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网友星明:从傍晚进入暗夜

0
1088
20181018012616942
图片--阿波罗新闻网

从傍晚进入暗夜

作者:星明
自从新一届常委像是七个小矮人一样走上台面后,对中国的命运和前途,陷入黑暗,悲观和绝望的情绪,便成为一种主流。从开会前在四通桥义士彭载舟的抗争,到会上最后胡锦涛被架出,再到李克强汪洋等四人全下的结果,每件事情都成为华语媒体关注讨论和分析的热点。
其实,和体制内退休人员遛狗时候聊天得知,早在一个月前,他们已经知道那位清理低端人口的,满口“他妈的”市长蔡奇会上去,只是不知道李克强他们会集体下来。原来那么神秘的人事安排,一位退休下来的普通党员都知道,可见,如果和人脉足够广,距离足够近的话,早就知道最后的人员安排了,而在开会前西方国家政要和媒体的态度,也可以看出他们早已经知道了结果,这种党国黑箱运作的神秘性,也只是对老百姓而言。既然木已成舟,与其沉浸在失望中,不如预估一下,未来的五年是怎样的暗夜。
窥一毛而知全猪。在习上台前,通过他在南美的小段“吃饱了撑的没事干”讲话,可以显示出这个人的文化素质,做事能力,和人品风格。同样的以这种视角,可以观察那位李强新总理。一个观察细节,在胡锦涛被架出去时刻,路过李强身后时候,这位内定的新总理在做什么?他正在和旁边的孙大娘说笑话。胡锦涛离场,外国媒体记者都在拍摄,台上台下数千人都在看着,这样种明显的反常的时刻,这位李强竟然在和老娘们说笑话,可见这个人不着调到什么程度。而他所要接手的总理职位,是多么沉重的担子,房地产的危机,高失业率,高通胀,各省市财政赤字,清零的恶政,产业链的转移,外汇的入不敷出,民营企业大量倒闭,消费低迷,系统性的金融危机等等,都是接手后要立刻面对难题,可是这位李强脸上有看到一丝的凝重吗?反而像是新郎官,洞房花烛夜一样的开心。
从这一点说明,这个人完全不适用。可见,习提拔这位秘书执掌国务院,目标不是为了好领导国务工作,而是废掉李克强时期仅有的一点国务院权力,完全由自己掌控。其他的常委的人事安排也是大同小异。
重要的位置,都被平庸的习家军占领,只是为了习皇帝的登基和贪权吗?恐怕也不全是,登基和贪权,更多是旁观者的常识理性的角度看,假如站在当事人的角度和感性的立场看,可能这样的安排更有实际的操作价值。
理性的、民生的角度看习过去的十年,那是折腾的十年,乱政频出,空耗国力,但从一个刚愎自用的人眼中看自己十年的作为,却不是这样看的,他一定会认为自己的行政是英明伟大,出现的各种问题都是下面的人做事不利,懒政怠政造成的。显然,他不理解天天让人们学他的狗屁思想,会耽误大量的工作时间,下达“既要这样,又要那样”的完美政策,让人无所适从,无法操作,执行不了。知识的浅薄和过大的权力,完全不能让他会否定自己的动力,极端的自私,根本不能让他体会到他人的感受,怯懦的本性,遇到任何责任都不会承担(那么多水灾,从来没去过一次,恐怕只有哪天大水把中南海淹没了,他才会被迫看一次水灾吧),他只会更加偏执下去,进入独裁者的通用的神经病心理状态。把稍有异议官员都换掉,全换成自己的人,他要的完全执行他的政令,实现他的中国梦。
习家军能够完成他的期望吗?答案是不能。他的团队,不但不能完成他期望,反而会让整个国家的运作更加低效,遇到危机更加束手无策,只能用蛮干的手段来应对。这些方面不仅仅是因为习家军的平庸,更多原因是他的定于一尊的制度上所决定的。
为什么一个人说了算,反而行政更加低效呢?使用一个形象的比喻:假设全国政务流通是在一张铁路运输网上,而北京是网络的中心。全国所有城市的政务像是货物一样,都要运往北京,在北京对货物进行分配,加工,组装,产生政令再分发到各个地方执行,整个过程,像是一个铁路运输的模拟游戏。全国各地的货物运往北京,要想让运输游戏流畅的运作起来,那么北京要有足够多的,吞吐量足够大的,不同类型的火车站,来进行接受和处理,才能承担繁重的运输压力。这里多个处理货物的火车站,实际上相当于多个权力中心,在胡锦涛时期,集体领导下的九龙治水,就相当于有9个火车站来运作,不用地方,不同的货物分别运往不同的9个火车站,进行分批处理,在专制集权的体制下,这种几个大火车站分而治之的效率是高的,即使一两个火车站效率差一点,也不影响总体的运输物流的运转。可以看到江朱时代,胡温时代,这个国家经济发展是高速的,虽然贪污腐败横行,但老百姓是在发展中是受益的,生活质量得到了明显的提高,除去打开国门发展经济的原因,更多的是行政效率比较高,而形成的局面。分权分责,正常上班,自然都能做到,并非是领导有多么的英明伟大。
