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暁康:剃头三代

0
162

【按:新疆从八月开始封控,锁死了104天;新疆从2014年开始「集中营再教育」,整整八年四个月。新疆已经成了中国的奥斯威辛。汉族在清末还拖着辫子是奴才,就已经开始在新疆搞「宗族灭绝」了;共产党来了招儿更高,直接「汉化」你,这是「剃头」的前两代,再来的第三代「剃头」,干脆学希特勒,在新疆搞「奥斯威辛」。今天习近平想把整个中国「新疆化」,各地反抗蜂起,一场大火在冬天里烧起来了吗? 】

「新疆种族灭绝」震惊世界,也令习近平政权遭遇全世界「围剿」。说中共的「民族政策」是「汉族」霸权,只说对一半,它是极权性格,从一开始就灭绝了「民族」这个概念;然而汉人的歧视是「历史性」的,很久远,跟它的「华夷大防」有关,是文化议题了,这里只讲新疆一域,只说晚清,出了一个「左剃头」。我翻日记,1998年12月10日竟有一则说此厮:

『左宗棠此人,湖南湘阴小地主出身,二十一岁中举,后三次赴京考试落第,只在乡村开馆教书,是典型的穷秀才。后去陶澍公关当家庭教师,结识陶家女婿胡林翼,是为终身知己。倘无太平天国兴起,左氏一生只能在乡野渡过,而乱世才为他这一类科举失意人提供了锦绣前程。有趣的是,洪秀全本是广西一落第秀才,不满科举才造反的,几乎推翻大清,而他最终败在一群为朝廷服务的读书人手下,如曾国藩、李鸿章等,可见中国传统社会无论治世乱世都由读书人主宰操控,朝廷只是一个权威的象征。倘论边缘人一说,洪秀全自然是最典型的一个,但左宗棠不是,因为他报效朝廷。

左氏被视为「末世英雄」,史称战功卓著,其实细察,此人并无军事奇才而自称孔明,有些可笑。他之出道,最早在长沙辅佐张亮基守城,太平军三次强攻不下,算是有将才的了。此后归属曾氏湘军,在江西以为犄角,有胜有败,并不出色,而此时他已四十九岁了。之后剿捻,也只是穷于奔命,也无卓著战功可言。

左之盛名与后世,乃陕甘平回乱及出征新疆几役,则徒为「一意残忍」而已,也是没有胜战可言的。尤其金积堡之战,令刘松山部强攻最坚固的金积堡,伤亡惨重,刘松山战死,经十五个月的围攻,马化龙出面投降才告结束,并非左氏取胜,而左氏又借口回军私藏洋枪而磔死马氏,株连回民一千多人,大肆杀降,化金积堡为沙漠,终究过去残酷。

今日中国西北边事又起,汉人便怀念起左宗棠,而回民张承志倾十年之功调查当年金积堡惨案,着《心灵史》讴歌者合忍耶,备写左宗棠之残忍。以现代观念视之,左氏曾氏皆屠夫而已。 』

史载清同治「陕甘回变」,因捻军与董志塬的陕西回民军返关中,引发甘肃回民的起义,1866年9月清廷任命左宗棠为陕西总督,领兵镇压回民。

这件事连费正清写《剑桥中国近代史》都提到:不知为什么,当海上已经出现了来自西方的坚船利炮以后,整个中国政府的注意力,财政、军备,重点还在对付西北──那时西北正在发生太平天国后期所引起的捻军和“回乱”。中国政府的主要力量还在西北,没有海军,也没有真正懂得海战的人。高阳的小说《红顶商人》也说,左宗棠率军征西,清朝政府都没有钱给他,他是靠胡雪岩去向西方人借银子。中国当时有内陆的麻烦和压力,一直没有处理好海上来的问题。

左宗棠心狠手辣,有「左屠夫,左剃头」之称,认为「回民好乱」、「性与人殊」,必须「痛于剿洗」,用胡雪岩高息贷款买了大量的洋枪洋炮,率12万之众赴西北围剿,直接种族屠杀。史称陕西回民「十不存一」,躲进秦岭深山和边远地区,存活上万人也被清廷「安插」在了西北贫瘠荒蛮之地。对于这场空前的大屠杀,左宗棠自述「以陕西人数计之……其死于兵疾疫饥饿者盖十之九,实回民千数百年来末有之浩劫。」也有两千陕甘回民1878年进入俄境,成为今天中亚的东干族。陕西全境几乎没有回人。

