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0 7 月, 2024 7:35 下午

本月退党人数: 5
总计退党人数: 5
US President Joe Biden looks on from his car as he leaves The Vatican on October 29, 2021 following a private audience with the Pope, ahead of an upcoming G20 summit of world leaders to discuss climate change, covid-19 and the post-pandemic global recovery. (Photo by Tiziana FABI / AFP)

(中国-2022 年 10 月 28日)梵蒂冈与中国政府在 10 月 22 日延长了备受争议的《梵中主教任命临时协议》。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一位委员 10 月 26 日表示,该委员会对决定“极为失望”,并已向美国政府高层表达这一看法。

梵蒂冈与中国政府在(10 月 22 日)续签《梵中主教任命临时协议》,这份临时协议最初于 2018 年 9 月 22 日签署,有效期两年,于 2020 年 10 月 22 日首次续签,此次续约于今年的 10 月22日。时值中国共产党召开第 20 次代表大会,一党执政领导人习近平在巨大的争议中开启了第三个任期。近年来,中国共产党加强了政府对宗教机构的控制。

梵蒂冈新闻网公告表明:“梵蒂冈方面愿意继续与中方进行相互尊重和有建设性的对话,为使上述协议得到富有成效的执行,并进一步发展双边关系,促进天主教会的使命和中国人民的福祉。”

圣座国务卿帕罗林(Pietro Parolin)枢机接受《罗马观察报》和《梵蒂冈电台-梵蒂冈新闻网》采访时表示,为期两年的更新“主要涉及对中国教会日常生活至关重要的方面”。

帕罗林枢机说:“教宗方济各带着决心和耐心的预见,决定继续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不是抱着在人的规则中寻找完美的幻想,而是具体希望能够向中国天主教团体保证,即使在如此复杂的情况下,他们也能得到有价值的、适合所承担的任务的牧者的指导。”

帕罗林说:“这一旅程的最终目标是让中国天主教徒的‘小羊群’有可能平静和自由地过着他们的基督徒生活,这包括福音的宣讲、坚实的培养、喜乐的圣餐庆祝以及勤奋的慈善见证,以便他们能接近那些最艰难应对生活的人,就像在大流行病的困难时期那样。”

对于梵蒂冈和北京续签主教任命协议,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专员斯蒂芬施内克(Stephen Schneck)在cruxnow 新闻网表示:“作为一名天主教徒,我当然理解梵蒂冈在这里玩的是长期游戏,没有考虑眼前的情况,但我认为这些协议并没有对中国天主教徒的宗教自由产生任何改善,我认为罗马教廷真的应该重新考虑在整个业务上与习近平共舞的决定。”

施内克表示自己对此次临时协议续签非常担心,“真的很难想象他们在漫长的竞争中可能希望得到什么;我认为教廷应该关注中国天主教徒的当前局势。”

他补充说,部分问题是梵蒂冈对协议内容缺乏透明度。他担心中国政府对中国宗教的“中国化”,实质上是让宗教按照中国文化和社会存在。他说:“在我看来,中国实际上可能正在利用这项协议进一步打击中国的地下天主教徒,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梵蒂冈实际上在与中国的竞争中失势,而根本没有取得进展。”

乔·拜登总统于 6 月任命天主教徒施内克为九人委员会成员。 USCIRF 是一个独立的、跨党派的联邦委员会,负责监督并向美国政府和国会报告宗教自由。

长期以来,中国的天主教徒分为官方的、国家认可的教会和忠于教宗的“地下”教会。教廷担心中国政权控制下的官方爱国教会长期处于独立状况,从而导致像基督新教那样从教廷的组织结构中脱离出去。尽管教廷将这些主教列为“非法主教”,但不得不承认他们执行圣职的有效性。在梵蒂冈临时协议签署前,独立于教廷祝圣的爱国会主教曾被教廷绝罚,但这些非法主教最终也获得了教廷的赦免和认可,尤其是作为签署主教任命临时协议的条件,教廷承认了此前被绝罚的非法主教,其中还包括个别声誉不佳的非法主教也都获得了教廷的豁免。

表面上教廷的努力促成了爱国教会和地下教会的共融团结。但梵中主教任命临时协议也导致地下教会被教廷稀疏,他们长期拒绝加入政权控制的爱国会,对教廷忠心耿耿,并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但随着双方协议签署,官方向地下主教及教会施压要求他们全部加入爱国会,并声称教廷已经完全接纳了爱国会所支持的主教和爱国教会,地下主教和教会反对加入爱国会的理由为何?

教廷的初衷是希望通过双方的协议以维护天主教会的圣统制,换取爱国教会对教廷权威的正式认可和尊重,特别在主教任命权力方面。但这种尝试的潜在危机在于爱国会推出的所有主教候选人都是经过官方的政治审核。教廷可以选择主教的机会不多,甚至根本就没有。并且教廷的这些举措严重的抵触了地下主教及教会的信仰良心。这些地下主教因为拒绝加入爱国会而遭到政权的迫害,被捕、失踪多年。在某些教区,地下主教还不得不降格让位给官方爱国会主教。

梵中临时协议签署至今,梵蒂冈试图保护地下主教及教会能够更自由的实践信仰,但在过去几年中,地下天主教会的宗教自由并没有因此改善。失踪的神职人员没有释放,那些忠于梵蒂冈的主教及信徒经常面临威胁,被要求加入官方登记教会便于中国当局的控制和洗脑。像信众庞大的河北教区一直以坚贞闻名现在面临灾难性的打击,神父们不得不强迫性的加入爱国会。

该协议达成以来,只有六位新主教被任命,反对者表示这证明它没有产生预期的效果,中国当局对宗教自由的压迫和限制正在产生进行中。

通常情况下,中国的官方主教和教会很少能够真正的实践他们的信仰自由,包括由教宗任命或同意的新主教祝圣,都必须在公安干警和宗教局(统战部)官员的严格监控下进行的。他们被祝圣前还必须经过当局的政治评估,参加由当局组织的政治学习班,用于灌输党中央的最高指示和最新政策。日后,中国地下主教的任命是否将受到协议的约束在祝圣之前也必须接受党的政治洗脑?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通讯员高珍赛)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