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4 7 月, 2024 9:52 下午

本月退党人数: 5
总计退党人数: 5
 立平坐看云起 孙立平社会观察 2023-03-08 06:00 Posted on 北京

【人工智能是我完全不懂的一个领域。但人就是这样,越不懂就越好奇。于是,找几篇网文来看,觉得人们讲到的几个问题很有意思,在这里与各位做个分享。这于我算是学习,于感兴趣的朋友算是提供一个话题或线索】

第三个超级工具的出现

比尔·盖茨说,ChatGPT出现的重大历史意义,不亚于PC和互联网诞生。这个改变具有怎样的含义?摩登中产在《风暴眼中的ChatGPT:世界已经永远改变了》一文中,将其看作是第三个超级工具的出现。而这三个超级工具的出现,都发生在过去的30多年中。

第一个降临的超级工具是互联网,它引发了“空间革命”。它用虚拟的聚合,跨越了现实的空间。和ChatGPT一样,互联网最初故事也起始于聊天界面。简陋聊天室中,天南海北的人们,第一次感受超越距离的魅力。很快,跨越长城的电邮,跨越大洋的视讯,聚拢全球玩家的网游相继出现。虽然民航速度半个世纪都锁在900公里每小时,但互联网能将地球压缩成村落。

更复杂的全球贸易,因互联网而诞生。印度的代码、美国的系统、欧美的订单、义乌的商品,繁忙的大洋上空,是更繁忙的互联网。它让广袤的世界触手而及,让政治、社会、商业产生连锁变化,如烟花般在世纪初绽放。

第二个降临的超级工具是智能手机,它引发的是“时间革命”。它让我们的工作、生活、娱乐,无时无刻不线上化。它在降临初也遭误判,2007年,乔布斯举起第一部iPhone手机时,流行论调不过是“更方便看网页”。微软时任总裁称“世界终究要按照我们的规则”。如今身在浪潮中的我们,已深知其力。生活已被规划成许多app,一天的信息源自各类推送。社交、消费、宣泄都在狭小的屏幕之上,每时每刻。时间已被压榨殆尽,最快交易,最速送达,最短时间内获得足量多巴胺。每一秒都已被算法标记。

而今,第三个超级工具ChatGPT降临,它将引发“思维革命”。它改变了人类思考和处理问题的方式,并由此重塑世界。在ChatGPT之前,人类是孤独的思考者,面对文明千年积累的巨大图书馆,也只能想办法提高检索的效率。而现在图书馆多了一位管理员,它包罗万象,逻辑清晰,回答飞速,并能综合所有已知知识,为你提供策略。现行ChatGPT并非最高版本,数据库也停留在2021年,回答算法还在迭代进化,而后续推出的专业化定制版本,或将成为人类的辅脑。不再一个人求解,而是人机交流中同行。这是第三次革命的起点。

有意思的是,互联网、智能手机、ChatGPT,都是以对话、通话、聊天的方式出现在我们生活中的。有人提醒说,不要把ChatGPT简单当作聊天机器人。但我同时要说的是,不要小看了ChatGPT可以当做聊天机器人,因为这已经不是普通的聊天。对话、通话、聊天之所以重要,是在于它体现的是人类相互之间的联结方式。而联结方式的改变,不仅意味着新的经济与社会形态的出现,还会深刻地改变我们人类自身。

Chatgpt发明者要干什么?

互联网在中国的普及是从1994年开始的,因为在那一年中国正式接入国际网络。如果几年后,一个新的生命降生在中国某一个偏僻的小山村。然后你对他说,互联网可能会改变你的生活。人们都会觉得你这是天方夜谭。但在20几年后,他可能成了城市中一个依托互联网进行工作的外卖小哥,他可能因为学习成绩好而成为某个大厂的一名程序员,这时你才发现,互联网已经是他们命运的改变者。马云出生于1964年。互联网在中国普及那一年,他刚刚30岁。如果没有互联网,马云30岁之后的人生会是什么样?