再看习时期,他身兼十多个小组长来夺权,实际上是把多个火车站,一步步合并成为一个火车站,统一来处理各个地方的政务。这样设计运输线路之后,最直观的看习的火车站的问题,是吞吐量不够。他也是个人,他每天也只有24小时,把所有权力抓到手,处理政务,时间和精力根本就不够用。简单算术,9个火车站,每天运作8小时,每天可以处理72小时的货物,而一个火车站,就算是24小时不睡觉,也只是处理24小时的货物,剩下48小时处理不了的货物呢?要不然,让火车排队堵在站台外面,要不然,直接把来不及处理的货物都大量丢弃,以便为明天腾出地方装载新的货物。拥堵是指处理政务问题的效率低下,地方都要排队等着他处理,货物丢失是指行政上的混乱,重要的信息,不重要的信息,都会遗漏掉,既分不清次序,也分不清缓急,最后只能拍脑门做出决策,前后矛盾。可以看出,混乱低效,是集权带来的必然效果,不是地方怠政赖政,效率低,真正怠政赖政效率低的恰恰是集权的习皇帝的火车站。面对这样的弊端,他是怎么做得?通过这次开会,他把李克强汪洋他们的小车站也都废掉,在自己的火车站多摆上自己家的机器人,指望听话的机器人们,来解决他的问题,这可能吗?很明显的这种安排,会让效率更低下,行政更加混乱。
行政效率低下和混乱,有实例可以看出来,像是武汉肺炎。疫情出现后,地方政府对民众隐瞒了,可是把疫情早早的上报给北京,但迟迟得不到任何行政指令和权限,只能干等着,什么都不敢做,任由疫情蔓延,成为世界范围的灾难。整个武汉肺炎发生的原因,是特别典型的,习的车站上火车拥堵,地方上需要长时间的等待行政命令,同时,习的知识水平太差,很难理解公共卫生的危险性,把重要的货物(病毒疫情报告)丢弃掉,一直到疫情发展成为灾难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有这样的行政体制,武汉肺炎不成为灾难才怪。可是,他却很幸运,因祸得福,拿到了全民的健康码,同时,各国也没有制裁追究他的罪行。
同样的,在蔡奇清理“低端人口”时候,把来北京打工的从城中村的房子里面赶出去,然后,急急慌慌的把自建楼拆掉。既然人也赶走了,楼也开始拆了,那就好好拆完,结果很多城中村的楼拆到一半,停下来了,留下另外一半没有拆的楼矗立在那里,不知道他们想干嘛?与此同时,北京各地的广告牌,大楼上的企业标识,也是拆到一半,停了下来,也在等待人们把另外一半拆掉,或者把已经拆的再装上。在北京是如此,在北方各个城市,也都出现这种集体拆违建的情况,也都是拆了一半,另外一半停下来,不拆了。这便是典型的乱政,他们没有时间思考,没有时间计划,只能带来政策上完全的混乱,前后矛盾,民怨四起。同样的“绿水青山”政策也是这样操作,先是退耕还林,没有两年,感觉粮食不够了,又把刚刚种下的树木都砍掉,退林还耕,这不就是习皇帝说的“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吗?这些乱象,说明在集权后,他们跟本没有时间精力,去思考去筹划一件事情怎么去操作,不管政策的初衷有多好,最后全会变成恶政和乱命。未来五年,这些乱命一定会成倍数的出现,因为,危机更多了,管理的人员水平更差了,而行政效率也更慢了。
在经济发展上,从退休的体制内老党员那里得知,未来上面的政策是打压官员,教师,医生,金融行业,企业家等等,较高人群的收入,而抬高工人农民的收入和社会地位。这样的内部传言,并不奇怪,二十大报告上无数次提到马克思主义,而共产主义理想是要消灭资本主义,看马克思写的话语,似乎要把资本家一个个点天灯,他才如愿以偿。前两年各个企业开始设置党支部,说明私人企业国有化的进程已经开始,接下来的国有化进程会成为公开的政策,国有化的民营企业会涉及到所有行业, 然后,开始对相同行业里面的企业进行整合,重组,进一步的集中管理。这种庞大的,可以改变整个社会经济结构的计划,他的目标不会是要消灭资产阶级,现实那种极其乌托邦的马克思主义,而应该是有更多的目标包含在里面,这有点像是一带一路的计划。
