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成:读韩素音, 看当年西方左派

0
33

近日来,我读了韩素音(1916-2012)的自传故事《凋谢的花朵》 。韩1916年生于中国河南信阳,长于中国,卒于2021年于瑞士。母亲是比利时人,父亲是中国人。她的这部书主要写她在三十年代后期的,在中国的,在中国问题方面的故事。该书出版于1966年,原版是英文 (A Mortal Flower)。我读的是其瑞典文版。

   她从1966年而回顾当年。她告诉读者,根据她自己的亲身经历,that 蒋介石国民党是如何如何坏,坏透了,that 毛泽东中共是如何如何好,好高尚,好英明,好有献身精神,为自由,为民主,为平等,为民族独立,为社会和平,而建设人民新中国。 现在你们国际上说中共政权如何残暴,血债累累,你们说中共政策如何荒唐,灾难重重。那是你们的误解和污蔑,我韩素音要告诉你们大家,毛泽东共产党政权好得很,说到做到了,把中国建设得非常好,史无前例地好。人民终于当家作主了,安居乐业,美满幸福,史无前例地幸福。

   且摘引一段。比如她(1966年)写到: 早年的美国人民在中国建立燕京大学,献出爱,表现出自豪,捐赠了钱,这个与他们将来迟早会承认如今已有的中国共产革命,承认正将到来的其他世界的共产革命,乃是一致的。这些革命是正义的心声,旨在人民的自由平等博爱。这些中国共产革命与其他世界的共产革命,与美国二百年前的革命乃是价值一致的等同的。(p. 203)

   我以前就知道一点儿韩素音,文革年代就读过她的一些文章,主要从中共报纸参考消息而读之。现在读了她1966年的书,就更可以确认她的特别左倾,特别亲中共,为当年毛恶霸搞国际大外宣,等特点了。

   我认为,她年轻时三十年代时的左倾,是可以被原谅的。注意,韩素音与胡绩伟李锐他们是同龄人, 都是当年的左派青年。三十年代的白求恩,斯诺,李敦白,等西方左派中青年,也都可以被原谅。

   但韩素音直到1966年了,毛中共执政已经十七年了,已经搞了出兵百万打朝鲜战争,搞了镇压反革命,搞了土改,搞了镇压地主,搞了反右,搞了人民公社,搞了大炼钢铁大跃进,继续搞阶级斗争,如此等等,已经杀人了数百万数千万,已经饿死人数千万,已经整人不计其数,其政策之极其残酷,其政策后果之极其严重,早已是昭然天下了。而她韩素音却还在为毛中共捈脂抹粉,文过饰非,这就不是天真无知问题了,更不是热情理想问题了,而是严重的良知(道德加判断力)问题了。

   韩素音在当时的西方世界,大有读者。顺及,她与斯诺从1934年起,在燕京大学时代,就很熟悉。都是当时西方很左派的重要人物。他们崇拜毛,在中共问题上,误导世界舆论太甚。我深信 that 当年尼克松和基辛格,以及许多西方国家政要,在某种程度上,也是被洗了脑的,被西方左派韩素音他们洗了脑,不知不觉间开始向中国恶霸毛巨人示好。1972年春老尼和老基飞到北京,向毛恶霸折腰致礼,这个我们这一代人还都记得。

   回顾历史,左派很活跃,很有些道德魅力,很有蛊惑力,很有听众。问自由主义如何战胜共产主义? 真是很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