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等性的世间:健康码,是老大哥的眼睛,更是电子镣铐

0
850

最近一段时间,中国的新冠病毒感染人数在不断增加,而另一方面,开始有传言说中共的清零政策会有某些松动。我去年曾经写过两篇讨论中国的防疫政策的文章(《疫情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海外华人,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回国》),我对将来的预测是,随着经济下滑压力的不断增大,中国政府会最终放弃现在这样一刀切的防疫政策,不过,那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在一两年内是不会有太大改变的。

关于清零政策的危害性,大家已经有了很深入的讨论,文学城上也有很多极具真知灼见的好文章,就不多谈了。我这一篇是讲另一个具有更大危害性的政策,那就是健康码。健康码,现在可以说是在中国生活最重要的东西,如果您的健康码是黄码,那可不得了,您出门不能坐公共汽车,飞机和高铁就更不用想了,甚至不能自由出入商场,车站,机场,酒店,电影院这样的公共场所。这就是说,当一个人的健康码是黄码的时候,会被限制出行,而且必须要在三天内进行两次核酸检测,这两次核酸检测的间隔在二十四小时以上,待两次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后,黄码才会转为绿码。这就是为什么有些在外地旅游或是出公差的人,一旦出现黄码,他们连旅店都住不了,只能露宿街头。

黄码还是轻的,如果您的健康码是红码,那么恭喜了,您已经成功的从一个共和国的公民变成为被管制的对象。禁止出行,那还是轻的,更惨的是,如果自己的家不符合居家隔离条件,就必须被集中转移到隔离中心。也就是说,不要说出门上街,就连呆在自己家里都不一定做得到。这还是在理想状态下的政策,而在具体实施的过程中,连黄码都不一定安全。就在几个星期前,我一个家住上海的朋友,因为邻居家一个住校的小孩周末回家,而小孩学校里有同学被查出阳性,结果整个小区就被判定为次密接,我朋友所住的那一整栋楼的所有居民都被黄码,然后就全部被强行转移到隔离点。真可谓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健康码这个高大上的玩意儿,在疫情之前我连听都没有听过。我仔细查询了一下,它是在2020年4月才开始推出的,是由腾讯和阿里巴巴做背后的技术支持。我自己觉得这两家公司,将来是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的,为什么呢?因为健康码这个玩意儿,其实就是换了个名字的电子镣铐,它是公然违背中国宪法所保护的神圣不可侵犯的公民自由权利,是绑缚在中国每一个公民身上的无形的枷锁。

有一些朋友说,健康码是科学防疫的高科技手段,它可以精准到每一个人,防备每一处隐患,只有中国共产党这样有组织有纪律的英明领导,才能发明出这样的绝妙方法,帮助我们中国人挺过这场疫情。我觉得他们有一点说对了,全世界现在有两百多个国家,确实只有中共能做得出来。除开中共,北朝鲜的金正恩连做梦都想用这样的高科技手段控制他的臣民,只可惜朝鲜的科技还不够发达,他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呀。

我先来说一说健康码到底能不能帮助我们中国人挺过这场疫情。大家都知道,现在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国家都已经回归到正常的社会节奏,虽然还是有源源不断的人感染新冠病毒,但是大家都接受了一个事实,那就是经过了多次变异,新冠病毒现在已经是一个常见的普通疾病,它的致死率和重病率,并不会比其它的流感病毒更严重。我身边也有不少朋友在近期感染了新冠,他们都是在休息了几天以后就完全康复了,我相信大家身边可能也会有类似的例子。

而中共的清零政策和这个健康码,到底能不能消灭病毒呢?我记得看到过一个搞笑的帖子,大意是:验孕剂不能防止怀孕,验核酸不能消灭病毒。虽然是笑话,道理却没错。健康码,用的是一个堵字诀,它并不能从根本上消灭新冠病毒。那么,它到底有没有帮助我们中国人减少病毒感染的数量呢?我觉得现阶段它确实是减少了感染人数,但是,它是以牺牲所有人的自由权利为代价做到的,这个代价实在是太大了,完全称得上是一场悲剧。成千上万有基础病的公民,因为严酷的防疫政策而得不到应有的医疗支持,不幸离世;成千万上亿的公民被这样的政策,变相拘禁在家中,强行扣押在隔离中心;还有很多人有家难回,被迫流落街头。关键是,付出了这么多不必要的代价,病毒并没有被消灭,而大家对病毒的抵抗力,也并没有因为这样的防疫政策而提高。我想,中国将来总会有放开的那一天,而那个时候的国人,还是需要直接面对新冠病毒,还是会有千千万万的人感染病毒。这个是客观规律,不是共产党英明领袖的意志所能改变的。