现在回头看一带一路,表面是通过运输线来共同发展各国的经济,其实,是一个大的计划中捆绑了很多不同的目标。明显的目标有:1、帮助一些发展中国家建设基建,发展其经济,使其成为自己的经济政治的附庸;2、在基建中,对外输出过剩产能;3、通过建设各种码头,掌握从欧洲到亚洲的运输线主导权;4、为了应对未来的西方封锁下的能源短缺,在中东建立运输线,提供足够的石油资源运往中国;5,建设海外军事基地,在军事上进行扩展,和西方国家,主要是美国进行抗衡;6、通过控制中欧的物流航线,开始争夺各种资源的定价权;7、在定价权拿到手之后,取代美元成为国际货币。
像是这些目标,可能还只是一带一路所有计划中的一部分。当然,现在看,不知道雄才大略的习皇帝,当拍板一带一路计划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会完全的失败?他们可能有几个事情都想不到:一、投资太过于庞大,太高估中国真实的经济实力,根本支撑不了;二、太高估中国真正的国际社会地位,没有几个国家真正信任你;三、那些合作的国家都太不靠谱,大部分国家最后都不会还债,也无法追讨;四、目标太多,实际操作起来不知道,不知道谁先谁后,重心到底在哪;五、有些军事意图太明显,西方国家开始抵制,而通过贿赂参与国家官员来签订合同的方式,制造各国的腐败,激起了民愤。
虽然一带一路失败了,但是,可以展现出他做计划的模式,他似乎很喜欢制定宏大的计划,用这个计划当做一个框子,不断的往里装进各种各样的附加目标,很多目标都是拍脑门想到的,不同目标之间都相互矛盾,真正实现起来难度非常高,最后的结果,是中国百姓的血汗钱全都打了水漂。
再看现在正在进行的民营企业国有化计划,似乎能感觉到,和一带一路是相同的,大计划中包含很多个目标,而这些目标并不是要回到毛时代。可以展望到的目标,有这么几个:1、打压资本家在社会中的政治影响力和经济影响力,防止颜色革命,维护红色党国的政权(所以,马云必然会被迫退休,但是,他的影响力还在,未来一定还会进一步,把他批倒批臭);2、提高工农待遇,使得他们拥护政权合法性,在经济增长乏力的情况下,改变政权合法性的来源;3、统一行业后,在实现定价统一、行业统一、企业统一,控制市场波动和经济波动带来的各种风险和不稳定因素;4、对外,用一个国家一个行业的力量,购买和收购海外各种资源和公司,一方面是为了维系党国运转而向内输血,一方面是抢夺原材料定价权,使得各国公司屈从与党国意愿,去影响他国的决策;5、定价权拥有之后,以人民币计价,挑战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也是一带一路的目标);6、如果发动战争,资源集中特别好调配,提供战争所需。可以看到国进民退,只是表面,真正背后的目标有很多,是一个庞大的计划,和一带一路出发点是一样。
虽然美国已经把中国视为威胁对手,开始了中美冷战,外资大量的撤离,并且国内的各种经济危机的苗头已经出现——最突出的是房地产行业——但是,想让党国经济迅速崩溃,却没有那么简单。
对于党国来说,他们还有很多资源和手段可以使用,很多权力可以度让出去,已换来政权的延续和对经济的控制。比如,应对财政不足和房地产行业危机,可以收房地产税,减少高收入人群的收入,铺贴财政和房地产,或者强制高收入人群买房,等等措施。现在限制人跑,限制钱跑,就是阻断经济危机的发生手段。
应对金融危机,像是2015年,股市崩盘的时候,为了停止股市的下跌,对所有卖空的机构,直接派警察抓人,这种直接暴力手段干预和控制市场,在西方社会是不可能做到的,而党国可以随便做。
应对产业链转移,可以度量出一些利益出来,给外资更多的利好和减税,可以很大减缓产业链的转移,毕竟,东南亚人的都太懒了,相比之下中国人的勤劳能干,还是很好用的。现成的实例,用很好的投资条件,吸引特斯拉入住建厂,前两天,给特斯拉的进口车减税,直接让马斯克天天夸赞党国好。而德国新总理带领商务团来给习皇帝“朝圣”,也是希望得到更好的商业政策,而且有理由相信,我天朝上邦会给这些蛮夷,他们想要的东西的。
