此之外,捷克斯洛伐克、波兰、匈牙利、保加利亚驻华外交官也曾遭遇过红卫兵战狼们的围攻。总而言之,在那个时候,喊着“毛主席万岁”的战狼们四面出击,得罪了世界上的绝大部分国家。由于当时处在美苏冷战中的世界各国,往往在美国或苏联当中选一边站队,因此在中国官方的煽动下,这些国家也就被当时的战狼们戴上了“美帝国主义的走狗、帮凶”,或者“修正主义的伙伴”之类的帽子,遭到了各种各样的冲击。而这种冲击造成的结果,按照毛泽东在1969年3月的一句话来说,就是“我们现在孤立了,没有人理我们了。”

回溯上述的历史过程,再来反观当下,对于如今中国外交人员乃至留学生在世界各国表现出的种种战狼行为,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了。实际上,这样的情况并不是第一次,在文革时期就曾出现过。而文革时期这些外交战狼们的种种作为,也在提醒着我们,今天中国的外交战狼们在狂热的程度上很可能将不会止步于目前的程度。尽管习近平的统治模式并不是和文革一模一样,但在外交领域的“四面出击”方面,两者的确是有着高度相似的地方。从这个层面上来看,“文革2.0”确实正在路上。

感谢大家,这周就到这里,我们下周再见。

撰稿、主持、制作:孙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