据说,ChatGPT在OpenAI公司是落后一代的产品,是于去年11月底仓促推出的,目的是用于营销和打击竞争。也许,ChatGPT的出现还仅仅是一个开始,但它未来的发展,以及由它所引起的新一轮人工智能竞争可能产生的成果,会在什么样的程度上改变这个世界?这也许是现在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回答的问题。

《比马斯克还疯癫的人终于出现了》介绍了ChatGPT发明者奥特曼内心的癫狂梦想。我不知道这个介绍的真实性如何,但写得很有意思,也开脑洞,姑且引述如下:

做ChatGPT,仅仅只是奥特曼的第一步。ChatGPT仅仅只是一个生成式人工智能,而奥特曼想做的,是更高阶的通用人工智能AGI,AGI重点不在于掌握某一种难得的技能,而是拥有学习的元能力,然后只要人类需要,它就可以往任何技能方向发展并精通,帮助人类解决问题。而研发ChatGPT,仅仅只是迈向AGI的第一步。

奥特曼的梦想大得惊人:改造整个人类社会。分成三步。第一部曲就是大力发展AGI,让全球生产力获得指数级提升。奥特曼的第二部曲,就是研发可控性核聚变。AGI的大范围运用,会消耗非常多的能源。而如果可控性核聚变研发成功,地球就再也不缺少资源了,智能和能源的边际成本会趋近于零,AGI将渗入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所以奥特曼投资了研究核聚变的Helion公司,Helion现在已成为“全球第一家将等离子体加热到1亿摄氏度的公司”。

奥特曼的第三部曲,就是实行UBI计划。所谓UBI,就是指“全民基本收入”,即无条件地给普通大众提供基本收入,不论贫富、年龄、性别,所有人都可以获得同等数额的基本收入,以保证基本生活。奥特曼是这样想的:AGI的大面积使用,必然会造成大多数人失业,失业的人怎么办?通过实行UBI计划,向所有人发送基本收入。获得足够生活费的人们,以后就不用工作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推行UBI计划的钱从哪里来?“那些大公司享用了便捷的人工智能,享用了便宜的核聚变能源,所以有义务从每一笔销售、每一次搜索、每一公里自动驾驶里程里面,拿出一部分支持UBI计划。”

这是不是奥特曼的真实想法?准确程度如何?我不知道。即便是完全真实准确,从中我们也能够感觉到一个理工男的天真。但天真有时就是历史的原创力。大道至简。李书福不就是凭借汽车无非是两个沙发安上四个轮子的信念,将吉利做得有声有色吗?在一个并非准确的意义上,也可以将这个称之为马斯克所说的第一性原理?但不管怎么说,从这里都可以派生出人工智能改变世界的种种想象。而这次的改变可能是更根本性的,可能意味着对社会基本构架的颠覆。

我最近备课正好备到人口下降可能产生的深远影响,所以对这个问题就特别关心。见孙立平:人口减少:不是少一点的问题

ChatGPT出现的市场土壤

讨论中另一个有意思,也是我们不得不重视的一个问题是:我们能不能跟上ai发展的步伐,我们可能存在的短板是什么?

我们知道,构成人工智能的三个基本因素是:算法、算力、数据。对于这些条件和环境,人们已经从教育、科技、文化、社会环境等方面进行了很多讨论,这里不再赘述。我感兴趣的是写得很简单一篇小文,《一文看懂欧美AI和中国AI的不同发展路径》。该文说:

你把AI想象成一个小孩,欧美的AI属于精英教育路线,出生后家里就一路砸钱供他读书读到博士。等到毕业之后,一出场就王炸,惊艳全场。中国的AI属干功利教育路线,出生就接受生存教育,养到15岁,就开始逼着他想办法给家里挣钱。学的都是如何市场化的技巧。所以你看到谷歌的围棋,波士顿动力的机器狗,到现在ChatGPT他们都有同样3个特性;1,默默烧钱,蛰伏多年;2,一鸣惊人,出来都是王炸;3、靠技术基建挣钱,看不到直接盈利的模式。

然后,文章作者用自己亲身的工作经历讨论了我国的市场生态以及对人工智能发展的影响:

2014年我在百度度秘团队(小度前身),机器人刚学会基本对话,就开始找盈利场景。于是出现了小度Al及其家电衍生物。2018年加入阿里达摩院,对话机器人刚能说话,就转向阿里小蜜客服机器人。无人驾驶刚开始学会在开放道路上低速行驶,只会认路认障碍物,就开始搞无人车配送。2022年加入字节,又是NLP搞机器人客服。说起来我在中国最顶级的3家公司搞Al都十年了,其实每个公司都是在2年左右,产品刚有雏形,技术和产品就被迫为业务目标服务。

他说,前不久CHATGPT爆火,不少咨询公司找我做分享。他们并不关心中国现有的技术到什么层面,中美最大的差异从哪来…..他们的问题依然是AI怎么赚钱。他说,如果你问我:为什么感觉欧美的AI比我们强?。出干业者的自尊心和对企业的维护,在公开场合我会说“中国AI更倾向于业务应用和商业化的能力”。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内心的声音是:“人的命运在子宫里就注定了,机器人也不可幸免”。

从这里,你能读出的是什么呢?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