在香港,全世界投行大佬和华尔街的精英们开会,满口都是看好中国的发展,在他们这些资本家口中,完全看不出同样的香港,三年前,港人抗争时候,被武警殴打驱离的惨状。苹果的代工厂,富士康亦然在每天生成苹果手机。
列举这些例子,可以说明,骑着奴性极强的中国百姓身上,依托中国的市场体量,对内可以任意压榨富人的资产,对外可以和各个资本国家勾兑,借此来续命,想要党国迅速崩溃,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回头再说,习皇帝的“国进民退”的庞大计划能成功吗?大概率是成功不了,因为这个计划不符合基本的经济规律。一方面,不管民企还是国企,生产出产品是需要到市场上销售,赚取利润回来,再继续生产和加工新的产品。在市场上销售产品,是需要有消费能力的人群来购买的。中国的实际情况是,财富集中在少数人手中,大部分民众是节衣缩食,没有过多消费能力,有数亿人亦然非常贫穷。当打击富裕阶层时候,等于是打击唯一能带动市场消费的群体,他们因为恐惧而不敢消费,那企业生产的产品卖给谁去呢?由于通货膨胀,每一年物价都在上涨,消费群体减少,企业产品滞销,百姓收入日益减少,那更不敢消费了。这样下去,经济便进入恶性的下降循环当中,只能在已有的存量当中,持续一年年的消耗和萎缩。
另一方面,把企业都变为国企,行业进行统一,国企没有效率,行业没有创新,那么生产的产品,附加价值越来越低,可以提供的附加的工作岗位越来越少。像是苹果手机,他一家的科技公司的创新,带动了多少附加的产业和人员就业,只有自由创新才能带来大量就业岗位。再看国企呢?效率低下,也不需要创新,他们没有这种可能性。国企容纳人员有限,必然会导致社会上的高失业率,没有那么多工作岗位让人们参与进去。文革中上山下乡,实际上是把失业的年轻人赶到农村去,就是因为计划经济提供不了更多的工作岗位。那么多没事做的人,没有收入的人,社会必然是动荡。
到最后,当中国市场失去活力,无利可图的时候,那些国际厂商和资本家们也会撤离的,称赞党国的嘴脸也就变了,与资本主义国家在政治和经济上的勾兑也岌岌可危。所以,这个计划会像是一带一路一样,什么目标都达不到,便会自宫跛脚,造成整个经济的衰败。
综上两点,未来五年的乱命和国有化,会造成危机此起彼伏,人心动荡,民生凋敝。为了应对各种突发情况,习皇帝一定会更严厉的管控和打压,这会是进入暗夜的现实情况。
另外,在五年中有两件事情,一直让人们担心会发生,一件是文革重演,一件是打台湾。
文化大革命会重新发生吗?应该不会。因为,想发动文革是要有条件的,在当时全球70多个社会主义国家中,也只有中国发生了文革,本身就是概率很低的事情。要发动文革至少具备三个条件:1、民众对于毛腊肉的狂热崇拜;2、中国完全封闭,百姓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3、腊肉完全掌握军队。还有一个中国的基本盘,就是中国文化熏陶下,皇权思想,圣人崇拜,造成的义和团似的民众,是整体情况。虽然文革中是要破四旧,打倒这个,打倒那个,从行为上跟太平天国动乱的没有任何区别,完全符合孔老二老师的教化。
从发动文革的三点来看现在,习近平占了几点呢?他只占了掌握军权,其他都没有。
在民间,好听点叫他习猪头,难听点叫他大SB,几百个贬损的外号充分反应民间对他的殷切之情,最普通的老头老太太,都知道他没文化,这种固有印象,怎么让人崇拜呢?而接下来,中国要完全封闭吗?如果完全封闭,赚不到外汇,没有办法买基本的粮食,芯片,石油,这个国家怎么运转?要是回到毛时代,现在的人口,粮食不能自给自足的,不是逼着人们都饿死,就是逼着人们都造反,没有其他选择。再说毛腊肉发动文革是要夺刘少奇的权力,现在习皇帝需要夺谁的权力吗?所以,国人文革的心态很普遍,但文革发生的概率很低。
