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純鈎:香港電台是香港言論自由的橋頭堡

0
19

  因為香港電台「頭條新聞」最新的節目,引起警方高層﹑梁振英以至政府部門的抗議。梁振英是早已被邊緣化的政治閒人,他說什麼完全不必理會,警方的反應也是意料中事,至於林鄭和政府部門,他們想拿下港台,也早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頭條新聞」多年都沿用嘻笑怒罵的風格做時事節目,因此廣受香港人歡迎,新節目並沒有離開他們一貫的宗旨。警方如果覺得節目本身有捏造事實無中生有,可以就具體事項提出抗辯。至於節目基於事實而用什麼方式表現,港台要說什麼,怎麼說,那是港台編輯自主的範圍,別人無權置喙。
  林鄭和警方當然希望港台節目為他們歌功頌德,但港台節目的設置,本來就不是基於為政府抬轎子的目的。政府部門包括警方在內,都要明白他們都被置於港台節目的監視之下,有什麼行差踏錯,港台都有基於本份的批評的責任,明乎此,警方即應該閉觜。
  香港電台在港英時代已經確立自己的宗旨,便是監督政府運作,為市民發聲,「頭條新聞」1989年創立,當其時的節目風格就已形成,針砭時弊,嘻笑怒罵,以政府部門和官員為諷刺對象。在英國人治下,一點問題都沒有,香港人也喜聞樂見,數十年來都是最受歡迎的節目。
  現在的年輕人可能不太知道,港台的機構文化是在張敏儀小姐主政年代建立起來的。張敏儀擔任過港台台長﹑廣播處長,任內創立很多長時間廣受歡迎的節目,她建立的港台文化沿用至今,是港台員工編導節目的依據。港台節目肩負批評和監督政府施政的任務,「頭條新聞」以事實為依據,以公義為宗旨,以嘻笑怒罵為形式,在港英時代,從來沒有來自政府的壓力。
  回歸以來,中共利用商人見利忘義的本性,慫恿城中富豪,收購不同傳媒為己用,慢慢扭轉輿論風向,以致香港大多數電視台﹑電台﹑報刊等,已基本納入中共的宣傳系統,企圖以統一的宣傳口徑,包攬香港人的資訊來源,將大陸洗腦那一套「成功經驗」引用到香港,以收縮香港人的言論空間,達到一言堂的政治效果。如非香港電台﹑蘋果日報以及一些自由網媒,香港已經在言論自由上全面淪陷,而一場聲勢浩大的反送中運動,也將不可能發生。
  新聞自由與言論自由是開放社會的基石,它們保障了人民有發聲的權利,保證政府不敢胡作非為,保證社會在健全的機制下發展。沒有新聞和言論自由,社會公義不能彰顯,政府行為不受監管,人民的意志無從表達,那是任何一個社會走向衰亡的前奏。
  因此,香港人應該警愓任何對香港電台的打壓,應該保護好這個言論自由最後的橋頭堡。若政府識時務,不敢輕舉妄動,那港台節目就繼續為香港人發聲,政府不識時務,膽敢用卑鄙手段整治港台,香港人就一定不能袖手旁觀,一定要做港台員工的後盾。港台在,香港人在,只有香港人不在了,港台才會不在。
  中共和林鄭,以及那些冇腦藍絲,暗地裡都有一種幻覺,以為一場瘟疫打散了香港的反送中運動,他們未免太天真了。運動根本沒有完,也不會完,因為香港人仇未報,義未伸,政治訴求未達到,命運未改觀,任何放棄抗爭的想法,香港人都不會接受。如此看來,保衛香港電台,日後會被納入整個反送中運動中去。中共和林鄭想動這塊香港人的奶酪,香港人會和你死過。
  林鄭和警方都應該知道打壓香港電台的後果。美國政府不久前通過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金睛火眼盯緊香港的新聞和言論自由,林鄭膽敢動香港電台,還有美國政府的「香港關係法」那個更具殺傷力的武器在後面等著。所以中共與林鄭要處置「頭條新聞」,要小心這個節目對香港言論自由的象徵意義,「頭條新聞」一旦生存不下去,便是宣告香港言論自由的死亡,那個後果,不是小小一個警方公共關係課能吞得下去的問題,是習近平能不能吞得下去的問題。
  言論自由死,香港人必死,言論自由在,香港人的希望就在。所謂橋頭堡,就是在戰場上守護要害地點的堡壘,香港電台對香港人的意義,就類似橋頭堡的價值。橋頭堡在,敵軍過不去,橋頭堡失,陣地就中門大開。因此,香港人與香港電台就是生死與共的關係,生則一起生,死則一起死,明白這個道理,我們便不能對任何打壓港台的政府行為袖手旁觀。
  不自由勿寧死,死守港台這個橋頭堡,才能支撐到最後勝利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