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5 4 月, 2024 10:23 上午

中共二十大帷幕落下——又一次“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逆推回去,我们可以想象为什么中共的每次大会必定是团结和胜利的历史原貌。

如果有人还在为胡锦涛被驾出会场而纠结,那么,你还没有全面了解中共,还没有了解它的过去,它的现在,和它的将来。

不管胡锦涛是犯了什么“贱”,当着全党的众目睽睽冒犯他曾经精心“扶一程”的习“今上”,他和他的“团派”已经瓜熟蒂落地退出中国的历史舞台。

“团灭”的原因,就是胡锦涛奉为圭臬的“不折腾”——不是胡不愿意折腾,完全是因为他没有,他缺乏一根赵家人的筋骨。他即使在龙椅上端坐,他也只不过是赵家的一只蝼蚁,根本不配在共产党内部掀起任何波澜。作为一代“党主”,却一直被那些“真正的名副其实的纯正的”正牌“赵家人”摆在鄙视链的末端被视为“伙计”或者“家奴”——他折腾不起,他没有折腾的本钱。

他对内的不折腾,放纵了多少贪官污吏,发展了多少坑蒙拐骗,酿成多少贪污腐败大案,令赵家王朝几近礼坏乐崩,被严厉指责为“击鼓传花”,丧失党性。

他的对外不折腾,虽然迎来2008年的奥运盛典,还是被指责为对待资本主义世界对待帝国主义的霸凌过于软弱,放弃斗争哲学——其实他的一切所作所为,无不是对邓小平路线的忠实执行,绝不造次。

无论是习近平还是薄熙来,都是赵家人对胡锦涛“不折腾”作为的拨乱反正——也是必然的对不折腾路线的矫枉过正。

薄熙来大张旗鼓的“打黑唱红”,已经在胡温时期直面“打脸”;习近平的“打老虎也打苍蝇的反腐”更是令全党上下胆战心惊。他们对胡锦涛的潜台词都是:“让你不折腾”!

可惜的是,对内,“折腾”既起,已经过迟。全党性的腐败,已经把中国的官场腐蚀得千疮百孔——任何人举起“反腐”的大旗,辅之以酷吏的刑求,足以令全党匍匐于“明主”膝下,言听计从,因为所有人的屁股都擦不干净。

想象一下,任何第一个祭器“反腐”的“明主”都可以是“一尊”,都可以是“窃国者王侯”,只因为中国共产党的全党,都是“窃锱銖”的小贼小偷小摸。

这就是习特勒为什么可以蔑视藐视无视胡锦涛,为什么可以蔑视藐视无视全党。他认为全党都在败坏他的,他家的家当,他才是真正的家长,恢复嫡子继承的正统才可能家法森严。

更加可惜的是,对外,“折腾”既起,反冲反座力直冲泰山压顶之势——从川普的贸易战开始,到俄乌战争的爆发,中国已经伙同普京的俄国成为全世界的公敌。

我以前说过,习家王朝的主线就是违背邓小平的三重“锦囊妙计”。现在看来,邓小平在中共走上绝路的临终时刻为中国选择的“活路”被习皇帝全部堵死——在中共被全世界“敌对势力”挂上历史的耻辱桩之前,全体中共党员别无选择——只有陪习皇帝背水一战,出兵台湾。

为什么全世界不能容许习皇帝复辟帝制?

因为在中国复辟帝制,等同于中国放弃与世界资本主义和平共处的既定方针,回复到实现共产主义的终极目标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决心与世界现行秩序决一死战。

对于习近平,现代习特勒,世界究竟如何看待?为什么不与习为善?

回观中共的flip-flop变色龙蹊跷崎岖劣迹图,从老毛屈膝投降尼克松起,中共就是世界资本主义阵营的“二臣”。在苏东波之后,中共荣获“有功之臣”的善待,并且被寄希望逐渐转化为世界市场经济的一部分。放在大清的统治者眼中,他们就是新时代的“三藩”——说不好,留着你就是为了看你日后的反骨暴露。

二十大的代表们和中央委员会直至政治局,能看不到时局的严重性?能不正襟危坐地等待胡锦涛被逐出局而一起面对更加严峻的现实——那就是:二臣曾经是你自己的选择,可到头来你只嫌纱帽小,不愿意委屈自己,一心要当中国的皇帝,当世界的太上皇,那么,不客气,你就只能当三藩了。

自从习近平开始寻上位,世界就已经丧失了和平的前端,如今俄乌烽烟既起,全世界的敌对势力已经同仇敌忾,万众一心,枕戈待旦,等着台湾海峡的战端突发。

二十大如果没能提供火山口边缘的灭火机制,那么它本身就是一根导火索,不论你习家军点不点火,拉不拉绳。

被誉为“独有一人为男儿”的彭立发,他为自己起的网名是“载舟”,说明他的所作所为,全部是出于为共产党载起覆舟的“一颗红心”——他不愿意看见中国共产党被习特勒绑架,被习家军装备成贼船,而走上开衅世界大战的战争贩子的死路一条,他宁冒中共的大不韪,向全党死谏。其(悲)情可叹,其(愚)忠可鉴。

只是,那个腐败透顶的共产党已经完全丧失自立的能力,没法摆脱习特勒的淫威——在习氏眼中,党就是一团行尸走肉,习近平自己就是那个“赶尸客”,即使他把他们往死路上赶,他们也会万水千山只等闲地跟他去“伟大探索”,而万万不会心生腹议打退堂鼓——他们一定会是腐败而无敌的革命力量。

所有那两千人,坐在中国的最富丽堂皇的会堂,眼睁睁地看着中国滑向战争,滑向三藩,滑向死亡,而为此投下自己庄严且无耻的赞成一票——这两千人该是如何的心情——两千名中国的“高端人口”, 还是两千名“自覆舟客”,两千名“被赶行尸”?

呜呼哉中共:行尸的团结,赶尸的胜利。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