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3 6 月, 2024 6:01 上午

【按:去年六月中旬,我在脸书写「沦陷」:还有人记得「苹果」吗?人们都在为她的凋零而哭泣,那仿佛是香港沉沦的「苹果落地声」,可是从港人泪送「苹果」的悲壮中,我可以感到一种无声抗争已经发动,香港玉石俱焚也开始了。 「苹果」和香港的意义都是全球性的,中共已经铁了心,可是欧美和西方呢?

今天整个中国沦陷了!可是那已经不重要了,去年香港沦陷,已经注定了全中国迟早要沦陷;而中国沦陷,便意味着这个凶暴制度将从并吞台湾、蚕食东亚开始,咄咄逼人「走向太平洋」,再下一步就是黥吞全世界,我们现在无需担心中国和亚洲,反倒要担心美国、欧洲和全球了,难道像中国沦陷之前一样,装睡的人是叫不醒的? 】

最早是2019年11月12日港警攻进中文大学,我在脸书上贴了『香港沦陷:西方领先逆转的信号』一则文字:

『香港人三十年前以「黄雀行动」救人,他们是我的救命恩人,可是今日我毫无作为,也无能为力。世界大势如此,个人虽渺小,却依然想做一只鹦鹉,「入水濡羽」,飞洒那香港大火。

警察进攻中文大学,难道不是一个香港沦陷的信号吗?谈香港总谈经济、金融,但是四九后大陆沦陷,台湾也在蒋家军政之下,中国文明不是只剩下香港一个孤岛吗?这个孤岛才有牟宗三、徐复观、钱穆、余英时……。今日西方不救香港,其实也是救不了。黎安友教授就说「美国无力无心救香港」。所以香港是孤军奋战,香港青年是全世界民主社会的「牺牲」。 』

香港沦陷的那一刻,我手中写着的一本《鬼推磨》正好收笔,此书中我梳理三十年世态跌宕、历史翻转,其中奥秘之一便是中共以「韬光养晦」之计,「全球化」之框架,廉价劳力之优势,利用西方牟利本性榨取它,自己则成功穿越合法性、市场化、互联网三道关隘,实现了「数位化列宁主义」的崛起,西方大梦如鼾;而西方失去「领先」,又在欧洲受福利主义拖累而过早衰落,美国则技术被偷、贸易被骗、领袖被唬,让中共当小孩一样耍了好几任总统,而我终于看到这「西方领先不再」的标志,恰是此刻他们无力来救香港了!

再到4月20日,香港警方拘捕壹传媒集团创办人黎智英等14名泛民人士,中国外交部驻港公署发言人称英方「说三道四」,敦促其「停止干预香港事务」,这用内地的语言形容就很难听,叫着「蹲在你有头上拉屎拉尿」。我在脸书又发一贴:

『香港,是一块试金石——习近平要欧美承认其「大国崛起」之霸主地位。美国和川普,始终看不懂。这跟三十年前布什家族和克林顿看不懂邓小平的「韬光养晦」,如出一辙。更早,在去年底警察攻进香港大学,香港就沦陷了,西方无动于衷。如果西方拒绝习,他就毁掉香港,并将这个曾经的「反共前哨」,一变而为「进攻西方」的前哨。至此,大多数人还认为,「香港国安法」出笼,只是要恐吓港人。其实香港是习近平的底线。

这次全球瘟疫,正渐渐被澄清是一场「生物战」——大陆盛传,第一时间前往武汉处理病毒所事件的孙立军,将资料透露给西方而被捕,国际社会正在酝酿索赔中国,而习近平已经悄悄地动员中国人准备应付一场「八国联军」入侵了。此所以国务院在这个时间点,突然批准将永兴岛、永暑礁变成一个南海三沙市,南海备战的意味浓烈。

在这种形势下,香港的战略地位太重要了,虽然解放军也早已进入香港,但是那跟军事占领还差得很远,4月18日大逮捕,就是占领的第一步。中国的军机和军舰,不是也频频进犯台湾吗?这是一样的举动,只不过中国还不可能在台湾进行大逮捕。

香港将被浸入血泊中,往后我们将看到无数的暴行和流血。从去年夏天的「反送中」大游行开始,香港人民已经抗争了一年。这样的人民是不屈服于武力的,尤其「勇武派」的那些孩子们。

但是我很担忧,因为香港人是我的救命恩人,三十年前是香港的「黄雀行动」,将我从中国营救出来的。看到一个坦克碾轧、血光之下的香港,我会很难过。 』

毛泽东一生没有「统一」中国,邓小平也没有活到「回收香港」,他们更是饮恨台湾。这是中共的一种「领袖情结」,谁都要完成「统一大业」。今天的习近平反而是败相具露,已经退无可退,然而这场东西对决,一定要拿香港玉石俱焚吗?

接下来6月30日「香港国安法」落闸,我再贴「丢掉香港,全球沦陷」:

『中国的「香港国安法」,设计成「全球国安法」,难怪他们人大162个常委15分钟通过,敢情中共要当世界警察,可以全世界随意捕人了。习近平拿到香港居然可以借它搞「全球国安法」了,这个念头看上去很 stupid,但那确是他脑子里的东西,世界上多少人知道他有一个「五步支配世界」 计划,或者说还有谁记得习的十九大报告?他三个半小时讲了五件事:2025计划,使中国在21世纪里统治全球的制造业;「一带一路」;5G网络;金融技术;人民币成为兑换货币,替换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到2030或2035年,他们就成为世界第一经济体,成为世界霸权。 』

拿到香港,把它变成「进攻西方」的前哨,它是一个历史悠久的自由港,进口概不收税;港口发达,运输先进,通往各国航线极多,转运速度快;港商精通转口业务,与世界各地交往频繁,通晓各国语言、法律、惯例;香港参加了许多国际条约和协定组织,享受低关税和配额,等等,大陆没有一座城市具备这样的转口功能,那么当中国向外扩张、输出产业、技术、货币、劳力等等,不是首先得有一个金融枢纽和自由港,才可能做其他一切吗?

——作者脸书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