五年内会不会打台湾呢?应该是不会打。这个结论不是从理性上推理出来的,而是从感性上得出的。要从理性上推理,近两年都是打台湾的好时机,尤其今年发生的俄乌战争,世界目光都聚焦在乌克兰,这是一个声东击西的机会,佩洛西访台又是绝佳的理由,但是,他也是什么都没做。以解放军的实力,正面打台湾和美日联军对抗,是根本不可能取胜的,唯一的办法是抓住一个时机进行偷袭,才有可能取胜。
那些推测开战时间的人们,都是在理性上,通过最有利与解放军的机会,来推测出来的时间点,但是,习皇帝,他似乎不是按照理性来做决策的。他似乎是一种感性的,用他自己的做事规律来做决策的。那么从已经发生的事情上,看看他的做事规律,才能推测出他什么时候会打台湾。看中美贸易战,本来是一个经济争端问题,几个月就可以解决,但他非要拖到十八个月,从经济争端变为政治争端,从两国合作转变为对抗,形成中美冷战的,这个时候,他才愿意在合同上签字,而这个合同和十八个月前的版本没有区别。
再看香港,香港人抗议恶法,只要快速的把林郑月娥和恶法撤掉就完事了,可以安抚香港民众,事情也就过去了,完全可以保住香港的国际地位和人才。而他做决策非常迟缓,要拖到香港事件成为国际焦点,要派内地武警军队去香港镇压的时候,实际上香港已经什么都保不住,成为臭港了。
再看清零政策,像是犟牛一样坚持,坚持到全世界都恢复正常生活了,而中国还在天天封城,现在亦然还在坚持。
由此可见,他做事情,总是把并不复杂的问题和危机,要坚持非常愚蠢的决策,然后拖很久,把事情变为非常糟糕的情况之后,再被逼着解决掉,得到几乎是最差的结果,这是多年来他的做事特性。所以,他什么时候会打台湾?一定是中国国力不行了,根本不能支撑战争的时候,他反而要打台湾了。
只要五年内,国力没有彻底衰竭,台湾也没有宣布独立,他是不会打的。而五年之后,他会打。
如果眼光放长远一点,人们最担心的不应该是战争,而是中美科技和人才上的脱钩。
科技上的脱钩是比较渐进的,持续的,越久威力越大。对于中国政府来说,民主国家指责新疆问题,香港问题,等等人权方面的事情,其实,政治上是一种手段,经济上说明双方交往密切,如果交往不密切,别人也不关心这些。看看朝鲜,天天饿死人,哪个先进国家天天关心呢?经济上没有交集,人家不用关系你朝鲜如何。中国是在世界经济结构中的重要一员,所有处在世界经济中心的国家,不希望你在政治上不靠谱,成为危险份子,对他人利益构成威胁。
当中国天天战狼,展示出来对他人的威胁时候,那么只能逼着别人把你从世界经济循环中把你排挤出去,让你渐渐的不再重要,而科技脱钩是排挤的标志性的手段。当中国经济上对世界不再重要,像是毛时代的那个中国,只是在政治上天天耍流氓,在经济上是非常边缘的角色,那你内部发生什么,百姓有什么灾难,人家会在乎吗?会指责吗?毛时代,大跃进饿死几千万人,文革整死了数百万人,那样的惨剧,利益上的没有往来,你死多少人,跟其他国家没什么关系呢?
对于中国最普通的老百姓来说,要饿死的时候,再叫再喊,又有什么用呢?别人不会真正的关心和在意的。当然,这样的想法是比较悲观的,如果乐观一些,习皇帝的加速,让红色政权倒台了,理想化的这个国家进入民主制度,但社会已经进入老龄化了,面对科技和经济的落后,社会已经没有气力,再奋力追赶了,而那时候的国际环境,其他发展国家给不给你机会,也很难说。民主的果实,在没有经济的带动下也很难保留住,政治上始终会是动荡的,社会人心都会长期陷入低迷。所以,科技脱钩才是对这个民族,未来潜在伤害最大的。而中国的百姓有感觉到吗?一点都没有。
结束语:
七个小矮人上台,看上去意外,让人失望,但这符合社会主义国家的兴衰规律,更符合中国传统王朝的兴衰规律,王朝开始走入末世的时候,都是这样的德行。习皇帝的登基,是中国的文化和政治制度的落后,所带来的结果。十年文革都走过来了,这块土地上的人,也经历过来了。看,习皇帝也没儿子,中国也不会落入朝鲜那样一代代的封建王朝中去,对一个民族长远的发展来看,也不是多么坏的事情。相信几十年之后,再回头看现在的历史便会释然。习也是天选之子,前十年把积累的财富全部挥霍掉,后十年把经济的基础全部毁坏掉,对于红色政权的倒台,习皇帝真是功在千秋,天不生猪头,万古如长夜。

(本文不代表本网立场及观点。欢迎转载,请注明光传媒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