健康码这类东西所带给我们的,是对公民权利全方位的非法侵犯,这才是对我们社会的最大危害。我以前看乔治·奥威尔的《1984》,对那句“老大哥在看着你”一直不太认同。我当时的想法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们人类是有学习能力的,总能想出办法来对抗高压的专制制度。但是,健康码的到来,彻底打破了我这个乐观的判断。健康码是针对我们每一个人的,它是通过物联网这个现代社会我们每一个人所赖以生存的网络环境,通过人人相互监督的机制,来取代旧一代专制统治者的秘密警察机构,从而在真正意义上完成了对公民无处不在的监控。我们在海外生活的很多朋友可能对这一点还认识不足,这么说吧,如果您回国没有健康码,那么您极有可能连所住小区,连酒店的大门都出不了;即使您侥幸上了街,没有健康码,您即使有钱都买不到任何东西,也坐不了车,上不了飞机。其实您的所有日常生活,都必须和健康码绑定。而这个无形的监督网,不管您走到任何一个地方,都被它全方面的锁定了。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今年夏天,河南省的村镇银行出了大问题,导致很多用户的存款被冻结而无法正常取款。当时中国各地有很多人出发前往郑州,抗议并要求对当地的几家地方银行进行调查。结果,当他们抵达郑州以后,这些人赫然发现自己的健康码从绿码变成了红码,这就意味着他们无法自由行动,坐不了车,住不了酒店,连吃饭都成问题,还谈什么抗议和申述。那么,到底是谁利用手中的权利来操控健康码?很简单,只有中共政府!其实说白了,这个健康码本来就是政府为了监视所有公民的行动,操控我们的自由,以便于它们永远掌权的一个强有力的手段。它,就是老大哥的眼睛!

我相信,即使将来放宽了疫情政策,取消了清零,这个健康码也不会被中共取消的。它可能会改头换面,换成叫出行码,安全码,幸福码,或是爱国码;名字变得更加高大上,对我们的监控自然也会一步步的升级。这一点并不奇怪,毕竟所有专制制度的统治者们,玩的都是一个套路,那就是欺骗和宣传。大家还记得《1984》里面的那几个强有力的国家机构吗?和平部负责战争,富裕部负责定量配给,友爱部负责酷刑和改造,真理部负责宣传和洗脑。这些都是多么高尚,多么充满正义和幸福感的有关部门啊,大家听起来是不是有点耳熟?

我们中国文化,涵盖了许多的层面,儒家,道家,佛家,法家,阴阳家,都对它有一定的影响。我们的文化中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内容,那就是隐士精神。大家所熟知的代表人物,有许由,介子推,嵇康,陶渊明,可谓数不胜数。这些隐士所秉承的,正如孔子所言: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隐;同时也是孟子所描述的: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但是,在健康码的严密监控之下,现在再也没有谁能够去做一个真正的隐士了。陶渊明所梦想的理想境界: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现在要加个先决条件了,得先查查您的健康码是绿码才行。

健康码的到来,其实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它的萌芽,是秦始皇的焚书坑儒,皇权一统,和通行证制度,它的童年,是三反五反,反右运动,和户口制度;它在文革中成长,在计划生育的实施过程中获取了经验,并在六四以后开始壮大。这次的疫情,则给了它全面实施的契机。我甚至觉得,它的具体实施和现在中共的全面回归帝制,有着内在的逻辑联系。它不仅是针对中国的国民,而且对那些将来要去中国旅游观光,探亲访友,学术交流,商业往来的国外人士,有着同样的全面监控。就拿我自己来说,因为疫情,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回国了,挥之不去的思乡之情,相信和大家都是相似的。但是,这个健康码的实施让我现在非常担心,因为我并不知道那个在背后掌控这个监视工具的人或是组织,会不会因为一些技术上的失误,或是别的什么原因,把我有意或无意的红码化,那个时候可就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连家都回不了啦。

不过呢,我是个死不改悔的乐观主义者,还是坚信邪不胜正,我相信没有什么罪恶是牢不可破的。健康码这个老大哥邪恶的眼睛,虽然盯住了我们每一个人,但是,我觉得要破解它还是有可能的。我自己的想法是,像健康码这种全民监控手段,其实是建立在人人自危,人人相互监督的机制之上;要破除这样的手段,就需要有大多数人统一抗争的共识和行动。举个例子说,当一个城市,当一个省,那里每一个人的健康码都是红码的时候,健康码就自然失去了它存在的意义。

不知道朋友们还有没有什么别的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