左宗棠接着在军机处,与李鸿章有「海防」与「塞防」之争,旋又率兵镇压「新疆回乱」,大肆屠杀,以致此役评价在中国近代史上纷争不已,关于这段历史的详细内容,可参读余杰新文《左宗棠是民族英雄,还是种族屠杀的侵略者? 》

杀戮的后果,是宗教性、种族性和文化性的,归结为对汉族的原初性的排斥,一个显例,就是前面提到的张承志和他的《心灵史》。

听说这本书已是当今中国穆斯林的圣经。

1994年4期的〖读书〗有一篇《难言的「心灵史」,作者韩子勇:

『张承志是一点一点把自己与汉文化、汉族知识分子区别开来的——整个北中国、北中国的边疆、北中国的边疆民族和他们的精神信仰构成他写作的基础,他的文化姿态使他把黄河以南抛在一边,并已此树立自己的价值尺度——而后,他进一步聚焦,把笔对准心中的精神板快,这就是西北边域的伊斯兰区域——他反复强调民族语言,主要是突厥语系与汉语在表述上的不同,这种强调已经脱离习惯的写作速率,把他拉到另一种文明,而对汉族知识系统的不信任和对汉族知识分子传统品性的诘问,则构成一个持续不断的话题,对妥协、求同存异、包容、同化和语焉不详的混杂极端厌恶,他喜欢纯粹、明净而不丧失挑衅色彩的事物,清真、清净无染,不光是宗教训言,而且是他绝对的精神操守……』

左宗棠留下的,并非「左公鸡」,而是「剃一代」——这包括统一、征服、屠杀和歧视等多种遗产。
自1877年到后一个世纪五十年代,未逾七十年,又出了「剃二代」。

「剃二代」姓王。

新疆人怕王震,三岁小儿啼哭,只要说「王胡子来了」,便能止啼——这个传说的背后,是万千骷髅;
伊宁事件。大跃进的1962年5月中旬,几千伊宁市居民走上街要粮,王震下令「开枪!」,死伤无数,酿成震惊全疆的大血案——这个屠杀比「六四」屠杀早了27年,王震可以在新疆屠杀,邓小平为什么不可以在北京屠杀?这个共产党逻辑,至今无几人懂得——那一次,成千上万人冲过边界关卡至俄境,逃亡人数15万到20万,而「六四」后无数人跑到西方,多少万?有区别吗?

王震移民、屯垦,汉化新疆……

血腥治疆政策,令王震对「剃头家族」,非常有承传的自觉性。

——作者脸书

左景伊1983年写过一篇文章《左宗棠的爱国主义精神在历史上闪光——记王震同志谈左宗棠》,左景伊系左宗棠曾孙;

1983年8月王震将左景伊邀至自己家中,从晚9点聊到近12点,两人共阅《左文襄公在西北》;临别时王震送盖有本人印章、签名和红笔批语的《左宗棠年谱》给左景伊;

王震称:『解放初,我进军新疆的路线,就是当年左公西征走过的路线。在那条路上,我还看到当年种的「左公柳」。走那条路非常艰苦,可以想象,左公走那条路就更艰苦了。左宗棠西征是有功的,否则,祖国西北大好河山很难设想。 』

据说王震还研究过「历史」,称「办洋务的人也有所不同,有些是爱国的,有些是卖国的」,指曾国藩、李鸿章是丧权辱国的,而「我们是历史唯物主义者,对历史人物要一分为二,左宗棠一生有功有过,收复新疆的功劳不可泯灭。」

再下来,又出了个「剃三代」,

「习剃头」居然在现世演出「种族灭绝」,而且是把纳粹德国的那一套「集中营模式」,搬到新疆,真乃「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不仅超越前两代「剃头」,恐怕也超于希姆莱,是现在进行时,无需我多说,我想说的一点,是共产党也灭绝中国文化,但是它要是继承点啥,绝对是最坏的那一部分,而且它也要继承西方文明里最恶劣的那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