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土高官会晤后,土耳其的维吾尔难民担心被驱逐回中国

0
931
fd38255e 5726 4076 a647 d486eb02aac9 w1023 r1 s
fd38255e 5726 4076 a647 d486eb02aac9 w1023 r1 s

维吾尔族人在伊斯坦布尔抗议中国

2022年11月11日 04:41 阿西姆·卡什加里安

华盛顿 – 近年来,估计有近50,000名逃离中国迫害的维吾尔人在土耳其找到了避难所,维吾尔人与土耳其人有着共同的语言、文化和宗教遗产。

上周四,11月3日,土耳其中国商务交流会在土耳其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举行两天后,中国公安部副部长杜航伟与土耳其内政部长苏莱曼·索伊卢(Suleyman Soylu)在土耳其举行会晤,激起了那里维吾尔难民社区对可能被驱逐到中国的恐惧。会议照片由土耳其内政部官方推特账号分享。两位官员与双方一些随行官员举行了闭门会议。

一些专家表示,这种会议可能会危及流落到土耳其的维吾尔难民的未来。除了中国以外,土耳其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维吾尔社区。

华盛顿维吾尔研究中心高级项目负责人穆罕默德·土赫提·阿塔乌拉(Memet Tohti Atawulla)表示,鉴于新疆的一些高级公安官员出席了会议,维吾尔难民社区是这次会议的重中之重。

“这种会面表明中国一直在追随流亡到土耳其的维吾尔人,要求土耳其将维吾尔人遣返中国,”阿塔乌拉在伊斯坦布尔接受美国之音电话采访时说。“中国和土耳其早在2017年就签署了引渡条约,这是后续会议之一。”

2020年12月26日,中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了与土耳其的引渡协议。土耳其议会尚未批准该协议。该条约可追溯至2017年5月,当时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访问北京出席“一带一路”倡议论坛。

“维吾尔人仍然对中国和土耳其之间的引渡条约感到恐惧,”阿塔乌拉说。“而在土耳其的维吾尔人最担心的是,中国代表团中有多名来自维吾尔地区的公安官员,而土耳其方面则包括负责监督维吾尔移民身份的移民官员。”

与杜航伟一起,中国公安部代表团还包括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公安厅常务副厅长潘曦,公安部反恐司副司长高飞以及中国驻安卡拉大使刘少斌。土耳其内政部副部长伊斯梅尔·恰塔克勒和土耳其移民局官员陪同索伊卢会见了中国代表团。

“维吾尔人的另一个担忧是,通过这种会议,中国要求土耳其阻止维吾尔人前往像加拿大这样的第三个安全国家,”阿塔乌拉说。

上个月,加拿大议会议员敦促政府加快将目前居住在土耳其等第三国的10,000 名维吾尔难民重新安置到加拿大。

“我认为这次会议是中国对加拿大议会最近呼吁接受来自土耳其等国家的维吾尔难民的回应,”阿塔乌拉说。“中国希望土耳其限制维吾尔人迁移到自由的民主国家。”

在回应美国之音对此次会议的询问时,土耳其驻华盛顿大使馆建议美国之音联系安卡拉总统府通讯局。安卡拉总统府通讯局没有回答美国之音关于这次会议的问题。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也没有回应美国之音的多次采访请求。

周二,土耳其外交部长梅夫鲁特·恰武什奥卢(Mevlut Çavuşoğlu)对媒体表示,土耳其将继续捍卫维吾尔人。

“西方想利用这个(维吾尔人)在政治上反对中国。不幸的是,在这个问题上,伊斯兰世界或突厥世界没有我们想要的团结,”恰武什奥卢说。“即使我们孤军奋战,我们也将继续捍卫维吾尔人。”

据安卡拉维吾尔研究所所长埃尔金·埃克雷姆(Erkin Ekrem)称,中国和土耳其之间的公安官员会面并不是一个新现象。

“2014年11月,一个中国安全官员代表团来到土耳其,并与土耳其达成协议,在两国之间交换情报并举行会议,”埃克雷姆告诉美国之音。“两国之间的这种交流自然会引起这里维吾尔人的恐惧。”

据埃克雷姆称,中国千方百计敦促土耳其通过2017年签署的引渡条约。

“维吾尔人担心被驱逐出境,因为土耳其的许多人仍然没有合法身份或被授予土耳其公民身份,”埃克雷姆说。“由于他们没有土耳其公民身份,他们不受土耳其法律的保护,这让中国很容易把他们带回。”

埃克雷姆说,近年来,土耳其向中国承诺,不会支持和允许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使土耳其境内的维吾尔人更难抗议中国对维吾尔人的迫害。

“例如,自2015年7月以来,维吾尔人不得在安卡拉抗议,”埃克雷姆告诉美国之音。“许多支持维吾尔人的土耳其公众对土耳其政府对维吾尔人的立场感到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