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8 5 月, 2024 3:43 上午

8ca10b43 9ec6 4c3c 958e 1e040ecedf48
2022 年 10 月 12 日,北京展览馆举办习近平执政十年主题成果展。美联社图片

在国际产业链加速重构之际,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最近高调强调中国绝不能放弃制造业,而且要大力向产业链高端发展。在美国及其盟国加紧对中国实施技术限制、跨国企业越来越多地将产业链移出中国之际,习近平的表态是中国领导层对制造业日益担忧的又一最新迹象。

“任何时候中国都不能缺少制造业”。习近平在人大会议上强调。“国家将大力支持高端制造业发展。”

中国的阿喀琉斯之踵

在过去几十年的时间里,中国制造业蓬勃发展,国际大公司对在华设厂趋之若鹜,制造业的突起也带动了中国历史性的全方位崛起。然而,中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问题一直困扰着中共领导层。

早在2010年,中国制造业增加值第一次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时,时任中国副总理的李克强就强调,中国通过发挥低成本优势,逐渐成长为世界制造业大国,“但大而不强一直是发展中的软肋,许多关键技术、大型成套设备、核心元器件和重要基础件都依赖进口。”

习近平在2015年的一次中共会议上甚至将中国创新能力不强称为致命的弱点,说:“这是我国这个经济大个头的‘阿喀琉斯之踵’”。

提高中国创新能力是中国在当年推出的《中国制造2025》的核心内容。该战略称,建设制造强国,必须要“突出创新驱动”,而且要“动员全社会力量奋力拼搏”。

尽管中国充分意识到创新是制造业向高端发展的关键,但时至今日,中国制造业创新能力仍然乏善可陈。中国制造业从上个世纪90年代初靠廉价的劳动力生产劳动密集型产品起家,并在2010年成为制造业第一大国,然而30多年过去了,中国至今仍然是一个主要从事低端制造业的国家。

中国广东东莞的工人为一家美国公司的RiotPWR移动游戏控制器在生产线上工作。(2021年12月7日)
中国广东东莞的工人为一家美国公司的RiotPWR移动游戏控制器在生产线上工作。(2021年12月7日)

中国工程院从2015年起每年都发布一次制造强国发展指数,该指数根据规模、增加值、质量、结构等指标将世界制造业强国列为四个阵营,中国只排在第三阵营。这一中国工程技术界最高的咨询机构指出,在质量指标里,中国制造业知名品牌数很少,没有一个挤上全球制造业十大品牌。

中国在某些领域、尤其是一些移动业务的大公司近年来似乎颇具创新能力,一些西方科技公司大公司也会从中国企业那里寻求创意,但就整个实体制造业来说,还大多处在劳动密集型的产业链低端。

中国全国性综合类上市证券公司长江证券发布的《2022年制造业专题研究-中国制造业的现状和未来》的报告说,中国在过去20年中已经在向生产中高端的资本品和中间品进行过渡,但从绝对数量来讲,“中国仍然是一个以生产低端商品为主的国家。”

为了突破“卡脖子”关键核心技术,中国本星期再倾洪荒之力,决定重组科技部。从1998年成立至今,科技部已有25年的历史,期间主导了中国历史性的科技进步,这次重组将其很多非核心职能划分给了农业农村部、发改委等其他部委,提升了科技部在政府体系中的地位。

更重要的是,重组科技部还意味着科技创新将被置于政府更加严密的主导之下。中国国务院就此提出的改革议案说,此举意在推动健全“新型举国体制”,优化科技创新“全链条”管理。

高质量发展面临内外高低多重挑战

长期以来,中国难以高质量发展、创新能力差,这些最核心的问题被认为是其政治制度的根本性缺陷,中国的计划经济、政府主导一切的模式扼杀创造力。除了这一根本性的问题以外,近年来美中两国关系日趋恶化、中国人口结构变化、跨国公司外迁等等也严重限制了中国制造业向高端发展。

人口结构的变化导致中国经济整体上从业人数减少、劳动成本飙升,其中制造业就业人数下降趋势最为显著。中国国家统计局去年的一项对9万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所做的调查发现,约44%的企业反映招工难是当前面临的最大问题。中国国家统计局说,虽然中国的工业企业营收保持增长,利润却有所下降,比上一年下降4.0%。利润下降的结果之一就是导致企业减少投入研发,成为向高端过渡的一大障碍。

中国制造业面临的另一严重隐患是跨国公司产业链外迁。彭博社最近报道说,为了摆脱对中国的过分依赖,苹果手机的最大代工商台湾富士康科技集团计划投资大约七亿美元在印度建厂。这是跨国公司近年来不断寻求将产业链移出中国、美中脱钩趋势的最新一例。

近年来美中关系不断恶化,殃及中国经济的方方面面,其中制造业受到的影响尤其严重。

到目前为止已经有数百家中国公司遭到美国的各类制裁。继本月初美国商务部将中国的“华大基因”和“浪潮”等28家实体列入实体清单之后,星期四(3月9日)财政部又宣布,对帮助伊朗制造无人机用于俄乌战争的五家中国公司实施制裁。

美国企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戴斯蒙德·拉赫曼(Desmond Lachman)对美国之音说,美中两国间的紧张关系限制了中国获得美国高新技术。他说:“如果美国拒绝他们(中国)获得某种技术,这会使他们难以更新换代。”

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 经济系助理教授瑞安·莫纳克(Ryan Monarch)说,在美中关系恶化、两国商业脱钩的大背景下,中国制造业要向高端过渡更加困难。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两国的贸易关系目前越来越具敌对性,在这种情况下“改变(中国制造业)发展战略非常具有挑战性。”

习近平最近在中国人大期间强调:“我常说两个必保,一个是粮食饭碗中国必须端牢,再一个制造业必须筑牢。”他说,缺了哪一项国际市场都保不了中国。

“他(习近平)现在是非常的担心,跟一两年前的态度是不太一样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安德森预测中心经济学教授俞伟雄说。“就是说我们看一下这几年的一个发展,其实2022年是一个转折点,就是说全面的这些围堵、限制让中国经济科技的发展(让习近平)感觉到前所未有的一个压力。”

来源:VOA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